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苏州市,身着华服的游客在中国花卉植物园游玩。
  王建康摄

第十九届亚洲运动会开幕式上,舞蹈演员身着“水天碧”长裙起舞。
  新华社记者 宋彦桦摄

穿衣、吃饭,人类生活的两大要事。服饰既是人类基本生活要素,凝聚着劳动人民的匠心与创造力,也是一定时期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的综合反映。几千年来,中华民族以自己的智慧和技艺,在生产实践和社会生活中创造了辉煌灿烂、独具特色的服饰文化,是华夏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世界文化宝库中的一颗璀璨明珠。

如今的街头巷尾,马面裙、披风等传统服饰不断掀起流行热潮,彰显人们寻找古典之美、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热情。而传统服饰文化精髓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以新的面貌大放异彩,成为增强文化自信的基石。

“华服的流行源自青年群体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自觉追求”

4月中旬,“中国华服周·沪上繁花”活动在上海举办,在亭台错落的江南园林,在活力满满的时尚街区,一队队身着华服的青年神采飞扬,一场场流动的演出精彩纷呈,一批批华服粉丝相约云集,传统韵味与青春活力交相辉映。

《春秋左传正义》记载:“中国有礼仪之大,故称夏;有服章之美,谓之华。”自古以来,服饰承载着中华民族丰富的文化内涵,不同朝代、不同场合的服装制式、布料、纹样都各不相同。

近日,中国丝绸博物馆和孔子博物馆共同举办的“孔府旧藏礼乐服饰文物特展”中,一件明代赤罗衣备受瞩目。

交领、右衽、大袖,衣身主体红色,素而无纹。作为明代朝服其中一部分,赤罗衣与梁冠、赤罗裳、玉革带、象牙笏板、夫子履等,组成了一套完整且等级较高的用于大型朝会典礼的服饰。以冠上梁的数量,革带、佩绶及笏的材质或颜色区分品级,有特定的礼仪内涵。

我国自古有“礼仪之邦”“衣冠上国”的美誉,崇尚仁德、信奉礼乐的古人,藏礼于器、服以旌礼,将宇宙秩序、家国伦理、民族精神,点点滴滴融入衣冠。

“纵观中国传统服饰数千年的发展历程,对物的珍惜和对人的关怀尽显。”西安工程大学服装与艺术设计学院院长吕钊介绍,以传统服饰的剪裁为例,或一刀不剪,或适当剪裁,又或是裁剪后重组,塑造了丰富的服饰结构的同时,有效减少了材料的浪费。

《淮南子》中记载:“匹者,中人之度也,一匹而为制。”当时布帛一匹可裁制一件标准的“深衣”,说明古时人们已意识到服装款式的制定要适应当时的织物规格。

古人制衣倡导“物尽其用”的节约工艺理念,湖北江陵马山战国时期一座墓中出土的一件单衣,由织幅约50厘米的独幅方形织物制成,采用“一片式”T字形结构。沈从文在《中国古代服饰研究》一书中称这一制作方式“材料的利用极其充分”。

有形的服饰背后,是无形的精神力量。中华传统服饰观普遍强调人的内在精神,并赋予其道德、人格的内涵,成为民族精神的重要载体。

华服文化爱好者们互称“同袍”。“同袍”一词来自《诗经·秦风·无衣》:“岂曰无衣,与子同袍。”寄予着征战沙场的战士们团结奋战的家国情怀。如今,华服文化爱好者借用这样的称呼,强调了团结友爱的精神,不仅是对共同兴趣爱好的认同,更是对优秀传统文化和民族精神的传承。

“华服的流行源自青年群体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自觉追求。”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潘鲁生认为,“年轻人接受华服的图形、样式、色彩,传承着中华文明。以‘华服热’为代表的传统文化回潮,中华服饰内在的文化精神和东方意蕴,正展现出强大的生命力。”

“站在2000年前真实的织绣服装前时,被深深震撼了”

4月23日,2023年度中国好书颁奖典礼舞台上,10名表演者身着战国、西汉、北魏、唐、宋、元、明等不同时期的服饰登台,仿佛从历史书籍中“走出来”,再现了中国古代服饰的样貌与变迁。这场服饰复原走秀,以真切的观感,让观众体会到中国传统服饰的深邃与多彩。

节目的造型指导是北京服装学院美术学院副院长、服饰文化研究院院长蒋玉秋,她曾带领团队完成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服饰及刺绣复原、明代典型服装形制复原等专题研究。

“2009年,我到湖南博物院参观,站在2000年前真实的织绣服装前时,被深深震撼了。”这些文物的精美程度,让蒋玉秋叹为观止,“四经绞罗朱砂染,乘云信期长寿绣,实在是太美了。但遗憾的是,墓主蜡像所穿的服装非常简陋,我就想,能不能复原一件马王堆汉墓的织绣服装。”

蒋玉秋介绍,服饰复原有很多级别,最基础的是形象复原,规格更高的是技术复原,即从织绣印染等技术角度出发的复原。

复原难度极大,需要结合考古发现和相关资料,详细研究衣服材料、纹饰等。返回北京后,蒋玉秋带领30名学生,在刺绣老师徐美玉的指导下,开始了这项汉代服装复原工作,耗时7个月,才完成了一整件服装的复原。

