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国王节前夕,总是要对大批市民授予王室勋章,这种勋章有各种的级别,但是对于一般民众来说,也是一种值得珍惜的荣誉。看看华人世界,不少获勋者都珍之重之,或通过华文媒体昭告天下;但是,也有华人将王室勋章称之为“王室水盖”的。

但是,历来都有对这种勋章不以为然者,今年就有一例,而且是在市长即将对某人颁发勋章的时候发生了,市长授勋时候居然被这位“荣誉市民”拒绝了,因为“我不要勋章”。

这事发生在荷兰弗里斯兰省的多库姆(Docum),市长克莱默 (Johannes Kramer)正在准备颁发勋章,他看看来的人都齐了,就开始宣布仪式开始,他将为每一位获得勋衔者亲自佩戴勋章。

据荷兰媒体NOS报道,当市长在宣读一位获勋者的事迹时候,却被当事人打断了。

这个城市一位70岁的老先生德哈恩(Piet de Haan),因其在弗里斯兰东北部历史协会的工作以及担任城市导游多年等原因,而获得了王室勋章。

但当克莱默市长想要开始讲话时,提及“国王陛下”这个词的时候,德哈恩打断了他,说: “我想我需要介入了,因为我和这个陛下之间有些矛盾。”

对德哈恩来说,一枚王室勋章并不算是一种荣誉,“更像是一把匕首,会把我刺伤。所以,我不认为我要参与这件事情,这与我无关。”

这在大厅中引起小小的骚动,市长只好把话咽回去,自然也没有给他佩戴勋章。

他让他的女儿陪同,走出授勋的大厅。

为他申领王室勋章的申请人之一,正是他的女儿伊内克·德哈恩,不过,她并不介意父亲的反应:“这正是我们的父亲:一个有性格有原则的人。没关系,这只是为了得到认可。”

邀请父亲前来也是女儿的主意,当时说是参加一个好朋友佩戴上王室勋章的仪式而已,但是老先生到了现场才知道,他居然在获得授勋的名单中。

德哈恩后来说,他也对那些为他申请王室勋章的人感到失望,“他们不明白我与王室没有任何关系,我甚至觉得这非常令人不安。”

他是否是某个共和派协会的人士?没有说明,他只说他历来崇尚民主,对王室表示不屑。

市长的回应

事后,市长克莱默本人也对此做出回应。

克莱默说,这样的事情在他来说是第一回,从来没有人会在授勋的一刻拒绝领取勋章。他回忆说,事前就感到不对劲,这位老先生来的时候,面色阴沉,跟其他人欢喜若狂的样子截然不同。他只是试图用一种更好的方式处理,特别把他请到前列就座。

不过,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

市长只好说,对于有人拒绝接受王室勋章感到遗憾,而这对为他申请王室勋章的人来说也是如此,因为他们为此付出了努力。

因此,克莱默说, “有时你必须提前仔细评估:那个人愿意接受吗?现在审核的初步过程可能不是最佳的。这是我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我们已经从这次事件中吸取了教训,明年,我们在申请时必须更加仔细地审查,看看人们是否真的想要这样的勋章。”

但是,市长大人这番话也不符合目前实际的情况,因为原则上申请者要对申请的对象保密,到了获得勋章那一刻,到市政厅去也只是找个什么理由或者借口,就像老先生的女儿做的那样。

看来,市长要实施他的新做法,也要想个招才行,总不能事前向对方说:有人为你申请王室勋章,你要不要?千万不要像德哈恩先生那样,让我掉链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