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5日,乘客在香港西九龙至上海虹桥D908次高铁动卧列车上合影留念。当日,京港、沪港间首次开行高铁动卧列车,京港、沪港间实现夕发朝至。新华社记者 褚萌萌 摄

新华社香港6月17日电(记者褚萌萌、王昕怡)迎着清晨的阳光,16日6时45分许,从香港西九龙站发出的D908次首班高铁动卧列车驶入上海虹桥站。

经过一夜安眠,难掩兴奋的乘客们走出车站,开启各自的上海之行,欢声笑语汇入这座城市。

来往京港沪港的夕发朝至高铁动卧列车15日正式通车。记者跟随首发班次由香港前往上海,从日落到日出,见证“一路繁花”。

15日傍晚,香港西九龙站内人声鼎沸。发往北京的D910次首班高铁动卧列车于18时24分开启一夜奔驰,前往上海的旅客们还在抓紧行前时间,和站内随处可见的精美海报、展板拍照。

10天前,从香港前往京沪的首发动卧车票一开售便很快售罄。“我一开始没抢到,但不甘心。”香港市民周先生向记者“传授”经验,“后来不断在网上搜索,找到一个包含这趟车票的旅行团,就立刻报了名!”

周先生年轻时因工作常常乘坐广州到北京的绿皮火车,因此对夜车情有独钟。“那时还是三层卧铺,一开始全程要三天,提速后变成两天……”已经退休的他回忆,“国家的发展变化真是太大了!”京港、沪港普速直通车升级为高铁动卧列车后,行程分别由24小时31分、19小时34分压缩至12小时34分、11小时14分。

6月15日,乘务员在香港西九龙至上海虹桥D908次高铁动卧列车上展示为首班车旅客准备的纪念品。新华社记者 褚萌萌 摄

旅行团导游何先生说,长三角地区的旅行线路一直在港热度很高,此前大多数团都会选择飞机往返,“如今有了高铁动卧,对旅客来说省时又省钱”。他说完,便赶紧招呼团内旅客集合通关。

其实,合理便捷的安排下,出行无需太匆匆。如今通关模式由原来始发、终到站“两地两检”改为在港“一地两检”。从票务大堂经过安检、海关等各项流程,记者仅花费10多分钟即到达检票闸口。

19时30分左右,列车进站。身着紫色制服的乘务员在车厢口微笑迎接旅客,胸前的白玉兰状胸针引人注目。

“这是本车乘务组的专属装饰,希望以上海市花来迎接香港旅客。”国铁上海局集团上海客运段队长徐隽说,大家还特意学习了一些广东话。

19时49分,列车准时开行。缓缓起步的瞬间,许多乘客不约而同发出欢呼,还拥到窗边录影记录。

沪港高铁动卧由2个二等座车厢、13个动卧车厢和1个餐车组成。每个二等动卧车厢内共有上下4个铺位,包厢门后是一面全身镜,旁边设有温控和光控按钮。每间车厢末尾的洗手间配备有简易的洗漱用具,还摆放了香薰以减少异味。

记者的“室友”是利用周末去上海访友办事的一家人。第一次在火车上过夜的5岁小女孩正在激动地纠结铺位的选择。看到记者将行李放在上铺,她才下定决心“睡上面”。

旅客陈耀成特意选择体验沪港高铁动卧特设的一节高级软卧车厢。许多旅客前来参观,他热情展示:一面是上下铺,另一面是一张沙发。介绍完毕,他又跟着参观者前往二等动卧车厢拍照记录。

这名香港“铁路迷”手机里存有大量关于火车的照片,十多年来“解锁”过诸多线路。他说:“期待西九龙站能开通直达内地更多城市的列车,让港人的出行更方便,也让我的‘收藏’更丰富。”

6月15日,乘客在香港西九龙至上海虹桥D908次高铁动卧列车上展示收到的首班车纪念品。新华社记者 褚萌萌 摄

22时,熄灯时刻到来,车厢渐渐安静下来。有的包厢很快进入梦乡,为明日的行程养精蓄锐;有的包厢还开着阅读灯,点亮夜的精彩。

记者旁边的包厢内,4名相约前往上海游玩的学生在窸窸窣窣地聊天。几个小时的动卧体验后,高三年级的彭宛琪毅然将上海铁路博物馆加入白日的行程中,想要通过铁路的发展来了解国家历史。

另一包厢中,旅客陈燕君也在跟同行的朋友夜谈,“好像回到了大学宿舍”。曾在上海读大学的她,过去没少乘坐从红磡发出的普速直通车,以后打算多多乘坐动卧回母校看望老师。

夜色渐浓,只剩餐车还留有喧嚣。特区立法会铁路事宜小组委员会主席张欣宇在此和内地同行交流了很久。他说,香港和京沪之间商务交往频密,高铁动卧的开通可以让双向往来更为高效。

夜更深了。乘务组为旅客准备了眼罩、耳塞、静音贴等助眠用品,部分工作人员还坐在过道值夜,守护旅客的好梦。

这一夜,在D910、D908次列车首次从香港前往北京、上海时,D909、D907也分别在同一线路上相向而行,驶向对方的来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