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舞动的笔尖下,流淌着古老文明的韵律,每一笔、每一划,都仿佛在诉说着千年的故事,展现着智慧与艺术的结晶。藏文书法作为藏民族独有的传统文化,也是中华民族的文化瑰宝,源远流长,极富艺术魅力。近日,记者专访了拉萨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达瓦次仁,深入探访藏文书法的非凡之美。

在西藏,许多人的童年记忆里都少不了藏文书法。

藏文书法是藏族文化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公元7世纪,吐蕃赞普松赞干布时期,大臣吞弥·桑布扎在原有文字的基础上,结合藏族文化,创造了完善的现行藏文字。17世纪中叶,藏文行文日趋规范,从书体、书写技艺方面,对上行文、下行文、平行文、民间书信等制定出严格的规范,促进了各种书体书法艺术的发展。

棱角分明的尼赤派书法体系最完善,是藏文八大正楷书法派系之首,成为当时西藏地方政府的官方标准文字。得名如此,是因为尼赤派发源于雅鲁藏布江中游北岸的尼木县,该地人文荟萃、古韵悠长,是藏文字和藏香文化创始人吞弥·桑布扎的故乡,素有“藏文鼻祖之乡”“藏香文化之源”的美誉,也是远近闻名的“匠人之乡”。

2008年,藏文书法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14年,尼赤派书法被列入第四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扩展项目。

“全国藏文书法日”设在每年的4月30日,30代表藏文中的30个辅音字母,4则代表4个元音符号。“全国藏文书法日”的设立,源于2017年4月在西宁召开的首届全国藏文书法研讨会。这次研讨会以民主投票的方式,选定了4月30日作为“全国藏文书法日”,以纪念藏文书法艺术的悠久历史和深厚文化内涵。

达瓦次仁是拉萨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书法报》西藏拉萨工作站副站长。退休前,他曾是拉萨师专的一位藏文教授,先后出版了《藏文文法易解之钥》《意义修饰法三十五类例句》《藏文基础与常用知识解答》等藏文教材。

“我觉得书法是一门很美的艺术,它是有精神和灵魂的。”达瓦次仁开门见山。多年前,达瓦次仁刚成为一名年轻的教师时,他非常担心自己的板书字迹丑陋,吸引不了学生的注意,所以刻苦钻研、练习藏文书法。没想到,就是这个不起眼的决定,让他与书法结缘此生。

俗话说,万事开头难。在书法学习过程中,达瓦次仁偏爱乌坚尼赤体和草书。要掌握书法的运笔技巧,就得下苦功夫,而临摹是学习书法时不可缺少的环节。达瓦次仁仔细观察老师写好的模板,久久不曾动笔。“在没有彻底领悟一幅字的特点时,我不会轻易下笔。”达瓦次仁说,初学尼赤体时,一个藏文字母,他常常要学习十多天。

达瓦次仁师从尼木县农民扎西平措、索朗扎西学习乌坚尼赤体。后来,他又将书法技艺传授给身边的藏文书法爱好者。退休近十年,他一直义务辅导前来求学的藏文书法爱好者,通过线上、线下的方式指导他们弥补书写时的不足。这些学生中有研究生、高中教师、大学讲师,也有职场人。不管何种身份,达瓦次仁都一视同仁,将自己所学倾囊相授。他仿佛一座桥梁,带领学生去认识和学习藏文书法。

“作为一名藏文书法爱好者,我也有传承、发扬的义务。不忘初心,尽自己最大努力,多开展藏文书法教学,多培养后继人才。”达瓦次仁说,下一步,他想将教授和培训对象大众化,进一步推动非遗的保护和传承,让更多的人研习藏文书法,感受西藏传统书法之美。

次央是一位藏语文教师,在学校,次央凭借着深厚的学识和独特的魅力赢得了学生们的尊敬。她是达瓦次仁老师众多出色学生中的一位。次央回忆道:“我与达瓦次仁老师因书法而结缘,我们时常交流学习,共同探讨书法的奥秘。”她坚信,藏文书法不仅是一门艺术,更是一种修身养性的方式,它凝聚了中华民族的智慧与瑰宝,传承着千年文化的精髓。

四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次央有幸跟随达瓦次仁学习藏文书法。由于工作和生活的忙碌,她的学习只能在业余时间进行。在达瓦次仁的悉心指导下,次央开始正式接触、了解并深入学习尼赤体。经过不懈努力和积累,她已经扎实地掌握了书写尼赤体的基本功。达瓦次仁老师始终保持着高度的认真和负责的态度,偶尔还会布置作业,让次央的书法技艺得以迅速提升。在平日的学习中,达瓦次仁通过视频耐心解答次央的问题,不断鼓励她继续努力,深入钻研尼赤体。

如今,次央能够独立完成相对简单的作品。今年4月,她还尝试参加了不同级别的书法比赛。达瓦次仁老师对次央的表现赞不绝口:“在所有学生中,次央无疑是最刻苦努力的一个。别人练习一遍,她会练上五遍,她对书法的热情与执着让人欣慰。”在达瓦次仁眼中,次央的勤奋与才华必将帮助她在藏文书法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藏文书法均是硬笔书写,用骨、木、竹作原料,削磨出笔尖,然后蘸墨书写。这种笔长短不一,末端斜削成笔舌,笔舌正中剖开一缝,直贯笔尖,作为墨汁下渗通道,增加笔尖的弹性和柔软度。书写时拇指和食指执笔,中指以下应适当伸缩,掌心要留出容纳一个鸡蛋的空间。

拉萨市书法家协会主席高延鸿介绍,藏文书法字体主要分为乌坚体与乌梅体两大类,其下又能分出众多的种类。现代藏文有30个辅音字母、4个元音符号,以及用来拼写外来语的5个反写字母、5个送气字母。藏文的书写结构也很讲究:以基字为中心,书写按照基字的前加、后加、再后加的次序逐步进行。

平措德吉在拉萨售卖藏文书法书写工具八年了,有许多老顾客。她说,近年来,购买书写工具的年轻人越来越多,生意也不错。对于藏文书法初学者,平措德吉推荐“墙星”。“墙星”是一种木质的长方形黑色习字板,藏文初学者按照自己书写字体的需求,可在上面用白色粉笔划线。“在‘墙星’上练习书法,对握笔姿势和力度要求更高,写出来的字体也会更规整和优美。”平措德吉说。

五千年岁月的洗礼,五千年情感的积淀,五千年智慧的凝聚,辉煌灿烂的中华文化,是一道割舍不了的古韵情怀,更是一份沉甸甸的历史传承。如今,藏文书法已成为高原上一颗璀璨的珍宝,让藏文化散发出独特的魅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