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海尔德兰省扎尔特博默尔市(Zaltbommel)的市长范马伦 (Pieter van Maaren) 只因为房屋翻修,私自更换了家中的窗框而掉了乌纱帽。

今年年初,属于基民盟CDA 的市长范马伦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更换了他拥有数百年历史的房屋的窗户框架。海尔德兰省的这座房子是一座文物建筑,这意味着不能简单地对其进行调整更动。

据文物建筑委员会称,市长已获准在现有的位置和框架上更换后窗,以免建筑的风格受到影响。但是,他拆除了旧的框架,并安装了新的窗框,使其可以安装更好的双层玻璃。

但是,经过检查后有关人员发现了这一变动,市长于是向市议会写了一封道歉信。随后,市议会中展开了激烈的辩论,结果,市长被允许留任。

但范马伦感到还是有愧,和市议会商议,达成协议,现市议会同意他于 8 月 1 日离职。

作为市长的范马伦在市政府网站上的一份声明中写道:“我最近以负面的形象出现在新闻中,这对公共管理部门、扎尔特博梅尔市政府和我本人都不利。”

一个遴选委员会现在将寻找新的市长。

范马伦自 2019 年起担任扎尔特博默尔市市长至今,此前他在于尔克(Urk)担任过该职位。

这个荷兰的市长也算诚实了。

快来围观欧洲市长的逸闻和丑闻

荷兰市长范马伦引起的争议,与其他一些令市长们头疼的耸人听闻的逸闻和丑闻相比,“窗框门”就显得相形见绌了。

荷兰《电讯报》举出六个值得注意的例子。

荷兰海岛的流言蜚语

荷兰政界内部似乎存在个人算计。荷兰泰尔斯海灵岛的市长范德波尔(Caroline van de Pol)说起泰尔斯海灵岛发生的事件,几乎要呕吐了。

这个海岛以举办各种活动著称,市政府全部由女性组成,市政府最初对范德波尔给与很多的好评,但最终却陷入了一片混乱。人们对市长拖延太久才制定未来活动规则的不满彻底升级,引发了一场激烈的争论。

据说,在一次会议中,范德波尔中途接到一个电话,马上离开接听,回来后就说要辞职,因为另一个市政府请她去当市长,更加引发不满。

后来,省政府的调解人说,人们没有好好对话,都是流言蜚语和诽谤。“道听途说被视为事实,对某事或某人的看法是通过 WhatsApp、Facebook 或电子邮件表达的,而根本没有与相关人员交谈。”

最终,市议会对范德波尔失去了信心,她随后在一次市议会会议上接受了另一份工作。

顺便说,她并不是第一个在政治生涯在这个小岛结束的市长,十年来已经是第五个。调解人大声问道:下一个受害者会是谁?

从男人到女人

他一开始是一名男性,但 20 世纪 90 年代,诺伯特·迈克尔·林德纳 (Norbert Michael Lindner) 市长希望以女性的身份为德国的奎伦多夫 (Quellendorf) 的公民提供服务。林德纳已经和异性结婚并有论孩子。但他发现自己是同性恋,不过,最初这一事实仍然为一千多名居民所接受。

但有一天,当市长在一家性用品商店看到一本针对变性人的杂志时,他知道:我是一个男人身体里的女人。

很长一段时间他的生活显示出双重性。此消息传出后,村民们启动了罢免他的程序。最后,林德以米凯拉(Michaela)的身份离开了。

地方主义的情绪作怪

曾经有一些政界人士称,荷兰米德尔堡(Middelburg)市长范德霍克(Spahr van der Hoek)就是“持续冲突和事件”的根源,他还被称为“混蛋”。在千禧年初期一次重要的市议会会议开始之前,范德霍克愤怒地递交了辞呈。

他当时愤怒地回应道:“我对在媒体面前作秀没有兴趣,也不会像在法庭上那样坐等宣读起诉书。”

二十年后,他甚至出版了一本关于他辞职的书,这位前市长的结论是:我从来没有被通缉。

事后,关于这位市长的辞职事件,有政治学者进行了深入的调查分析。一是这位市长不善于沟通,与人为敌,无论是在市政公司内部还是在外部,他的行为确实像个混蛋;二是这位前市长事先就意识到他不受欢迎,但最终还是去了。据他说,整个事件最终都是基于有意识的想象, “当地政治精英中有一个明确的运动,要求那个人必须离开”,造成了他的抵触情绪。

长期和副市长不和的市长

这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第一次有荷兰市长被不光彩地解雇。1992 年,胡斯市(Goes)的市长塞恩斯特拉 (Taco Seinstra) 就遇到了这种情况。此前不久,他不得不辞职,因为他与四位胡斯副市长之间的冲突被证明是无法解决的。

据副市长们称,他们与当时已经上任三年的塞恩斯特拉完全没有合作,整天不知他干什么。

此外,市长的报销行为也遭到严厉批评,据说他通过错误申报的旅差公里数,不必要地让该市财政损害了四千荷兰盾。

1992年宣读了如何挑选新市长的说明:市长必须与副市长和民众保持良好的关系,市议会必须了解他的所有工作以及兼职。

这引起了公众的嘲笑:“是的,通过尝试和错误,尤其是通过伤害,来了解一个官员!”

去性爱俱乐部后喝醉滚下沟里的市长

荷兰卢恩奥普赞德(Loon op Zand)市长范顿( Hans van Dun )上世纪 90 年代在市议会对他失去信心后辞职。此前有报道称,他在夜间开车时醉驾跌落沟渠中,他身边有一名女子,可能是在参观该地区的一家性俱乐部时认识的。

验血显示他的饮酒量是法定限量的三倍。

市政府希望阻止市长举行告别之旅,也没有为他提供正式接待。

性爱视频曝光后离开

多年前,两部性爱视频曾风靡比利时。

2011年,一段视频出现在网上,内容是比利时阿尔斯特市(Aalst)市长尤特斯普罗特(Ilse Uyttersprot)在西班牙的一座塔楼里和他人做爱,被比利时人诟病。

后来,尤特斯普罗特惨遭她的伴侣杀害。

第一段视频发布两年后,一段泄漏的视频图显示,霍埃拉特市(Hoeilaart)代理市长埃尔斯·尤特霍芬 (Els Uytterhoeven) 在市政厅半脱衣服与一名男子发生性关系。市议会对这件事“并不感到好笑”。

比利时人轻蔑地谈论这只不过是一位“城堡的清洁工”。

城堡,指的是市政厅所在的 15 世纪建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