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时的政治家德温特被指为中国政府工作多年。弗莱芒周刊 Humo 和弗莱芒研究平台 Apache 根据他们拥有的文件对此进行了报道。德温特是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弗莱芒利益党(Vlaams Belang) 的领导人。

据两家媒体报道,德温特担任了中国政府的“高级政治顾问”,他称他曾与多位欧洲极右翼政客共进午餐,如法国国民联盟(右翼政客马琳·勒庞领导的政党)、希腊政党黄金党(Gouden Dageraad)、德国新纳粹党 NPD 的成员一起用餐。

用餐后,向欧洲的“北京之窗”公司报销,据称该公司由“中国间谍”邵长淳(Changchun Shao)经营,发票则以中国国际友好联络会代表团的访问为由开具的,根据Humo的说法,该组织实际上是中国的情报机构。

仅2015年上半年,德温特就向中方报销了至少11600欧元,主要涉及旅行和餐饮费用,但也有至少一笔3000欧元的报酬给德温特用。 据Humo和Apache称,来自中国的资金数十万欧元注入了比利时各种的公司和机构。

Humo 和Apache还获得了德温特写给一位中国高级官员(外交部副部长)的信。 德温特在信中称他为“老朋友”。 这位弗拉芒政客还在信的结尾加上了某组织的“高级政治顾问”的头衔,据称该组织也与中国间谍有联系。

德温特在信中邀请中国情报界知名人士和中国外交部副部长筹备一场反恐会议。 此外,在Humo发表的信中他写道,希望进一步扩大与中国国际友好联络会的关系。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德温特安排了中国间谍与俄罗斯盟友叙利亚大使的会面。

德温特并没有向Humo 和Apache否认他曾参加过这些晚宴,但据他说,这些晚宴与政治无关。

德温特进一步否认所有指控。 他说,他从来都不是政治顾问,充其量只是有点天真。

他说直到 2017 年底他才知道邵长淳是中国间谍,随后邵长淳被驱逐出比利时。

去年,Humo 已经报道称,德温特试图阻止这名间谍被驱逐出境。

去年年底,比利时弗拉芒党成员弗兰克·克雷尔曼(Frank Creyelman)为中国从事间谍活动的消息也曾在比利时引起轩然大波。

克雷尔曼被开除党籍。德温特的名字当时也浮出水面,但他表示自己只从事文化和商业的宣传。

不过,这些都没有实证,邵长淳只是一名艺术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