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林铁路上疾驰的复兴号列车。通讯员 马生明 摄

列车乘务员积极服务重点旅客。记者 王莉 摄

列车乘务员与乘客热情互动。记者 王莉 摄

2021年6月25日,对于西藏人民来说,这是一个值得永远铭记的日子。拉林铁路通车,高原复兴号动车组驶上了雪域高原,结束了藏东南地区不通铁路的历史,方便了民众出行,带动了就业创业,加强了民族团结,成为雪域高原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三年来,无数人的生活和这条铁路产生交集,紧密相连,他们与这条铁路的一个个鲜活故事绘就了一幅美丽新西藏蓝图。

紧挨着火车站的桑东村

桑东村是加查县离火车站最近的村子,步行大概五分钟路程。全村二十几户103人,23岁的索朗卓嘎从小生活在这里。去年她从云南大学毕业后,备考失利。今年她报考了拉萨市的一个培训机构,争取趁年轻再努力一把,实现自己“三尺讲台”的梦想。因此,往返拉萨与加查两地之间的动车上,总能看到她的身影。

“我出门只选择坐火车,既方便又安全”。曾在山南市乃东区上高中的卓嘎,经历过从加查到山南市区最长24小时堵车,体会过又冷又饿又害怕的旅途。“那时候,正常情况不堵车的话,四五个小时能到达,如果运气不好,遇到突发情况,就不好说了。”“我因为开学迟到还被老师训斥过,质问我为什么不早点出发。”回想当时的出门难、交通难,卓嘎仍心有余悸。

2021年暑假,拉林铁路刚刚通车不久,还是大二学生的卓嘎放假回家,从拉萨坐动车直接在家门口下车,用时不到两小时,车费63元。这令卓嘎欣喜不已,过去从加查出发去一趟拉萨,需要先到山南然后再绕道去拉萨,大概要耗费七八个小时,仅加查到山南的车费就是100元。

“开什么车呀,火车最方便。”说起乡亲们如何看待火车,卓嘎有模有样学起了大家经常挂在嘴边的话。

卓嘎这几年放假回家,和同学坐着动车去了日喀则、林芝、朗县等地游玩;村里的乡亲们坐着动车去拉萨走亲访友;每年藏历新年,加查当地的老乡坐着动车去拉萨或者山南购买年货;卓嘎在家务农的父母从加查分别坐过动车、普速列车去林芝,体验不同的乘车感受。

今年,卓嘎在拉萨就读大二的妹妹,只要遇到过节放假,就坐动车回家了。据卓嘎说,妹妹喜欢坐在动车上拍沿途的风景,上传的跟火车有关的视频,在抖音平台还获赞不少呢。

乘火车公益研学的师生们

6月21日,来自拉萨市的160多名中学生所乘坐的Z21次列车平安抵达拉萨站,结束了为期六天的公益研学之旅。18岁的白玛桑布就是其中一员,今年即将步入高三的他,已经对明年高考填报志愿有了清晰的规划。

和白玛桑布一样有过研学经历的还有他的同学丹努。丹努是首批“乘复兴号感党恩”公益研学的同学。至今回想起人生第一次乘坐动车的经历,17岁的丹努难掩激动的心情。他时常会与家人和同学分享当时手机拍下的照片。问起他心仪的大学,他坚定地说:“西藏大学”,接着补充道,“我的家乡发展越来越好,也越来越现代化,令人激动。在家门口就能乘坐火车,离不开强大的祖国。我要好好学习,希望将来能在家乡就业。”

“我们计划今年在区内组织3批次学生继续开展‘乘复兴号感党恩’公益研学之旅。”拉林铁路通车以来,拉萨市教育局已开展5场次研学之旅,惠及学生千余名。

火车承载着希望和梦想。“我们一方面向学生普及铁路知识,另一方面通过交通变化感知西藏和国家的发展变化,让感恩共产党、报效祖国的种子在学生心中生根发芽。”研学带队老师罗追曲平说。

39岁的罗追曲平与铁路的缘分早在18年前青藏铁路开通时就结下了。当时还在石家庄上大学的他,乘坐了第一趟进藏列车。十几年后,他又带着自己的学生乘坐火车去不同地方。火车成为孩子们走出大山的重要交通工具。

“同学们,我们高原复兴号的玻璃是防紫外线的,车内有两套供氧设备,这是弥散式供氧口,这是紧急供氧口……” 列车长刘文静对于这段写在记录本上的文字早已熟记于心,每回她值乘如遇学生,都会向他们介绍车内设施设备,并与之互动。