“复原过程的艰难,也让我们叹服古人制衣技艺的精湛。其中一种叫‘四经绞罗’的织法,我们团队的技术至今无法复制。”蒋玉秋介绍,区别于一般织物,四经绞罗因工艺复杂,一度失传。

好在这一技艺在周家明手中“复活”。今年70岁的周家明是四经绞罗织造技艺省级代表性传承人。28岁起跟随父亲学习缂丝、宋锦等织造工艺。

一厘米的罗里有多少根经线、多少根纬线,是衡量四经绞罗精细程度的标准。因为细密度高,极易产生断线和瑕疵,只能纯手工织造。一个技艺娴熟的织工,一天也只能织出5—10厘米的长度。

史料里关于四经绞罗织造工艺的记载极少,周家明参照当时已知的二经绞罗织造工艺,试图寻找四经绞罗经纬线相绞的纺织结构,在织机上研究了一年,终于成功复原。此后,在周家明的手中,马王堆汉墓出土的耳杯菱纹罗、江陵马山墓出土的四经绞罗得以再现。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代代相传,表现出的韧性、耐心、定力,是中华民族精神的一部分。

服饰文化研究与实践复原,让精美服饰走进博物馆和大众空间,让更多人看到,是杰出的传统技艺使得质朴的服装变得灵动,看到从古至今服装制作者“精益求精、臻于至善”的价值标准和追求卓越的工匠精神。

“要秉持开放的态度,让传统在现代生根”

杭州亚运会开幕式上,舞蹈演员身着“水天碧”长裙,伴随优雅的旋律在千里江山的水墨画卷中翩翩起舞,给中外观众留下深刻印象。

长裙的设计师、北京服装学院新时代中国美研究院院长楚艳说,“水天碧”长裙是她对中国传统美学的集中表达。

长裙衣领采用了中式服装典型的交领右衽的形式,装饰刺绣梅花纹;裙摆制作上,纱料裁剪成山峰的轮廓,一针一线缝缀在隆起的拖尾上,恰似连绵起伏的山峦;色彩使用石绿、春新、绿珠、缥碧等青绿交织的色彩,表现江南碧净之美……

楚艳介绍,长裙整体造型采用了西式大礼服的廓形,上衣收腰、束身更便于展现演员的舞姿,而裙体中还点缀有3D复合工艺制作的亭台楼阁和树木纹样。“以中国传统文化为内核,以时代创新精神为风貌,传统美学融入当代时尚的方式,让艺术呈现有更宽广的可能性。”

近年来,伴随着中华文化复兴的脚步,“新中式”服装越来越受到人们欢迎。在款式、面料和工艺上,“新中式”服装融合了传统和现代元素,同时又吸纳了西方服饰的设计元素,这种将传统文化与当代审美、民族特色与国际潮流结合的设计风格,让中国传统服装美学焕发出新的时尚活力。

服饰是鲜活的文化元素,也记录着流动的人文历史。从人类早期穿着草叶、兽皮,到随着农业、手工业和纺织业的发展,葛、麻、丝、棉丰富了制作服装的材料。如今,服装行业向高端化、智能化发展,冬有防寒防雨涂层的冲锋衣、羽绒服,夏有吸湿排汗的冰丝面料,各类新技术、新材料、新工艺的融合,不断满足人们的各类生活所需,也为服装设计注入了更多的想象力与可能性。

“纵观中国传统服饰,不论是纹饰还是布料,都能看到文化交流的痕迹。服装设计有生命力,要秉持开放的态度,让传统在现代生根。”吕钊说,在今天的服饰设计中,通过提炼、重组、修饰等手法,巧妙运用传统纹样图案,往往能够成就设计中的神来之笔,让其焕发新的光彩。

中国丝绸博物馆馆藏吕钊的一件服装设计作品《国画系列之山水》,吕钊介绍,作品材质上选择了具有东西方服饰文化代表性的真丝和羊毛,图案的色彩和造型的灵感来源于张大千的山水画,图案是通过羊毛针刺和天然矿物染料手绘制作而成。作为日常可以穿着的服饰,兼具艺术性和实用价值。

“服装不是摆着看的,还需要把握当代生活特点,并落实到具体的服饰设计细节之中。”吕钊说,马面裙成为当下受欢迎的传统服饰,在于能融入日常生活中。

如今上班、旅行、逛街等各种场合,都能见到马面裙。诞生于辽宋时期的马面裙,如今不论是搭配衬衫、T恤还是西装外套,都能完美适配。

从神舟十三号航天员身穿具有鲜明中国元素的服装在太空迎接农历新年,到2024年春晚《年锦》节目中,表演者身着汉、唐、宋、明不同朝代的中华传统服饰惊艳四座;从国际时装周舞台上中华传统服饰精彩亮相,到商场橱窗里“新中式”设计的层出不穷……传统服饰文化走进普通人的生活、走上世界的舞台,折射出文化自信的日益增强。重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创新已形成广泛共识,中国传统服饰文化正在迸发属于这个时代的光彩。(本报记者 李卓尔)

版式设计:张丹峰

《 人民日报 》( 2024年05月12日   第 07 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