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7月9日),国家重大水利工程——黄河古贤水利枢纽工程正式进入建设阶段。这项工程是继2001年小浪底水利枢纽建成以来,黄河干流上又一项重大骨干水利枢纽工程。

古贤水利枢纽工程位于黄河中游河段,两岸分别为山西省吉县和陕西省宜川县。随着古贤水利枢纽工程导流洞支洞掘进施工,标志着这座战略位置突出、水沙调控和水资源调蓄能力强大、防洪减淤及生态效益显著的黄河干流关键控制性工程正式进入建设阶段。

黄河古贤水利枢纽有限公司高级工程师丁大发:黄河古贤工程是黄河水沙调控体系的核心工程和国家水网的重要节点工程,是关乎黄河中下游地区长治久安的战略工程,在黄河水沙调控体系中具有承上启下、难以替代的重要地位。

古贤工程建成以后,将与小浪底等水库联合调度运用,可有效解决小浪底水库调水调沙后续动力不足问题,确保黄河下游河道河床不抬高,对增强水资源调配水平、改善山西、陕西两岸灌区供水条件、提供水电清洁能源等方面也具有重要作用。

调节黄河水沙关系
改善生态环境

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先后在黄河上建设水利枢纽工程30多个,其中像小浪底、刘家峡、龙羊峡这样的大型水利枢纽就有五个。那么为什么还要在黄河中游建设一座规模巨大的水利工程呢?

古贤水利枢纽工程位于黄河中游山西陕西大峡谷的中段。工程选址既要符合大型水利枢纽建造条件,也要有利于利用峡谷纵深优势可以大量蓄水。

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规划计划局二级巡视员贾新平:黄河是世界上泥沙含量最高的河流。水少沙多,水沙关系不协调是黄河复杂难治的症结所在。在小浪底水利枢纽拦沙库容耗尽后,下游河床又将重新淤积抬升。

黄河每年携带大量泥沙入海,流到下游黄淮海平原地区,经过千百年的淤积形成地上悬河。

2001年,黄河中游河南洛阳市孟津河段建成了小浪底水利枢纽。工程目的就是有效控制黄河供水,通过调水调沙措施,减缓下游河道的淤积。经过多年实践检验和论证,有必要在小浪底上游再建一座大型水利枢纽来进一步调节黄河水沙关系。

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规划计划局二级巡视员贾新平:古贤工程建成后,可控制黄河70%的水量、60%的沙量和80%的粗沙量。能够延缓小浪底水库淤积速度,减少黄河下游泥沙淤积,实现“1+1>2”的效果,并可长期保持4000立方米每秒的河道过流能力。

同时,黄河古贤水利枢纽蓄水后将在中游形成200千米长的绿水青山带及220平方千米的宏阔水面,将极大改善吕梁山区和黄土高原区的生态环境。工程平均每年可生产60多亿千瓦时的清洁能源,将为当地优化能源结构、建设清洁能源基地提供有力支撑。

破解在脆弱河床上浇筑重力坝关键技术

黄河古贤水利枢纽工程的大坝是目前国内最高的碾压混凝土重力坝。由于工程所处的黄土高原地质条件复杂,设计和施工都面临着诸多难题。

黄河勘测规划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总经理谢遵党:黄河古贤水利枢纽坐落在水沙条件非常复杂的黄河北干流河段,具有非常复杂的多重开发目标和约束条件。其中古贤工程坝址地基松软,粉砂岩、长石砂岩和黏土岩等软硬岩交互分布。

古贤水利枢纽设计为混凝土浇筑的重力坝,相当于在“千层饼”一样的脆弱河床上,用大量的混凝土浇筑出一座巨大的人工建筑,来保持坝体自身稳定。水利部组织设计科研单位进行多年研究论证,成功破解了一系列关键技术。

由于古贤工程坝区附近缺乏施工所必需的大量砂石骨料,最终在距离坝址约65公里的山西省河津市找到了料源。

黄河古贤水利枢纽有限公司总工程师 刘庆亮:我们要开凿一条64.75公里长的隧洞。在这个洞里布设一条世界最长、国内规模最大的皮带机运输系统。同时,我们还在洞里采用了机器人巡检、远程视频监控、传感器实时监测等一系列技术创新措施,确保这条骨料供给线的高效快捷、安全可靠运行。(总台央视记者 梁丽娟 周伟 李琳 檀寅莲 裴大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