把真情服务留给旅客的铁路职工

35岁的列车长刘文静曾在青藏铁路工作过数年,有着丰富的乘务工作经验。为了和常年两地分居的爱人团聚,2021年10月转入拉林铁路工作。

近三年的时间里,刘文静带领班组乘务员把提升旅客乘车体验作为工作的着力点,利用大区间对车内卫生死角部位进行清理,日常加强乘务员形体、服务用语的培训。班组在全面摘下口罩后,把微笑服务贯穿始终,注重细节、主动服务,用真心真情润泽了乘客心田。“高原的阳光强烈,如果我们捕捉到过道处的旅客微眯双眼或用手遮挡眼睛等细微表情、动作时,就会主动征求靠窗旅客意见,放下遮光板,并微笑示意感谢。又比如,车厢遇到调皮吵闹的小朋友或是大声交谈的旅客,我们看到其他旅客紧蹙眉头,就会主动询问该旅客是否需要调换座位,或提供一次性耳塞等服务。”刘文静介绍。

“我们在确保列车安全的条件下,不断提升服务质量,为旅客解决实际困难,让旅客在出行中感受到我们的专业和可靠。”

提到拉林铁路开通运营以来有什么变化,刘文静作为见证者,她说,开通初期,部分出行的少数民族旅客从最开始上车找不到车厢、座位,不知所措,到现在上车淡定从容,轻车熟路,而且少数民族中农牧民旅客用汉语交流的越来越多了,而汉族乘务员对藏语也越来越熟悉,偶尔经过聊天的旅客身边,大概知道他们在谈论什么。

刘文静能用满腔真诚和热情服务车上的每名旅客,也源于她的家庭。她的公公退休前在林芝市米林市(原米林县)工作,当时,从拉萨开车回林芝单程需要7小时,一路上要随时应对碎石、暗冰等复杂路况。如今好了,拉萨至林芝单程只需要3个多小时就能够安全正点到达。刘文静的公公退休后离开西藏,没有亲身体验复兴号也成为了他的遗憾。刘文静说,公公把一生都奉献给了高原,她没有理由不干好自己的工作,力争要用最好的服务来弥补家人的遗憾。

生活越来越好的乡亲们

6月的西藏天高云淡、绿树成荫,湛蓝的天空如清洗过一般干净通透。23日一大早,带着2斤干虫草的加查县嘎吉村村民边巴次仁赶往火车站,打算去山南市区走一走、看一看。

山南市加查县是有名的虫草大县,不仅产量高,品质也优。据加查县政府工作人员介绍,全县虫草产量占西藏总产量的10%,占山南地区的70%。

每年4月20日至6月20日是采挖虫草季,采挖虫草是一项辛苦活,农牧民要在山上吃住两个月。拉林铁路通车前,虫草销售主要靠商贩上门收购,路径单一、价格偏低。拉林铁路通车后,很多散户、游客直接去当地购买,或者老乡们直接坐着动车去拉萨、山南等地销售。在虫草资源助力下,加查县的人均收入一直位居全市前列,是有名的富裕县。

“价格能够卖得高高的,我们在山上挖虫草吃的苦、受的罪就不算啥了。”边巴次仁用不太流利的汉语介绍,2023年他家靠虫草收入达到15万元,创下了历年最高纪录。

“通了火车,我的生意更好做了,和铁路通车前相比,年销售额增加了20%左右。这几年,我有不少甘肃老乡也来加查做起了小生意。现在街道上的商铺比以前明显多了不少。”在加查县做了二十年虫草生意的马哈比布说。加查县除了出产虫草,还盛产樱桃、蓝莓、千年核桃、黄香蕉苹果等农产品,以及石锅、木勺等手工产品,随着发展加快,正逐渐被大众所熟知。

6月25日,既是拉林铁路通车三周年,也是35岁运输老板平措注册的运输公司三周年。几年前,平措还是靠给别人打工养活一家四口的务工者,如今已是有着6台车、5名员工的公司老板。

只有小学文化的平措,长期在拉萨郊区开渣土车,哪里有活就去哪,东奔西跑且收入不固定。而脑子灵活的他,早在几年前,得知家乡要通铁路后,便开始谋划未来了。

平措所在的布久乡朵村离林芝火车站不足四公里,站在村子就能看到铁路。平措的运输公司主要负责把到达林芝货站的货物往市区运送,一辆车一天最多可以往返三趟运送90吨货物。每个月抛去工人工资等开销,净赚八九万元。

近两年,随着林芝站货场货品种类的增加,平措运送的货品也越来越丰富。“拉林铁路开通初期,运输的货物品类主要是啤酒、饮料等,后来逐步扩大到大米、面粉、瓷砖、钢材、水泥熟料等。”林芝站货场负责人次仁忘秋介绍说。

三年来,拉林铁路这条“钢铁巨龙”穿山跨江,在推进雪域高原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进程中,书写了一个又一个充满民生温度的发展故事。据了解,拉林铁路已累计运送旅客 303.7万人次、货物 78.3万吨,为富民兴藏提供了有力支撑和保障。

发生在拉林铁路线的既有温度又有厚度的民生故事仍在不断被续写着。(记者 王莉 通讯员 袁昌玲)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