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由上至下:《我的阿勒泰》剧照(来自豆瓣);《中国民间文学大系》海报(来自网络);殷墟博物馆新馆外观(新华社记者 李 安摄);浙江小百花越剧院演员和观众互动(新华社发);巴黎中国文化中心举办的首届中法时装周(新华社记者 高 静摄)。

2023年6月2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文化传承发展座谈会上发表重要讲话,深刻总结中华文明五个突出特性:连续性、创新性、统一性、包容性、和平性,发出振奋人心的号召——在新的起点上继续推动文化繁荣、建设文化强国、建设中华民族现代文明。

广大文化工作者肩负新的文化使命,踔厉奋发,笃行不怠。一年来,文化之花绚丽多姿——殷墟博物馆新馆开放,大量文物从不同角度展现中华文明的绵延不绝;传统戏曲走红网络,越剧演员成为“新晋顶流”,展示中华文明的创新活力;新疆题材电视剧《我的阿勒泰》热播,以多民族人民和谐生活的故事,彰显中华文明长期大一统的传统;中国民间文学大系出版工程推出系列成果,展示中华文明的兼容并蓄;远在法国的巴黎中国文化中心,在中法建交60年之际举办一系列活动,深入推动文明交流互鉴……

今天,我们特别邀请5位文化工作者,讲述他们在新的起点上如何赓续传统,开拓创新,共同谱写中华文化传承发展的新华章。

——编者按

殷墟博物馆新馆开馆——

在殷墟,感受文明源远流长

岳占伟

位于河南安阳的殷墟遗址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有文献可考、并为考古发掘所证实的商代晚期都城遗址,也是中国考古发掘时间最长、次数最多、面积最大、成果最丰富的古代都城遗址。

以殷墟为代表的商文明研究,实证了中华文明的独特魅力。最新研究证明,殷墟都邑既有“城”,又有“郊”,原来划定的约30平方公里的殷墟遗址范围,仅是殷墟的“城区”,若加上“郊区”的辛店、郑家庄、桑园等遗址,殷墟都邑的面积可能达300平方公里以上。这是当时中国乃至世界上最大的城市,是名副其实的“大邑商”,已发现宫殿区、王陵区、洹北商城、手工业作坊区、族邑居址和数以万计的墓葬。殷墟迄今已出土刻辞甲骨16万余片。甲骨文是迄今为止中国发现的年代最早的成熟文字系统,是汉字的源头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根脉。现今的汉字基本延续了3000多年前甲骨文的汉字结构,是中华文脉传承不绝的生动写照。殷墟出土的青铜器种类繁多、器形丰富、造型精致、纹饰庄严,展现出极高的工艺水平,具有丰富的文化内涵。商代是中国青铜文明的鼎盛时代,其中所蕴含的礼乐制度延绵千年、影响深远。

殷墟是中国现代考古学的摇篮。李济、梁思永等第一代考古学家在殷墟考古发掘中逐渐探索出一套具有中国特色的考古学理论和方法,为中国考古学的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殷墟近百年的考古历程,是中国考古的缩影。自1997年至今,我一直在殷墟进行考古发掘和研究工作,亲身经历了考古理念、方法、技术的不断进步。多学科综合,高科技赋能,考古、保护、展示一体化推进……殷墟考古呈现出新气象。一代代考古人接续奋斗,在殷墟践行着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考古学,努力探索中华民族的基因密码。

今年2月,殷墟博物馆新馆建成开放,正是以殷墟为代表的近百年商代考古成果的集中展示。殷墟博物馆是中国首个全景式展现伟大商文明的遗址博物馆,通过近4000件(套)珍贵文物,展现了商代繁盛的王都、有序的礼制、高度发达的手工技术、欣欣向荣的百姓生活以及举世瞩目的甲骨文明。殷墟博物馆采用高新技术,赋予文物生动的表达方式,通过裸眼3D技术,让精美文物“活”起来,通过立体沙盘与数字视频让殷墟都邑的变迁历程“动”起来,通过多轨道机械联动3D技术让商王武丁时期的盛世图景“走”到今人眼前。

