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全农业农村技能人才培养、使用、评价、激励机制,切实增强高技能人才供给能力和供给质量

理线、穿针、落针,手指翻飞间,一幅美丽的彝族刺绣逐渐成形。前不久,在第二届全国乡村振兴职业技能大赛乡村工匠技能技艺展示交流区,彝族服饰省级代表性传承人丁兰英现场制作彝族刺绣,令观众大开眼界。丁兰英8岁开始学刺绣,2014年返乡成立刺绣加工厂,带动当地群众实现居家就业、就近就业。在乡村全面振兴主战场,越来越多农民端起“技能碗”,吃上“手艺饭”。

今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强化农业科技人才和农村高技能人才培养使用”。农业农村技能人才主要包括种养技术能手和乡村能工巧匠,是促进农业技术创新、支撑乡村发展建设的重要力量。加强农业农村技能人才特别是高级工以上的高技能人才队伍建设,对推进乡村全面振兴、加快建设农业强国具有重要意义。

对于乡村全面振兴而言,农业农村技能人才是一个“慢变量”。高技能人才的培养,可能并不会立即产生效益,但其带来的红利,将会是持久且巨大的。一个人带动一群人,打造一个品牌,带活一个产业,致富一方百姓……一个个案例告诉我们,推进乡村全面振兴,有必要加快打造高水平的农业农村技能人才队伍。

农业农村技能人才的使用主体是农业企业、农民合作社等,需要从实际需求出发,搞好有针对性的职业教育。在广西,广西农业职业技术大学通过学徒制、订单班等方式,面向企业培养急需的技工;在云南,当地推动乡村工匠与知名院校合作,探索建立校地合作机制,共育乡村人才。这些有益探索启示我们,应以涉农职业院校为基础、农业企业为主体、有条件的农民合作社为补充,加快构建起适合本地区的高技能农业农村人才培养体系。

培养农业农村高技能人才,既要瞄准需求,更需要找到载体。比如,一些地区结合产业特色组织开展职业技能比赛,有效带动了紧缺技能人才培养。再比如,农村非遗、传统工艺、特色技艺等领域能工巧匠,是重要的技能人才。有的地方通过支持设立技能工作室、对接引入龙头企业等方式,挖掘培养了一批高水平的乡村手工业者、传统艺人,促进了技艺传承,也带动相关产业做大做强。围绕优势传统产业、特色产业,搭平台、创机制、强抓手、建载体,高技能人才将会竞相涌现。

人才评价是人才发展的“指挥棒”。用好这一“指挥棒”,能引导更多人学习技能、提升技能、使用技能。河北顺平,近年来推行农民职称制度,在全县开展高素质农民职称评审。当地鲜桃种植能手齐金贵在拿到职称证书后,深有感触地说:“专业技术职称评审是对鲜桃种植技术的认可,同时,在评审过程中,也认识到了‘技’无止境,要想种出高品质的鲜桃,在种植管理上还需要不断提高。”加大新职业和职业标准开发力度,完善农业农村职业分类和标准体系,健全技能人才评价机制,方能更好使高技能人才队伍建设与乡村全面振兴需求相匹配。

农村是干事创业的广阔舞台,人才振兴是乡村全面振兴的基础。健全农业农村技能人才培养、使用、评价、激励机制,切实增强高技能人才供给能力和供给质量,必能为推进乡村全面振兴、加快建设农业强国提供更加有力的智力支持和人才支撑。(常 钦)

《 人民日报 》( 2024年06月04日 05 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