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选举已经尘埃落定,基本上没有太大偏差的结果已经出台。根据最新的临时结果,虽然属于中间派的基督教党派在欧洲仍占主导,但是,右翼势力大幅增长。

这次选举前夕的一个大问题是:会出现重大右倾吗?现在,临时结果已经收到,欧洲议会中极端批评欧盟的团体显然正在壮大。

荷兰自由党PVV 所属的激进右翼、即身份与民主派系 (ID) 的席位,将从 49 席增至 58 席。增加主要来自法国,法国极右政党国民联盟RN (Rassemblement National)的玛丽娜·勒庞在选举中也赢得了巨大胜利。

而意大利总理梅洛尼领导的欧洲保守党和改革派系(ECR)将获得4个席位,总席位达到73个。

这两个派系,都属于欧洲的右翼。

不过,第一次出口民意调查后立即得出结论:“中间派系守住了阵地。”

中右翼的欧洲人民党派系(EPP)仍然是欧洲议会中最大的阵营。目前由欧洲人民党、社会民主党(S&D)和自由党(Renew)组成的中间联盟占据多数席位,在总共720个席位中拥有403个。

亲欧派系的政党的损失在于自由党和绿党(Groenen),他们都失去了大约20个席位,特别是是在法国和德国。

在接下来的几周内,所有国家的政党都必须再次选择他们想要加入的欧洲政党派系,这仍然可能改变派系的席位数。

不属于某个派系的政党占据98个席位。

一些政客,如法国的勒庞,正在游说建立一个可以在欧洲引起轰动的大型右翼派系。她希望与意大利总理梅洛尼(Georgia Meloni)合作,但机会似乎很小,因为各方之间存在重大分歧。如ECR派系总体上是亲乌克兰的,而ID派中也有亲俄派系,其中许多政党都具有强烈的民族主义色彩,使得跨境合作变得困难。

另一个障碍是,身份与民主派系(ID)迄今为止被欧洲议会其他政治团体孤立。目前,自由派、社会民主党、绿党以及基督教民主党都态度坚决:在欧洲层面与极右翼合作是绝对没有谈判余地的。

关于 ECR 的讨论较多,对于荷兰来说,其中包括了新教党 SGP。这个基督政党可能希望和右翼政党合作,但其他基督教党派不喜欢这样做。他们对新教党说:如果你开始与极右翼对话,我们就会抛弃你。

但要行使权力,有很多的途径。去年,欧盟就通过缔结严格的移民协议,来限制预计极右翼势力的增长;而另一方面,在农民抗议的压力下,欧盟关于农业的可持续性发展要求被削弱,《自然恢复法案》面临着完全消失在废物桶里的危险。

对布鲁塞尔首次测试

新一届欧洲议会的首要任务之一,是选举新任欧盟委员会主席,现任主席、德国基督教民主派领导人冯德莱恩想再次当选。但是,欧盟成员国的政府首脑必须提名,然后欧洲议会对她的任命进行投票。这是匿名完成的。

为了保证获得足够的选票,她将会做出某些承诺。她已经在与ECR派系的激进右翼梅洛尼进行讨论。但是,这极大地激怒了社会民主党和自由党,他们说,如果你向右翼的 ECR 做出某种承诺,我们就不会投你一票。

五年前,气候问题是欧洲议会选举的一大话题。结果提出了绿色新政,一揽子气候政策,这意味着欧洲必须在 2050 年之前实现气候中和。未来五年,环保问题可能会主导欧洲政治。

而现在是军绿色,俄罗斯于 2022 年 2 月入侵了乌克兰,使欧洲安全成为首要议题。欧盟是否会首次设立防务委员?27个成员国将如何在安全领域进行更多合作?

另一个重要主题是欧洲的经济,如何与中国及美国竞争?

好像这还不够困难,扩展的主题也提上了议程。位于欧洲边缘的乌克兰、摩尔多瓦、格鲁吉亚都想加入欧盟,但如何保持如此庞大的欧盟的治理呢?欧洲议会中的各派,对这些主题有截然不同的看法。

未来几年事情会朝哪个方向发展?

很明显,欧洲的中间色彩的党派幸存下来。在第一次回应中,他们明确表示将“互相扶持”。现任欧盟委员会主席兼欧洲人民党党魁冯德莱恩立即表示:“我们赢得了选举。我们将与其他政党一起,形成抵御左翼和右翼极端分子的堡垒,我们将阻止他们。”

尽管他们保住了多数席位,但他们也看到了保守派和极右翼势力增长所发出的信号。他们有可能在未来几年的政策中考虑到这一点。

亲欧的政党,也有可能更频繁地向右转,以获得更多的席位。

本届欧盟议会选举荷兰的基本数字,计划党倒数第二

本届欧盟议会选举,全欧盟的投票率是51%,比2019年包括英国在内的50.7%的投票率略高。其中,荷兰投票率是46.8% ,也比上一届的41.8%也更高。

与出口民调相比,有了一些小小的变化,但是这些变化对于某些政党来说是关键的,可能意味着是否在欧洲议会中还拥有议席。误差率是一个席位。

荷兰政党方面,工党和绿党联盟PvdA/GL 仍然是最大的政党,拥有8个席位,尽管这个党派在布鲁塞尔仍为两个不同的政党。上周四在荷兰举行的欧洲选举结束后,自由党PVV的维尔德斯曾经表示希望成为最大的党派,但实际上比上周四的预测还少了一个席位,只有6席。但是,与该党 2019 年的 1 个席位相比,这仍然是一个显著的进步。

输得最惨是荷兰民主论坛,上届的4个席位一下全部清零。

以华人为领袖的荷兰计划党(NK Plan EU)到今天的统计只是获得8500多的选票,占总投票数字的0.1%,而一个席位需要的是19万张,差得也太远了,该党在荷兰参选政党中排在倒数第二位。

这是截至今天下午5时的截图。

德国选择党将党魁克拉赫逐出欧洲议会

有争议的德国选择党(AfD)政治家克拉赫(Maximilian Krah)将不会成为欧洲议会的选择党党团的成员。在新当选的德国选择党欧洲议会议员周一投票决定这一决定后,他亲自宣布了这一消息。

德国选择党希望尝试在没有党魁的情况下重新加入欧洲议会的政党大家庭。选举前不久,同属右翼的 ID 派系宣布,不想继续和选择党合作。不过,继基民盟之后,选择党成为德国欧洲选举中最大的政党,赢得了相当多的席位。

据克拉赫称,15名当选的该党议员中有8人投票支持将他开除。不过,他可以保留议会席位,以独立议员身份存在。

今天早上,在决定克拉赫命运的党会议前不久,荷兰媒体NOS记者遇到了克拉赫。记者夏洛特·瓦耶尔斯 (Charlotte Waajers) 向他询问了他以及该党在欧洲的未来。

与选择党合作之所以困难,是因为近几个月来该党不得不应对一系列丑闻。据称,该党领导人克拉赫的一名助手有间谍嫌疑,现已在德国被捕。

此外,克拉赫与该党名单上排名第二的彼得·拜斯特朗(Petr Bystron,)一样,涉嫌受亲俄势力贿赂。

而克拉赫在接受意大利一家报纸采访时曾经表示,并非每个党卫军成员都是战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