中华文明具有突出的连续性。在这里,国内外观众可以近距离感受生动的历史、璀璨的商文明,了解多元一体的中华民族形成发展的过程,深入认识中华文明的源远流长、博大精深。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殷墟博物馆执行馆长)

越剧火爆“出圈”——

在剧场,探索戏曲更多可能

蔡浙飞

近年来,随着传统文化复兴,国人文化自信增强,包括越剧在内的传统戏曲受到更多人的关注和市场青睐,折射出广大戏曲工作者在新时代守正创新,勇攀文艺高峰的探索和成就。其中,无论是“一剧之本”创作、导演理念变革还是表演能力创新,都为传统戏曲注入了全新的活力,诠释了传统舞台艺术领域践行“新的文化使命”的丰硕成果。

2023年,浙江小百花越剧院(浙江小百花越剧团)演出总场次超过200场,创下历史新高,从年初的北京、天津、上海、武汉等各大城市巡演和下基层演出,到9月杭州亚运会的“世界亮相”,再到《新龙门客栈》的“花式出圈”,小百花所到之处不仅触达了更多年轻观众,“抢票”“秒杀”“热搜”等现象更是屡见不鲜。其中,于2023年3月首演的新国风环境式越剧《新龙门客栈》,以电影蒙太奇式的手法突破常规戏剧舞台设计,沉浸式的观剧模式让观众、演员和剧目成为一个共同体,引发观演热潮。

小百花之于越剧的这一波走红是意料之外,但也在情理之中。纵观中国越剧发展史,现今的小百花“出圈”并不是中国越剧的第一次“出圈”。1954年,新中国第一部彩色电影、越剧戏曲片《梁山伯与祝英台》惊艳日内瓦会议;1962年,越剧电影《红楼梦》上映,一句“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似一朵轻云刚出岫”传唱至今;1983年,浙江小百花赴港演出团作品《五女拜寿》凯旋,直接缔生了浙江小百花越剧团和当时享誉全国的“五朵金花”。此后,《西厢记》《陆游与唐琬》《春琴传》《(新版)梁祝》《江南好人》乃至现今火热演出的《苏秦》和《钱塘里》等大量优秀作品频频涌现,展现出一个传统戏曲团体“勇立潮头”“永立潮头”的时代风范。小百花数十年磨一剑,铸就了一个又一个巅峰。

中华文明具有突出的创新性。中华文明的创新性,从根本上决定了中华民族守正不守旧、尊古不复古的进取精神,决定了中华民族不惧新挑战、勇于接受新事物的无畏品格。对历史最好的继承就是创造新的历史,对人类文明最大的礼敬就是创造人类文明新形态。中国戏曲决不能固步自封于前人创造的成果成就,更应立足当下,探寻面向未来的传承发展之路。

越剧虽然走过100多年,但相对来说还是一个年轻的剧种。新时代给越剧传承发展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小百花作为全国地方戏演出的重点院团之一,有责任和使命去引领观众审美,打造符合新时代审美艺术观念的好作品。未来我们将继续练好内功,在守住剧种根脉的同时,融合借鉴其他艺术样式,继而不断创造一个又一个无愧于这个时代和人民的“小百花巅峰”。

(作者为浙江小百花越剧院副院长兼浙江小百花越剧团团长)

《我的阿勒泰》热播——

在新疆,见证民族骨肉情深

阿丽玛

最近电视剧《我的阿勒泰》热播,很多观众认识了我。剧中我扮演的是哈萨克族妇女托肯,剧外我恰好也出生在新疆阿勒泰哈巴河县,就是《我的阿勒泰》这部剧的故事发生地和拍摄地。

