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中国首个自由贸易试验区,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获批以来,已成为深化改革的试验田、制度型开放的先行者。图为上海自贸试验区陆家嘴片区。
  张进刚摄(人民视觉)

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市合浦县利用沿海优势,大力发展水产养殖产业,引导农户通过开展绿色生态养殖就业增收。图为合浦县沙岗镇三东村万亩水产养殖基地。
  林启波摄(人民视觉)

进入二季度以来,江苏连云港港加大汽车出口运输力度,开通汽车运输绿色通道,实行24小时不间断作业,加快出口汽车运输速度。图为日前,在江苏连云港港东方港务分公司码头,汽车滚装轮停在泊位装载出口汽车。
  王 春摄(人民视觉)

“首批沿海开放城市”——这是大连、秦皇岛、天津、烟台、青岛、连云港、南通、上海、宁波、温州、福州、广州、湛江和北海14个城市共同的开放标识。

1984年春,中共中央书记处和国务院在北京召开沿海部分城市座谈会,确定进一步开放由北至南14个沿海城市。1984年5月4日,中共中央、国务院批转《沿海部分城市座谈会纪要》。这是中国继设立深圳等4个经济特区后,对外开放的又一重大步骤。

近日,宁波、南通、青岛、北海等地纷纷举办纪念活动,回顾难忘的这40载。

从1984年到2024年,首批沿海开放城市在经济社会发展、体制机制创新和高水平对外开放等方面不断迈上新台阶、焕发新生机。

开放激活发展潜力

40年前,中央在确定14个首批沿海开放城市时,明确指出:沿海开放城市的建设,主要靠政策,一是给前来投资和提供先进技术的外商以优惠待遇;二是扩大这些城市的自主权,让他们有充分的活力去开展对外经济活动。

把握机遇,乘势而上,14个沿海城市从北到南,如同一串明珠,点亮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

上海创造了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一系列“第一”:第一家中外合资商业零售企业,第一家外资保险公司,第一个自贸试验区,举办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持续扩大开放,上海的经济实力不断提升,一系列开放的先行先试,由上海推向全国,助推了全国扩大开放进程。如今的上海是国务院批复确定的中国国际经济、金融、贸易、航运、科技创新中心,2023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4.72万亿元。

紧随其后的是广州和天津。2023年广州市地区生产总值达到3.04万亿元,在全国所有城市中位居第三;天津市地区生产总值达1.67万亿元。宁波、青岛、福州、南通、烟台等城市的地区生产总值也都超过1万亿元。

中央在确定首批沿海开放城市的同时,提出逐步兴办经济技术开发区。

设立于1984年的宁波经济技术开发区,就是首批沿海开放城市建立的第二家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40年来,宁波将经开区全力打造为外商投资“首选地”,以绿色石化、汽车制造、智能装备、集成电路为代表的高端制造业对吸引外资的能力和速度不断提升。近几年,宁波市还整合宁波经济技术开发区、宁波大榭开发区、宁波保税区、宁波北仑港综合保税区、宁波梅山综合保税区等、浙江自贸试验区宁波片区等6个国家级开发开放平台,发挥“港口+自贸试验区+保税区+开发区”的功能政策叠加优势,以形成“一盘棋”统筹运转的全市开发区(园区)体系,提升经开区竞争新优势。

据了解,自1984年首批14家国家级经开区成立以来,国家级经开区发挥了重要的引资带动作用。目前,国家级经开区集聚了超过400万家企业,3万多家外商投资企业落户,世界500强企业在国家级经开区设立的总部、研发中心超过300家。经开区已经成为中国利用外资最多的现代化产业重要集聚区。

积极“走出去”“引进来”

40载寒来暑往,首批沿海开放城市正在高水平对外开放中不断探寻发展新动能。

“地瓜经济”越耕越甜——

藤蔓向四面八方延伸,汲取更多阳光、雨露和养分,支撑根基部的块茎长得更加粗壮硕大……这种跳出一地一时的开放式发展形态,被称作“地瓜经济”。

从“宁波帮帮宁波”到“发展温州人经济”,拥有宁波、温州两个首批沿海对外开放城市的浙江省,积极“走出去”“引进来”,立足自由贸易试验区、综合保税区等各类开放平台,让“地瓜经济”更甜。

“引进来”,大门敞开。秘鲁的海鲜、中东欧的肉类……在宁波梅山国际冷链有限公司的零下18摄氏度超低温冷库,一批批优质进口商品即将走向中国消费者餐桌。记者了解到,该公司的宁波梅山国际冷链供应链平台项目建成后,将形成冷链仓储、通关查验、冷链加工、冷链贸易、保税物流、交易结算、技术研发等七大功能区,为国内外客商提供国际冷链供应链一站式服务。

