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0日,在约旦河西岸城市图勒凯尔姆,冲突现场升起浓烟。(图源:新华社)

过去半年来不断爆发的美国大学生支持巴勒斯坦示威活动,近期陡然升级。据美联社报道,在警方出动逮捕哥伦比亚大学和耶鲁大学的示威学生后,截至当地时间4月23日,全美各地数十所高校的学生纷纷加入。《纽约时报》称,耶鲁大学的示威活动恰如“1968年反越战游行示威活动的回响”。美国无视加沙超过11万平民伤亡,连续四次否决联合国安理会推动加沙立即停火的行动努力。在巴以冲突问题上,美国政府一再站在国际道义对立面,连美国大学生也看不下去了。

示威活动再升级

从4月18日开始,哥伦比亚大学掀起了新一轮支持巴勒斯坦的示威活动,示威学生要求学校谴责以色列对加沙地带的袭击行为。4月22日,警方在获得耶鲁大学管理层的同意后,进入耶鲁大学康涅狄格校区,逮捕了47名参与示威活动的学生,并清理了示威者聚集的广场。

路透社称,校方和警方的行动进一步激怒了美国大学生。哥伦比亚大学22日宣布取消课堂授课并启动网上教学和办公;哈佛大学则关闭了大学校门,并要求入校者出示合法证件;在密歇根大学,示威学生搭建的帐篷营地已经扩大到近40顶帐篷。此外,一些大学教授也加入了学生的行列。美国新闻聚合网站Axios称,到23日晚,从美国东海岸的纽约大学、麻省理工学院、普林斯顿大学到中西部的密歇根大学、明尼苏达大学,再到西海岸的加州大学、加州州立理工大学等20多所高校的学生都加入了示威行列。持续的示威活动让美国大学校园紧张局势升温,令多所高校教学秩序乱成一团。

随着示威活动持续升级,一些犹太学生也表达了不安。4月21日,犹太传统节日逾越节前夕,哥伦比亚大学一位犹太拉比(犹太教士)强烈建议学生“回家”。他称,最近事件“表明哥伦比亚大学的公共安全部门和纽约警察局无法保证犹太学生的安全”。

校内冲突难管控

美国“政客”新闻网站刊文称,这是1968年反越战和反种族歧视游行示威运动以来,警方首次进入哥伦比亚大学抓捕示威学生,该校南亚研究名誉教授谢尔顿·波洛克对媒体表示,1968年后,校方“对这些极端措施(动用警力)一直非常谨慎,而今天这种谨慎遭到了践踏”。

哥伦比亚大学的动荡只是一个缩影,近期众多美国高校都面临着类似困境。4月以来,南加州大学以存在重大安全风险为由,取消了毕业生代表塔巴苏姆的演讲。此前,这名印度裔美国穆斯林女生曾被亲以色列学生团体投诉在社交媒体分享宣扬“反犹主义”的网站链接。密歇根大学计划通过一项对参与“破坏性示威”的学生处以更严厉惩罚的草案,有公民团体指出,这可能会扼杀大量受宪法保护的言论。

去年12月,哈佛大学校长和宾夕法尼亚大学校长、麻省理工学院校长共同参加美国国会听证会,三位校长虽表明反对“反犹主义”,但因同时表达捍卫学生言论自由的立场招致批评。听证会后不久,宾夕法尼亚大学和哈佛大学的校长相继在压力下辞职。美媒分析称,正是这些校长的“前车之鉴”,让哥伦比亚大学校长沙菲克倍感压力,她在18日致信纽约市警察局,请求警方驱散在学校扎营的学生。

地区乱局影响海外

巴以冲突的乱局,也冲击着美国的政局,不仅仅引发美国共和党、民主党两党之间新一轮互相攻讦,也让两党内部就巴以问题产生诸多矛盾。4月22日,美国总统拜登发表声明,谴责“(大学校园内发生的)反犹太主义示威活动”,并“谴责那些不了解巴勒斯坦人情况的人”。在“政客”网站看来,拜登这番言论试图两头不得罪,也是为了讨好示威学生群体,因为“根据现在的民调,他在这一群体中的支持率远低于2020年大选期间”。

哥伦比亚营地的学生组织者批评了拜登的声明,指出一些示威活动的组织者是犹太人,认为新闻媒体的报道以偏概全。他们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坚决拒绝任何形式的仇恨或偏执,并对试图破坏巴勒斯坦、穆斯林、阿拉伯、犹太人、黑人和亲巴勒斯坦同学和同事之间团结的人保持警惕。”

在巨大压力下,白宫在对待以色列的态度上出现一些变化,比如近日有消息称美国将制裁以色列国防军下属的“耶胡达胜利营”,这将成为美国首次对以色列部队实施制裁,但这恐怕很难成为美以关系出现重大变化的信号。新加坡《联合早报》援引新加坡管理大学社会学院政治学副教授杜强的话称,在以色列政策上,“拜登受到来自左翼和右翼的压力,不能放弃对以色列的支持。拜登已经因为批评(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而受到温和派等人施压,他也无法控制内塔尼亚胡,所以他无能为力。”(文/老度)

海外网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