阿勒泰地区位于中国的西北部,和俄罗斯、哈萨克斯坦、蒙古三国接壤。生活在这里,我们从小就有一种强烈的国家民族认同感,对“中华民族”这个称谓有强烈的亲近感和归属感。阿勒泰也是多民族聚居的地区。《我的阿勒泰》中就出现了汉族、哈萨克族、蒙古族、回族等多个民族,这勾起了我的许多回忆,比如故乡的各种美食,哈萨克族的风干肉、马肠子,蒙古族的马奶酒、奶皮子,回族的椒麻鸡、辣子鸡……都令人回味无穷。

中华文明具有突出的统一性。阿勒泰地区极为鲜活地体现了中华文明多元一体、团结集中的统一性。我印象很深的是在家乡,每到节日,各民族都欢聚一堂,汉族会和少数民族一起过古尔邦节、开斋节,少数民族也会在春节、中秋节阖家团圆,招待朋友。剧中也有不少过节的场景,还有开小卖部的张凤侠,不仅售卖生产生活物资给各族牧民,还把牧民做的毡垫子、手工皂等代销到县里,增加牧民的收入。这体现了平等相处的尊重态度,就像张凤侠所说的,这里的牧民“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有自己跟这个世界相处的方式,你可以不赞同,但你不可以居高临下地改变他们”。

在电视剧拍摄过程中,导演滕丛丛对剧中展现的不同民族生产方式、生活习惯和风俗的细节有近乎苛刻的要求,为此我们聘请了专业的民俗顾问。比如剧中哈萨克族的毡房和蒙古族的蒙古包里,两个民族惯用的传统纹饰以及内部的生活物品陈设有诸多不同。剧中表现了各民族情感和精神层面的共性。比如有一场戏讲的是托肯向文秀介绍婚礼上的舞会,邀请文秀参加。青年男女在舞会上相识、相恋、结婚,然后会有新的婚礼,周而复始,正如这片土地上奔腾不息的河流,承载着人们对生活的满腔热忱,彰显出世间所有民族共有的、生生不息的生命活力。

除了托肯,近年来我还饰演过很多不同民族的角色,如电影《海东四少》中热爱唱歌的白族女孩赵欣欣,电视剧《都是一家人》中坚韧的佤族女孩叶娜等,也饰演过不少汉族女性,如电视剧《火红年华》中的科研工作者陆汀兰。我有幸生活在一个多民族和谐共居的国家,演好不同民族的不同角色,是我作为一名演员的责任。

《我的阿勒泰》受到广泛赞誉和热议,让我感受到影视作品在促进民族融合和文化交流方面起到的重要作用。未来,我将努力塑造更多生动、丰满的角色,让每个人物都成为连接多元文化的桥梁,传递温暖、包容与理解。   

(作者为中国哈萨克族演员,本报记者苗春采访整理)

民间文学大系出版工程发布成果——

在民间, 品读文化兼收并蓄

王锦强

中华文明浩瀚灿烂,口口相传的民间文学是五千年文明长河中积淀下来的宝贵遗产。

2018年,中国民间文学大系出版工程启动。作为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重点项目之一,该工程包括大型文库建设、数据库建设、社会宣传推广活动等内容。2023年9月,工程发布了一系列新成果,其中通过开展对民间文学的大规模信息采集、文本资料整理、编纂出版等工作,出版了《中国民间文学大系》系列图书,内容涉及神话、史诗、民间传说、民间故事、民间歌谣等12个门类,采集自河南、河北、湖南、湖北等24个省份。截至2023年底共出版71卷。

中华文明具有突出的包容性。民间文学包罗万象,是民间的“百科全书”与母语文化的“教科书”,是发展中的民族生活史、文化史、思想史,充分彰显了中国人的智慧、想象力和创造力,印刻着中华民族独特的文化记忆和审美风范。