“走出去”,蹄疾步稳。不久前,温州市政府代表团奔赴印尼、泰国和新加坡,对接经贸交流合作,推介投资创业环境。此番“下南洋”,金帝新建年产1000万双鞋类制造项目成功签约,有望让一双双“温州鞋”从印尼中爪哇地区“出海”;印尼绿色综合能源技术服务项目落地印尼经贸合作区,能够实现电池生产过程的二氧化碳“零排放”。

在宁波市北仑开发开放展览馆,记者见到了宁波经济技术开发区第一家中外合资企业中方总经理、宁波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原副主任王一鸣。“依托总部经济、本乡人经济等,吸收各类资源反哺自身……‘地瓜经济’的经验,也适用于其他沿海开放城市。”王一鸣深有感触。

持续开拓国际市场——

1984年,青岛市提出要把利用外资、引进先进技术、改造老企业作为对外开放的突出重点,把技术引进与老企业改造紧密结合起来。这一年,海尔集团的前身青岛电冰箱总厂引入德国利勃海尔先进冰箱生产技术,拉开了海尔铸就“世界白色家电第一品牌”的序幕。

如今,青岛对外开放水平持续提升。2023年,青岛开行中欧班列863列、增长11.4%,港口货物、集装箱吞吐量分别突破7亿吨、3000万标箱,成功承办跨国公司领导人青岛峰会等重大活动,新引进世界500强投资项目31个。“青岛将进一步做实、做好、做美、做响上合示范区,实施新一轮国际市场开拓计划,努力在引进跨国公司区域总部、研发中心和产业链大项目上实现新突破。”青岛市市长赵豪志说。

连接“一带一路”开放发展——

4月7日,一批产自韩国的家电经海运抵达连云港港,而后转乘中欧班列一路西行,于4月19日入境哈萨克斯坦换乘宽轨列车。

陆海联运,东西互济。这是连云港发挥“一带一路”交汇点强支点的角色常态,也是其开放发展的崭新姿态。位于连云港港内“黄金位置”的中哈(连云港)物流合作基地,是“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后首个落地的实体平台项目。经由中哈物流通道,产自中亚的小麦、矿石等商品在连云港港换乘轮船出海;产自中日韩等国的工业设备、轻工业品等源源不断运往中亚。

成为首批沿海开放城市以来,连云港坚持走改革路、吃开放饭,地区生产总值从1984年的23.6亿元增至2023年的4363.6亿元。去年,连云港以10.2%的经济增速,位列江苏各市第一;连云港港吞吐量达3.2亿吨,是40年前的35.6倍。

创新驱动高质量发展

下一个40年,沿海开放城市向何处去?

“沿海开放城市昨天的辉煌,根植于港口经济。寻找明天的创新动力,则要靠培育新产业新业态,从港口走向蓝海。”王一鸣说。

推动传统产业转型升级、积极布局新兴产业、着力发展海洋经济……各沿海开放城市正为自身高质量发展寻找新的创新引擎。

作为中国高水平对外开放的“主阵地”,广东省两座沿海对外开放城市的海洋经济发展崭露头角。其中,广州瞄准海洋工程、高技术船舶、深海养殖等领域高端装备,通过规划临港经济区促进现代航运服务业集聚发展;同时,推进黄沙水产新市场建设,发展水产品精深加工、冷链物流产业等。湛江聚焦电子信息、生物医药等产业,通过建设现代化海洋牧场和国际水产城、规模化开放海上风电、打造国家级滨海旅游目的地等,迈向海洋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深水区”。

坐拥发展生物制造产业的基础优势、支持生命健康产业发展的国家级专项政策,河北省秦皇岛市从发展先进制造、高新技术产业、战略性新兴产业中找出路。2023年,秦皇岛市高新技术产业中,新能源领域工业增加值增速达86.2%;全市签约生命健康产业重点项目62项、总投资达309.6亿元。

“秦皇岛将以生物制造、医械设备、康复辅具为重点,充分发挥北戴河生命健康产业创新示范区和秦皇岛经济技术开发区两个国家级产业平台优势,抓好重点项目建设,加速生命健康产业集聚发展。”秦皇岛市市长丁伟介绍。

积极引进人才,是沿海开放城市培育新质生产力的破题之策。

宁波百福得环保科技有限公司自主研发新型生物泡沫包装材料,广泛应用于一次性餐具、环保垃圾袋、可降解泡沫填充材料等,自创品牌在亚马逊同类产品中排名第一,日均销量超1.3万美元。沛岱(宁波)汽车技术有限公司对不同等级自动驾驶系统进行开发验证,为整车厂家及自动驾驶企业提供精准在环仿真测试验证系统……位于宁波市镇海区的甬江科创区,已成为宁波打造“全球智造创新之都”的重要平台。

记者从甬江科创区了解到,这片246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已集聚13家重大科创平台,吸引300余个创业创新团队落地,逾千名高层次人才落地生根。镇海区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到2027年,研究与试验发展(R&D)经费支出占镇海区地区生产总值比重将达到3.7%,助力推动新材料产业规模翻番,数字经济、集成电路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本报记者 汪文正)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24年04月30日   第 06 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