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扬州,大运河原点城市;古运河扬州段,运河最古老的一段。

在扬州运河三湾生态文化公园的水边,停靠着一艘“大船”。船头在南,船尾在北,好似正要扬帆起航。这艘“大船”,就是中国工程院首批院士、中国工程设计大师张锦秋领衔建筑设计的扬州中国大运河博物馆。

长河自奔流,风好正扬帆。走进扬州中国大运河博物馆,如同开启了一趟穿越之旅,千里运河画卷近在咫尺,两岸烟火气息触手可及,传统文化展现出勃勃生机。

——编  者 

今年是中国大运河项目成功入选《世界遗产名录》10周年。2014年6月22日,由江苏扬州牵头、35座城市共同参与的中国大运河联合申遗项目通过第三十八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审议,中国大运河成功入选世界文化遗产。扬州境内6段河道、10个遗产点入选名录,成为沿线运河城市中入选数量最多的城市。

从今年5月14日起,“运载千秋——新时代大运河重要考古成果展”在扬州中国大运河博物馆(以下简称“中运博”)开展。该展览是中国大运河申遗成功10年来,对大运河沿线重要考古成果的首次集中展示。来自大运河沿线8省(市)的240余件(套)展品集中亮相,其中过半为首次展出,全景式展现新时代大运河重要的考古成果,以及大运河文化带、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建设工作的新变化、新成就。

贯古今  通南北  富两岸

湿地修复再现三湾生态秀带

《左传》记载:“秋,吴城邗,沟通江淮。”公元前486年,吴王夫差在长江与淮河之间开通了一条水道,即扬州的古邗沟,这也是大运河的原点。

走进中运博,在一号展厅即“大运河——中国的世界文化遗产”展厅,观众们通过历代运河电子沙盘,不难看到大运河的历史脉络:开凿于春秋晚期,隋朝时第一次全线贯通,元朝完成第二次大沟通……

扬州大学文化遗产中心主任宋桂杰告诉记者,大运河始建于春秋时期,由京杭运河、隋唐运河、浙东运河组成,绵延3000多公里。

宋桂杰介绍,从春秋至当代,大运河河道变迁经历了以下阶段:春秋时期,为战争需要,沟通长江—淮河水系的河道;汉至隋唐宋时期,疏浚以往运河,沟通黄河—海河水系,实现贯通钱塘江、长江、淮河、黄河、海河五大自然水系的水运大交通,形成“人”字形的隋唐时期运河水系网;元明清时期,“截弯取直”将呈多支线分布的运河水系转变为单线型的水道系统,形成贯通南北的京杭大运河。

运河之水自北向南,途经扬州时因地势北高南低,水势直泻难蓄,漕船、盐船常常在此搁浅。明万历二十五年(公元1597年),扬州知府郭光复舍直改弯,将原来近200米长的直河道改成约1.8公里长的迂回弯曲河道,以增加河道长度和曲折度的方式来抬高水位和减缓水的流速。从此,这里静水流深,通航顺畅,留下了“三湾抵一坝”的佳话。2014年6月,中国大运河成功入选世界文化遗产给三湾带来了新的发展契机。扬州作为大运河联合申遗牵头城市,全面推进三湾区域环境整治,从搬迁企业、拆除码头、清理违建着手,实施水系疏浚、驳岸改造、湿地生态修复。2017年9月,运河三湾全新亮相,蝶变为一个占地面积3800亩、核心区面积1520亩的“生态秀带”。

作为国内首座全方位展现中国大运河历史、文化、生态以及科技面貌的“百科全书”式的现代化主题博物馆,中运博建成后就成为扬州运河三湾生态文化公园的重要地标。博物馆由展馆、内庭院、馆前广场、大运塔和今月桥五部分组成。馆前广场向南直抵运河湾道,展馆和塔之间以今月桥相连接,大运塔通过今月桥与主馆相连……远远望去,大运塔与古运河三湾上下游的文峰塔、天中塔交相辉映,连成一线,构成“三塔映三湾”的盛景。

千百年来,运河滋养两岸城市和人民,是运河两岸人民的致富河、幸福河。“运河的开通,打通了南北交通命脉,促进了地域间的交流互动,带动了全流域经济发展。伴随人员流动,两岸的岁时节日、习俗饮食、诗词曲艺等也因运河串联而融合发展。”中运博馆长郑晶介绍,大运河是我国历史、经济和社会发展的见证,这也是中运博的开馆意义所在。

全流域  全时段  全方位

融合手段诠释运河历史文化

大运河是祖先留给我们的宝贵遗产,是流动的文化。郑晶介绍,中运博内藏有自春秋至当代反映运河主题的古籍文献、书画、碑刻等各类文物展品1万多件(套),以及与运河相关的众多文献、资料等。开馆以来,博物馆运用传统与现代融合手段,全流域、全时段、全方位地展现大运河的历史、文化、生态和科技面貌。

