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由来自荷兰、美国、欧盟和其他十个欧洲国家的约 850 名官员签署的信开头写道:“当我们政府的政策错误时,我们有责任大声疾呼。”

荷兰媒体NOS报道了这个消息。

世界多国公务员和外交官从未向现在这样齐聚一堂,共同反对本国政府的政策。 代表这些公务员发言的荷兰前外交官安吉利克·艾耶佩(Angélique Eijpe)表示:“你可以看到,在许多国家,人们对政府对加沙战争的态度同样不满。”

她本人因不满荷兰政府对以色列的支持,于11月辞去外交部职务。 该倡议的共同组织者美国人乔什·保罗(Josh Paul)也做了同样的事情。

不仅在荷兰,反战的公务员每周都会在外交部前示威,美国、芬兰和欧洲议会也有公务员发表言论。

然而,大多数官员都是匿名签署联合声明的。艾耶佩说: “我们可以公开身份,因为我们已经不再在那里工作,但一些公务员担心这会对他们的职业生涯产生影响。”

荷兰宪法与行政法教授维姆·沃尔曼斯 (Wim Voermans) 表示,公务员公开反对政府政策的情况并不常见,尽管这是允许的。

教授说:“在20世纪80年代,公务员示威反对在荷兰部署核武器。当时,公务员甚至穿着制服示威,并在部里悬挂抗议的海报,反对内政部的决定。我们以前认为这更自我——显然,那个时代,公务员被允许进行批判性思考。”

他现在也看到了事情重新发生了变化,如有公务员最近加入了行动组织“极端反抗”(Extinction Rebellion)的气候抗议活动。 “据我所知,现在公务员团结的圈子已经扩展到国际上,这一事实确实是独一无二的。”

自1983年以来,公务员与公民一样享有宪法赋予的言论权。但沃尔曼斯解释道,“但是《公务员法》规定了一些限制,即不应该让你自己的立场妨碍公共服务的运作。因此,负责政府加沙政策的人不应公开反对这一点,也不得分享内部讨论过的事情。”

致海牙公务员的匿名信

一月底,一群荷兰的公务员指责看守首相吕特在确定内阁对以色列的立场时随心所欲。 吕特反驳了这一说法,并表示“公务员和从政者在如此敏感的问题上相互沟通,最终走到一起,这是正常的”。

一些国会议员要求首相澄清匿名公务员团体的指控。 他们在NRC上表示,在那次交流磋商中,吕特在对以色列可能违反战争法的行为,进行的是不那么严格的判断。

艾耶佩表示,许多公务员现在转向外部世界,是因为荷兰政府部门内部没有听取他们的意见。 “我们都在内部批评这一政策违反国际法并威胁国际和一些国家的安全。我们的批评是实质性的,但我们仍然经常只是被告知:‘我知道冲突的出现会激发很多的情绪,我们就来谈谈这个吧‘。 这很令人沮丧,因为这不是问题的所在。”

艾耶佩认为,这忽略了这样一个事实:他们的反对意见具有实质性,并且是出于“公务员和外交官专业的技巧”。

在信中,公务员要求各国政府尽一切努力执行停火、向加沙提供人道主义援助并释放人质。 他们还希望本国政府“停止声称以色列行动背后有战略和防御理由”,并“让以色列对世界各地适用的国际人道主义和人权标准负责”,就像“支持乌克兰人民”一样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