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日前警告,苏丹持续近一年的武装冲突可能使这个东非国家陷入“全球最大饥饿危机”。苏丹大约1800万人面临严重食物短缺,其中500万人处于仅次于饥荒的“灾难级”饥饿状态,只有5%的人口一天能吃一顿饱饭。图为位于苏丹北达尔富尔一处难民营中的难民。新华社/路透

肯尼亚图尔卡纳郡卡库马难民营内的毕生希望女子中学建立于2014年,目前有来自包括南苏丹、埃塞俄比亚、索马里、刚果(金)、肯尼亚等国家的300多名学生在读。该学校由联合国难民署、肯尼亚政府援建、管理,面向难民和当地学生招生。图为毕生希望女子中学的学生在教室内上课。新华社记者 王冠森摄

联合国难民署日前发布《2024年全球趋势报告》显示,截至2024年5月,全球被迫流离失所总人数达到创纪录的1.2亿,其中包括4350万难民。截至2023年底,全球被迫流离失所总人数比2022年底增加880万人,连续12年保持增长态势。

6月20日是世界难民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当天就世界难民日发表视频致辞,呼吁国际社会加大力度保护和支持难民。他说,冲突、动乱、气候灾害等迫使创纪录数量的人们逃离家园,“这加剧了人类的深重苦难”。世界难民日的设立,就是为了纪念他们的力量和勇气,并加大力度保护和支持他们。

被迫流离失所现象持续增加

根据联合国难民署发布的《2024年全球趋势报告》,截至2024年5月,全球被迫流离失所总人数再创历史新高。报告强调,据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估计,截至2023年底,加沙地带多达170万人因新一轮巴以冲突而流离失所,约占当地人口的75%。此外,叙利亚危机仍是世界上最大的流离失所危机,该国共有1380万人被迫逃离家园。报告显示,全球难民和其他需要国际保护的人数已攀升至4340万人。绝大多数难民被邻国接收,其中75%居住在中低收入国家。

“在这些触目惊心且不断上升的数字背后,隐藏着无数的人类悲剧。必须敦促国际社会采取紧急行动,针对被迫流离失所的根本原因找出解决方案。”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菲利波·格兰迪说。

山东大学移民研究所所长宋全成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按照联合国难民署的分类,全球流离失所者包括难民、寻求庇护者、海外流离失所者和国内流离失所者。学术界、政界和大众传媒一般将其统称为流离失所者或广义上的难民。只有在类别统计中,才严格使用狭义上难民的概念,即获得难民资格并被认定为难民的人。可以说,全球流离失所者与广义上的难民一般是当作同一个概念使用的。

“为解决全球难民问题,国际社会进行了许多努力。”宋全成介绍,2018年联合国《难民问题全球契约》的签署,“体现了整个国际社会加强合作与团结的意愿和决心”。

多年来,中国通过双边、多边协议以及国际组织向难民输出国提供了数亿美元的粮食、资金和技术援助。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林剑表示,作为联合国《关于难民地位的公约》及其议定书缔约国,中方一直以来秉持人道主义精神,认真履行国际义务,积极参与难民领域国际合作。同时,我们在地区热点问题上致力于劝和促谈、推动政治解决,并通过双多边渠道为有关国家应对难民危机提供援助。需要看到的是,难民问题是全球性问题,需要国际社会共同应对,只要一些国家还在抱持霸权思想、对外武装干涉、借战争渔利,难民问题就得不到真正解决。中方愿同国际社会共同努力,坚定支持多边主义,为完善全球难民保护体系、推动解决难民问题贡献力量。

根源在于地区不稳定、发展不平衡

6月底,联合国难民署驻华代表卢沛赫正式退休,结束其在联合国难民署持续30年的工作。 1994年,卢沛赫获得在联合国难民署工作的机会时,全球流离失所人数约为2600万。“新的冲突、新的紧急情况、新的危机规模和新的复杂性,让我们的工作变得极其困难。”卢沛赫认为,过去30年间,全球流离失所人口的增长非常令人担忧。部分原因是很多人无视战争的基本规则,平民、民用基础设施成为攻击目标,其直接影响就是伤亡人数和流离失所人数大幅增加。

林剑说,难民问题产生的根源在于地区不稳定、发展不平衡。从阿富汗到叙利亚,各种名目的战争制造的难民危机还未得到解决,本轮加沙冲突酿成的人道惨剧更触目惊心。持续8个多月的加沙冲突已造成3.7万多名平民丧生,8.5万多人受伤,近200万人流离失所。实现停火、拯救生命是国际社会的强烈呼声和当前最紧迫的要求。

宋全成说,一些国家抱持霸权思维,进行对外军事干预和利用战争谋取私利,也是全球难民问题无法从根本上得到解决的原因之一。

《2024年全球趋势报告》称,全球流离失所人数已连续12年增长,导致最新统计数字创历史新高的一个重要因素是苏丹的持续冲突。自2023年4月以来,苏丹新增境内流离失所者710多万人,另有190万人在境外。截至2023年底,共有1080万苏丹人背井离乡。多个联合国机构近日警告称,苏丹面临着世界最大的难民危机。

需要全球团结和国际合作

当地时间6月26日,联合国负责人道主义事务的副秘书长、紧急救援协调员马丁·格里菲思表示,他担心加沙地带的冲突可能会扩大到约旦河西岸乃至整个中东地区。尽管国际援助机构已经为这种可能性做好了充分准备,但真正重要的是阻止这场冲突进一步蔓延与升级。

“全球被迫流离失所者激增对地区安全和全球治理造成了非常消极的影响。”宋全成表示,首先,对全球经济复苏造成负面影响;其次,全球难民治理困境雪上加霜;此外,对接纳难民的大多数发展中国家造成了沉重的社会负担、经济负担和非传统国家安全负担。

今年世界难民日的主题是团结。古特雷斯说,解决难民问题需要全球团结。难民需要重建有尊严的生活。如果有机会,难民能够为收容他们的社区作出贡献,但他们需要获得平等的机会以及工作、住房和医疗保健等。年轻难民需要优质教育来实现他们的梦想。难民接收国特别是一些中低收入国家需要支持和资源,引导难民充分融入其社会和经济中。古特雷斯还呼吁国际社会发挥集体责任,向难民提供援助并最终解决冲突,帮助难民重返家园。

卢沛赫说,要缓解当前的全球人道主义危机,最重要的是持久的和平。“我们不仅要提供更多的可行解决方案,让被迫流离失所者可以重返家园,还要避免更多的冲突。只有更多的公正和持久的和平才能逆转被迫流离失所者增加这一趋势。”

“《难民问题全球契约》并不具有法律约束力,解决日益严峻的难民问题任重而道远。”宋全成说,要彻底解决全球被迫流离失所者问题,需要难民产生国、难民过境国和难民接收国以及国际社会的共同努力。首先要消除难民产生的国际根源。其次,发达国家需要提供更多资金、技术和国际合作,切实帮助和支持难民产生国的经济与社会发展。最后,国际社会需采取切实措施,推动解决难民问题标本兼治,密切国际合作,探索完善全球难民治理的路径。(本报记者 贾平凡)

《人民日报海外版》(2024年07月02日 第10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