步入博物馆,记者看到,馆内展陈以大运河发展变迁为时间轴,以大运河全流域为空间范畴,细分为“大运河——中国的世界文化遗产”“运河上的舟楫”“因运而生——大运河街肆印象”3个常设展、“运河湿地寻趣”等6个专题展,以及“河之恋”数字化沉浸式展览、展演传统戏曲的小型剧场、青少年互动体验项目和临时展厅,通过生动有趣、可感可知的形式讲好运河故事,让参观者了解运河文物保护利用、运河遗产保护传承、运河文化公园建设、大运河文化带发展等。

大运河厚重的历史信息和文化价值如何真实再现?博物馆一号展厅里,长25.7米、高8米的汴河州桥遗址河道剖面被完整揭取,并直接“搬”进了展厅进行展示。

“作为馆内最大的展品,也是当时国内揭取的体量最大的土遗址剖面,它给观众带来的视觉冲击力不仅在于其庞大,还在于其利用‘地层学’表述方式展现出的大运河历史变迁的厚重。”中运博文化创意部负责人任彦馨介绍,汴河州桥遗址河道剖面完整地呈现了一条河流在千年时光中的沉淀与变迁,蜿蜒的地层线和满布的砖石颗粒、砖瓦陶瓷、生产工具,标注着唐朝至现代的沧桑岁月。

河道是不可移动文物,把河床搬到展厅呈现,用到了哪些最新技术手段?“看起来展示的是一面完整的‘墙’,其实是通过现场考古、清理、修复、切割等方法,将它一小块一小块地‘揭取’下来,再用一种特殊的黏合材料,在展厅里拼接,从而完整地进行展示。这体现了我国对大运河文化保护中考古技术的进步和展示手段的创新。”任彦馨介绍,遗址遗迹等不可移动文物很少在博物馆展出,以原址展示居多,有时因为距离等原因,观众并不能看清细节。如今,博物馆观众可以走近遗迹,通过解说和文字,对其进行更深入的了解。

除了汴河剖面,展厅中的仪征拦潮闸内河道淤积截面、宜兴宋代砖瓦窑等也都是被整个“搬”来的。“不可移动文物进展厅”,是我国运用现代化方式保护、传承、利用大运河遗存的一种创新。任彦馨介绍,博物馆从内容、形式、空间设计三管齐下,营造出展览的沉浸式氛围,让观众观“虚”感“实”,带来了全新的博物馆体验方式。

依水建  缘水兴  因水美

沉浸体验折射扬州街肆印象

扬州依水而建、缘水而兴、因水而美。中运博展览展示部负责人徐小虎介绍,博物馆的策展理念,就是以“流动的文化,美好的生活”作为主线。“运河上的舟楫”和“因运而生——大运河街肆印象”,从运河舟楫演变折射出沿线百姓的幸福生活,以及展示运河贯通为沿岸城镇带来的繁荣贸易。

为什么会有一个展厅专门展示运河里的船?“船的变迁是人类使用运河变迁的折射。”徐小虎介绍,在“运河上的舟楫”展厅,策展团队设计了虚实两重空间,展示“河”与“人”的关系。第一重空间,以实体船模展示为主,通过讲述运河上舟楫变迁的历史,展现了舟楫往来背后蓬勃发展的古代城市以及运河沿线的市井百态。在第二重空间中,映入眼帘的,是一艘复原的长20米的沙飞船。

沙飞船是清代扬州沙氏所创,因为航速迅捷而得名,相当于现在的游轮。进入船舱内,扬州狮子头、北京烤鸭等美食投影展现在眼前——这是行船时可以吃到的运河城市代表性美食。登上沙飞船的船头,抬头便是360度环幕,仿佛真的行船于运河之上。刚开船,是春天的扬州,烟花三月,岸边的人吃着早茶,用扬州方言聊着天。船继续前行,来到冬天的北京,天空飘着小雪,两岸的人衣着厚实——不同的风土人情在运河沿途交融。

一下沙飞船,就进入了“因运而生——大运河街肆印象”展厅。看过了隋唐洛阳、宋代开封、明清北京,经过一处戏台,南北戏剧在此交融,眼前的场景也“跳转”到了盐商往来的漕运枢纽,充满人文气息的鱼米水乡。通过两岸的商铺,盐商的住宅,可以发现这正是明清时期的扬州古城。运河两岸的老街上,正在叫卖的是扬州特色的漆器、雕版印刷品等。更神奇的是,走在街上还能看到一天24小时内的天幕变化、日夜交替。徐小虎介绍,策展团队以考古、壁画、文物、文献等资料作为复原场景的参照,并模拟昼夜更替及晴雨变化。在实物建筑展品上,选取了商铺、戏台、邮驿等类型,参观者可以在实景建造的街巷中、码头上、小桥边穿梭,还能在商铺里选购手工艺品,让人与运河实现对话。

走出博物馆,扬州城扑面而来。昔日南粮北运,如今南水北调。历史丰厚的底蕴和绵延不绝的文脉,为扬州注入新的发展动力。在新时代的航程里,这座运河原点城市,如同乘风破浪的大船,奋楫搏浪正扬帆。(记者 何 聪 姚雪青)

《 人民日报 》( 2024年06月29日   第 07 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