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流入宁夏,在蜿蜒的峡谷中穿行数十公里,出观音崖来了个大回转,甩出一座漂亮的弧形半岛——南长滩。它犹如一块翡翠,镶嵌在黑石和黄河之间,静静躺在母亲河的臂弯……

俯瞰南长滩村。张文攀摄/光明图片

南长滩村位于宁夏中卫市沙坡头区迎水桥镇,地处宁夏、甘肃交界处,是黄河流经宁夏邂逅的第一个村庄,因黄河黑山峡冲刷淤积形成狭长河滩地而得名,有宁夏“黄河第一村”之称,2008年被确定为宁夏首个“全国历史文化名村”。

走访南长滩,仿佛探寻秘境。驾车绕道甘肃境内再折返宁夏,穿过叠叠山谷来到黄河岸边,只见三面靠山、一河环流处,地势豁然开朗,水流从容向前,眼前出现一片世外桃源,这便是南长滩了。

下汽车换渡船进村,此通行方式让人颇感新奇。“进村先要渡河,几百年来,南长滩连接外界主要靠水上摆渡。”在南长滩村党支部书记拓守卿看来,正是山河阻隔,给这座避世之所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黄河水万年如斯流淌,大河庇佑滋育着村庄。母亲河的臂弯,为南长滩隔绝了世事纷扰,沉淀下安宁质朴的气质。

下船上岸,还未回过神,百年梨园已在眼前。虽已错过梨花竞相绽放的时节,但一棵棵梨树用高大遒劲的枝干和油绿茂密的叶片织起了另一种别具风情的美丽画卷。阳光透过叶间的缝隙亲吻脚下的泥土,偶有年轻人身着汉服调丝品竹,古韵悠然。

南长滩村的百年梨园。张文攀摄/光明图片

“这里有160多棵老梨树,树龄都在三百年以上,还有1800多棵枣树,都是祖先留下的家产,多少年来一直守护这片土地。”说起老树,拓守卿有些动容。

在物资匮乏的年代,这些来自大河的馈赠,既可果腹,又能变现。南长滩的香水梨水大肉香、甜洌异常,无数个寒冬腊月,香水梨搭乘黄河筏子一路漂流,闯入百里之外的城镇。后来,“离家出走”的可不止这声名远扬的果子了……前些年,越来越多年轻人跨过河流、翻越山谷,在更广阔的世界大展身手。

这些年,这个古朴静谧的小村庄逐渐热闹起来。历经几百年风吹雨打,母亲河的守护,又将埋藏在时光深处的南长滩推到了世人眼前。

沿着黄河鹅卵石铺就的羊肠小道拾级而上,但见依山而建的泥石院落里升起袅袅炊烟,隔着泥草砌起来的半墙,圈里的家畜兴奋地撒欢。随处可见的“农家乐”招牌,把游人从历史时空中抽离出来。

“四月梨花节期间,我们村一天能接待游客五六千人。以前的南长滩,哪里来过这么多人,现在除了种地、养羊,旅游可是村民的一大收入来源呢!”南长滩村村委会主任拓守凯告诉记者。

文旅激活了静谧的山村,渡口就是最好的见证。作家唐荣尧在散文《河流的舌尖》中写道:“渡口,是河流的另一份赐礼,是长河发声的‘嘴巴’或延伸的‘长臂’,是对隔绝与遮蔽之地的干预,是替水向两岸百姓发出一道召唤……”

上世纪80年代以前,摆渡皮筏子是黄河岸边的别样景致,它往来运送物资,也是南长滩瞭望外面世界的窗口。后来,“铁疙瘩”干掉皮筏子,铁制渡船赫然凫上了水面,从此,三轮摩托车和手扶拖拉机便可乘船自由出入。古老交通与现代制造碰撞融合的那一幕,曾惊艳过不少质朴的南长滩人。

“如今,渡船已经升级到第三代,一次能载五六辆小汽车过河!村民出行、游客观光都不是问题!”经营渡船20多年的村民李进武说。

枕河而居、依水入梦,伴着滔滔奔涌的河水,南长滩正继续书写着属于自己的逐梦故事。(光明日报记者 张文攀 闫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