作为中国有史以来记录民间文学数量最多、内容最丰富、种类最齐全、形式最多样、最具活态性的文库,《中国民间文学大系》所收作品立足区域特色,彰显民族民间文化多样性。透过文库,可以看到不同民族在不同历史时期的交往交流交融。例如,《大系·歌谣·广西卷·南宁分卷》收录了南宁市各县区多达100多个歌调的近1000首作品,劳动、仪式、时政、生活、爱情、神话、传说、儿童等题材歌谣应有尽有,壮族、汉族、瑶族等民族风情画卷色彩缤纷,各民族歌谣各具特色又水乳交融。

2023年9月,中国民间文学大系出版工程阅读与演习馆·徐州馆开馆。馆内收藏全套《中国民间文学大系》图书以及多种类的民间文艺书籍,并以“书香校园”建设为载体,组织主题研学等活动,促进民间文学知识普及、推广利用,让更多人了解中国民间文学的宏阔瑰丽,了解中华文明的多元包容、兼收并蓄。

盛世修典是中华民族的文化传统。立足已有成果,广大民间文艺工作者及文学专家学者将继续肩负“传世”的使命和责任,投身广袤的中华大地精耕细作,为传统文化的薪火相传贡献力量。

(作者为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副秘书长)

举办中法建交六十年系列活动——

在巴黎,推动文明交流互鉴

刘红革

2024年是中法建交60周年暨中法文化旅游年。今年1月以来,巴黎中国文化中心每周都会举办3场以上活动,涉及相关省区市文旅推介、文化中心自身品牌活动和法国青少年接待,让人目不暇接。

近期比较有特色的活动有“第37届贝尔克国际风筝节——中国主宾国活动”。1958年,一部名为“风筝”的电影在中国上映,以“风筝”为媒,为中法两国建交奠定了良好的基础。今年4月,中国以贝尔克国际风筝节首个主宾国的身份亮相,为法国观众带来最原汁原味的中国风筝艺术和文化体验。

5月中旬,面向广大法国电影爱好者,我们举办了第十届法国中国电影节。一个多月里,巴黎、里昂、马赛、斯特拉斯堡等9个法国本土城市以及位于印度洋的海外留尼汪省圣但尼市的13家影院,集中展映10部中国影片,帮助法国公众了解中国传统文化、感知当代中国发展。

此外,我们还举办了中法艺术对话系列展,通过10余位中法艺术家参与展览,以艺通心,交流互鉴;加强与法国博物馆等专业机构合作,推动中国民乐演出等文化项目走进主流文化场馆,扩大中华文化传播面。

巴黎中国文化中心还设有主题丰富的课堂教学。每周有750多名学员走进文化中心,学习与中国文化有关的内容。最受欢迎的是汉语课,受到各个年龄段学员的欢迎。不少法国青少年选择汉语作为主要外语,希望多了解中国,感知中国发展的脉搏。同时,中国传统文化生活方式也打动了许多法国民众,一些法国民众热衷于学习中国的文化艺术,比如穿汉服、弹古筝古琴、拉二胡、弹琵琶、品茗茶等,显示出中华文化强大的感召力、传播力和影响力。

现在,很多法国民众对于中国已经从好奇发展到熟悉,甚至成为某领域的“中国通”,文化交流从感知进入了交融阶段。一方面,法国民众获取各种信息的渠道比以前丰富了,文化中心可以提供的文化产品也比以前更多、更充实。另一方面,到过中国的法国人也变多了。

中华文明具有突出的和平性。和平、和睦、和谐是中华文明五千多年来一直传承的理念。作为“中国文化客厅”,巴黎中国文化中心肩负着面向法国社会和公众传播中华文化,促进中法文明交流互鉴的使命,为此我们将继续发挥扎根当地长期运作的优势,为法国民众提供更多丰富的活动和真实立体全面的信息,让更多法国人走进中国文化中心,听中国之音,品中国之味,赏中国之美,悟中国之道;推动中华文化走进法国主流文化殿堂,走进社会文化生活,走进公众内心情感世界;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展现可信、可爱、可敬的中国形象。

(作者为巴黎中国文化中心主任,本报记者刘少华采访整理)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24年06月03日   第 07 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