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荷兰《电讯报》报道,周日下午,亲巴勒斯坦活动分子扰乱了现年已经74 岁的伦尼·库尔(Lenny Kuhr,)的音乐会,引发了很多愤怒和不理解。

这位歌手计划在未来几周内在几个小型活动地点进行表演。她的支持者感到愤怒的是,现在还必须应对日益增加的威胁。库尔认为,这一可怕的时刻主要是对文化部门的警钟:“舞台永远不应该从我们身边夺走。”

库尔昨天在荷兰瓦尔韦克(Waalwijk)的剧院De Leest表演期间,突然有两名男子和两名女子出现,发出尖叫,他们举着巴勒斯坦国旗和传单,高呼“从河流到海洋,巴勒斯坦将获得自由”等亲巴勒斯坦的口号。

剧院工作人员迅速做出反应,将活动者驱逐出剧场,库尔并对示威者提出报案。

据这位歌手说,由于她的出身,发生的一切是“纯粹出于仇恨”。她是犹太人,她的孩子和孙子都住在以色列。她的孙子在以色列军队服役,十月份在以色列南部的一个定居点,他的部队与哈马斯武装分子发生枪击事件,受了重伤。

库尔说:“昨晚我睡不着。经过昨晚事件之后,我现在明白了我们作为人应该如何处理这个问题。这样的抗议活动在剧院里还是第一次发生。”

她说:“剧场的经理需要仔细考虑如何为此做好准备。艺术只是需要一个舞台,这个舞台不应该从我们身边夺走,音乐家和艺术家不应该被迫改编他们的歌词。尽管如此,我创作的歌词与活动人士的不满完全不相符,我的表现确实也没有任何令人反感的地方。他们只注意我的出身和孩子,这是一种极大的侮辱、仇恨和侵犯。”


除此之外,抗议者还说,库尔犯有种族灭绝罪,她被称为恐怖分子。库尔说:“他们还喊着我在以色列的子孙的名字。我感到这非常痛苦,我的孙子和曾孙的名字被他们提及,而那些活动者却隐藏自己的身份,这是非常懦弱的。”

库尔计划在未来几周内在荷兰的小剧院举办更多的演出,如运河城(Stadskanaal )的 Geert Teis、蒙斯特(Monster)的 Cultuurschuur、埃门(Emmen) 的 Sjoel 和北荷兰省海尔胡戈瓦德(Heerhugowaard)的 Poldermuseum。

尽管周日的事态出现,但她表示丝毫没有考虑取消演出。

周二中午她将在Geert Teis中如常表演。但是,剧院已经停止销售音乐会的门票。不过,剧院经理说:“已经买了票的人可以直接来听音乐会,听着好听的歌曲度过一个安全的下午。”

周五则在蒙斯特剧院。她说:“之后我将去以色列看望我的孩子们一周。是否应该写下关于旅行的印象?写吧,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蒙斯特Cultuurschuur的老板布鲁因斯玛 (Gerda Bruinsma) 对发生在瓦尔韦克的事件感到担忧和不幸。“我仍然需要与库尔女士和她的丈夫讨论当她周五在这里表演时我们将如何处理这个问题。我认为我们必须处理这个问题真的很糟糕,这些都是非常有趣的小型活动,库尔是一位非常令人愉快的客人,而且非常客观。当我看到这个消息时,我立刻想到的是,那些示威者找错了人。很不幸,我还是得让消息淡化,但我永远不会取消演出,我认为演出将会成功。”

梅纳德(Margot Maynard)是埃门 Sjoel 基金会的主席,她对发生的一切感到非常愤怒。库尔计划于 4 月 7 日在当地犹太教堂演出。她喊道:“我们在谈论音乐?!显然,我们现在处于一个必须思考和讨论表演是否仍然可能的世界,不必发表政治声明。这很糟糕,不是吗?”

梅纳德强调,她不会简单地取消演出,但她想与库尔讨论讨论。“我们当然是一座犹太教堂,这使得事情变得更加困难。我们之前已经同意2024年不参与开放犹太之家的活动,我们认为风险太大。我注意到,无论如何,我们的观众比以前少了,我认为这也与紧张局势有关。”

几个疯狂的人

库尔将于 4 月 14 日在海尔胡戈瓦德(Heerhugowaard) 的波尔德博物馆 (Polder Museum) 进行表演,该组织此前从未被迫就此类问题召开会议。组织者威廉姆斯(Regina Willemse)说:“我们的规模很小,房间里只能容纳70人。去年库尔曾在这里演出,取得了成功。当然,我们不知道我们是否也会出现问题。海尔胡戈瓦德是一个治安良好的市镇,瓦尔韦克也是如此。但是,只需要几个疯子站出来,就能把整个事情搞乱。我们必须讨论,暂时我不知道结果,这非常困难。”

库尔叹了口气,补充道:“我希望这种趋势不会持续下去。剧院需要保持警惕,我知道一些同行,如喜剧演员,已经考虑到他们可以说的话和可能说的话。自由,实际上已经被侵犯了。但我并不害怕,我已经习惯了一些事,我在以色列就经历过几次袭击。我希望人们果断做事,而不是闭上嘴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