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北京7月3日电(记者乔雪峰)6月27日傍晚,位于青岛西海岸新区中心的世界博览城上空,伴随着一阵轰鸣声,一架载人飞行汽车与“飞碟”先后升空,夕阳映照之下,瞬时成为现场瞩目的焦点。

一边是道路上穿梭于海滨晚霞中的车流,一边是悬浮在半空中的飞行器,两者同框,宛如科幻电影中的画面颇具未来感。

2024年,“低空经济”从小众赛道到各地角逐的新风口,仅用了几个月时间。从2023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低空经济正式确定为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到今年全国两会上,低空经济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并纳入新质生产力范畴,热度持续提升。

“今年世界交通运输大会的主题是‘变革中的新交通’,其中一个重要变量就是与飞行汽车、低空经济发展有关的新交通样式的发展。”近日,中国公路学会理事长、交通运输部原副部长、世界交通运输大会执委会主席翁孟勇在第八届(2024)世界交通运输大会飞行汽车与低空经济发展论坛上表示,只有为飞行汽车、低空经济等相关技术发展、落地以及商业模式的推广找到接入点,真正趟出一条路来,才能为中国新交通的变革注入强大的生命力。

“发展低空经济的关键是要找准应用场景,快递物流领域应用体量巨大,更具现实意义。”国家邮政局政策法规司原一级巡视员、副司长靳兵在论坛上表示,邮政快递行业无人机的长期研发试点示范形成了新质生产力,需要加快应用,并在应用中发展壮大,这也成为低空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

靳兵进一步解释称,不论从行业发展的角度,还是从我国经济发展阶段、国外发达国家低空经济发展成功经验的角度看,中央提出的低空经济发展的战略都很接地气,前景广阔。“因此,我们应该坚定信心,既要因地制宜,高屋建瓴统筹谋划,又要拥抱现实,从民生入手,积极作为。”

清华大学车辆与运载学院教授张扬军表示,飞行汽车是发展低空经济的主要载体,通过电动化、智能化、创新性技术开启低空智能新时代,将低空的自然资源变为经济资源,成为低空经济发展的新热点和战略方向。

大会上还举行了由南湖交科院发起成立的“路空一体交通廊道协同创新中心”的合作签约仪式,该创新中心的成立,标志着南湖交科院在路空协同、低空交通领域的合作迈向新的阶段。

“低空经济主要指的是一种新的交通范式的变化,之所以被称为‘低空经济’,是由于它的第二个职能,即带来经济形态的转型升级,利用低空赋能传统产业。”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空管专家咨询委员主任委员、空中交通管理系统全国重点实验室主任陈志杰认为,当前低空经济发展在技术、管理模式和产业转型上仍面临着三大挑战。技术上,主要涉及低空数字化管理技术、低空智能网联技术、低空智能运行管理技术和低空运行安全保障技术四个关键点的挑战与突破;管理模式上,主要包含管理体系、空域管理、运行管理和安全管理四个方面重点;产业转型上,关键点在于如何催生新的产业模式和赋能传统产业,这就需要挖掘政府管理与服务需求、企业和市场发展需求,社会公众个人消费需求,并将三者结合起来,使得低空产品与更多领域深度融合,并向大众化发展。

在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低空安全研究中心主任孙永生看来,低空经济的良性发展,关键在于打造由安全管理体系、政策制度体系和技术保障体系构成的“安全底座”。

“‘路空一体’涵盖地面智能交通和低空智能交通,是飞行汽车与低空经济的核心纽带,是落实交通强国、科技强国、低空经济等战略的战术实施路径。”南湖交科院副院长薛傅龙表示,推动飞行汽车上天,不仅是技术的飞跃,更是对现有交通模式的颠覆与重构;助力低空经济落地,既需要政策的扶持与引导,更需要社会各界的携手合作。

据工信部赛迪研究院测算,到2030年,低空经济规模有望突破2万亿元。在全国各地纷纷竞逐“天空之城”,飞行汽车相关产业链迎来“投资热”的当下,低空经济发展若要实现行稳致远,仍需把握好产业有序发展尺度,稳妥有序布局,发展与安全并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