综合荷兰媒体NOS和《电讯报》的报道,奥地利法院裁定,被定罪的谋杀犯和性犯罪者约瑟夫·弗里茨尔(Josef Fritzl)可以从精神治疗机构 TBS 转到奥地利的普通监狱。不过,这一决定尚未执行,检察机关仍有 14 天的时间对决定提出上诉。在这之前,弗里茨尔将继续留在TBS诊所。

阿姆施泰滕怪物

现年 88 岁的弗里茨尔被称为(奥地利)“阿姆施泰滕怪物(monster van Amstetten)”。

1984年,弗里茨尔(Josef Fritzl) 和他的妻子罗斯玛丽 (Rosemari) 报告说,他们 18 岁的女儿伊丽莎白 (Elisabeth) 失踪。

在这个奥地利城市,他将当时才18岁的女儿囚禁在地窖里,长达 24 年,并乱伦与她生了七个孩子,其中一个在出生后不久就死于囚禁。

但是据称这么多年来,他的妻子并不知道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此案于2008年曝光,当时其中他和他女儿所生的一名19岁的少女病情危重,他将她送往医院,一名医生对此产生了怀疑并报了警。事件曝光,女儿获得解救。

关于母亲的角色、这些孩子的命运以及现在年迈的罪犯弗里茨尔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是公众关心的事情。

事件的过程

时间回到 1984 年。母亲罗斯玛丽报告女儿失踪一个月后,弗里茨尔就向警方递交了一封女儿伊丽莎白亲手写的信。信中表示,她厌倦了家人,选择了不同的生活。弗里茨尔告诉警方,他的女儿加入了邪教。

事实上,弗里茨尔是胁迫她写这封信的。

这位现年 88 岁的奥地利人将他的女儿长期藏在他们位于阿姆施泰滕家中的隔音地下室里,他和妻子罗斯玛丽住在那里。他强奸了伊丽莎白至少 3000 次,并与她生了七个孩子。

其中三个孩子由他和他的妻子抚养长大,据称是伊丽莎白将他们当作弃儿留在家门口的。另外三个孩子和他们的母亲住在地下室里,永远见不到阳光。

当年18 岁的伊丽莎白被囚禁,在仅仅 11 平方米的空间里生活了9年:先是独自一人,然后与三个小孩住在一起。随着更多孩子的出生,弗里茨尔决定翻新并扩建地窖。伊丽莎白和孩子们必须帮忙,继续徒手挖地窖。

伊丽莎白后来在法庭上标注了1.74米的高度,表明地下室的天花板有多低。通往地下室的门只有83厘米高。地下室没有热水、淋浴或暖气,也没有新鲜空气和日光。不过,地下室配有电视、收音机和冰箱。还有一个小厨房,伊丽莎白在这里教她的孩子克斯汀(Kerstin)、斯特凡(Stefan)和菲利克斯(Felix)读书和写字。

2008年,大女儿克斯汀因营养不良和肾脏问题被送往医院,处于昏迷状态,虐待事件曝光。

因为孩子没有任何出生登记,也没有医疗档案。这引起了医生的怀疑,他们发出疑问。

由于尚不清楚的原因,弗里茨尔允许伊丽莎白去看望生病的女儿。奥地利当局在医院会见了她,伊丽莎白很快向警方讲述了整个故事。警方于是突袭了地窖,逮捕了当时 73 岁的弗里茨尔。

“没有人会相信我,”这是伊丽莎白在与奥地利警察局长威利博尔德·雷特纳开始讲述可怕故事时说的第一句话。

这名警官在 2017 年的一部纪录片中讲述了自己的见闻:“她讲述故事的条件之一是她再也不见弗里茨尔了。她从不说‘弗里茨尔’或‘父亲’,她提到的时候只是说 ‘他’。”

检察官说,罪犯进入地窖,关灯,强奸就完成了,一遍又一遍。

据精神科医生称,弗里茨后来表示,他生来就是为了强奸。纪录片中的一位精神科医生说道:“他有一种在性方面支配某人的冲动,他说他不知道那是从哪里来的,但他知道就在他身上。”

母亲罗斯玛丽的角色

关于母亲罗斯玛丽的角色出现了许多问题。奥地利司法机构尚未对她提出任何指控。这个女人怎么可能对这个与她结婚五十多年的男人的所作所为一无所知呢?

显然,这名女子遵守着弗里茨尔定下的铁的戒律,绝不能靠近地窖或询问他在地窖中的活动。该女子还接受了她丈夫的说法,即他们的女儿据称加入了邪教组织,将三个孩子扔在自家门前的人行道上,因为她无法照顾他们。

该女子多曾经次受到讯问,但从未受到指控。

她后来多年来一直住在林茨市(Linz)的一间小公寓里,距离恐怖地窖大约三十公里。她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据报道她后来嫁给了一名比她小 23 岁的保安员。

2009年,关于孩子的细节一直没有透露,他们前半生都在潮湿的地下室里度过,精神和身体都受到极大的伤害。

对于最年轻的菲利克斯来说,处境稍微好一点。据说在审判期间,年纪较大的克斯汀和斯特凡每天都在一个秘密地址看电视。

目前尚不清楚这些孩子现在怎么样,奥地利当局似乎严格保密,保护这些孩子与外界隔绝。

这个可怕的地下室于 2013 年 6 月被填充混凝土,弗里茨夫妇的房子被改造成公寓出售。

弗里茨尔在精神病诊所里被四名看守永久看守着,因为其他囚犯极其憎恨他。2016 年,弗里茨尔与另一名囚犯发生争斗,他掉了几颗牙齿,安保措施得到加强。

此前,还有一些狱友为弗里茨尔创建了一份虚假的约会资料。

弗里茨尔被捕后对其进行了审判,2009 年 3 月,这位奥地利人因被指谋杀(疏忽照顾婴儿)、乱伦以及数千起强奸女儿等罪名被判处终身监禁。

弗里茨尔在审判的第一天就承认自己犯有强奸和乱伦罪。但他也表示,他对孩子的死亡不负有责任。

从那时起,他一直住在一家专门关押精神病罪犯的机构,这相当于荷兰的 TBS 诊所。法院希望他在转院后继续接受治疗。

根据最近的一份精神病学报告,弗里茨尔患有痴呆症,因此据他的律师阿斯特丽德·瓦格纳(Astrid Wagner)称,他已经不再对社会构成危险。律师说,她的委托人对法院的判决深受感动,并对自己的行为感到后悔。

如果弗里茨尔被转移到普通监狱,律师明年希望申请临时释放。当他在TBS诊所时是不可能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