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餐饮业的大事:餐厅的租金该怎么付?

0

荷兰的法庭正在上演一场激烈的租赁战,重点是谁应该承担为期数月的餐饮场所关闭的负担。一方面,由于疫情危机,餐馆老板和酒吧老板的律师要求打折;另一方面,业主的律师坚守自己的立场,让租金维持一定的标准。

 

 

上月已经在全国范围内打起了多宗官司,诉诸即席诉讼这样的紧急程序,但到目前为止,法官也尚未有统一的标准,如何裁决似乎还不清楚。

 

各地法院裁决的不统一

- 推广 -

 

在兹沃勒,法官裁定一家酒吧应该如常支付租金。

在阿姆斯特丹,红灯区Wallen的一家牛排餐馆可以将租金减少25%,直到10月。

在一家法院安排下,百威英博啤酒集团(AB InBe)在荷兰阿森(Assen)的酒吧,减租三分之一;该啤酒厂在芬洛(Venlo)的一家酒吧餐厅也享受同等待遇。

由于荷兰政府于3月15日关闭了所有的餐饮业,因此餐饮业的营业额在许多情况下完全丧失了。业主说,餐饮经营者要承担创业的风险,而且应有财务的缓冲;而租客说,不,房东出租不可用的财产,正如屋顶漏水不是房客的过错一样,新冠病毒也是如此,因此,坚持风险至少应与业主分担。

百威英博的发言人说:“我们在荷兰租用了700处房产,然后将其出租给餐饮业经营者。我们向所有业主提出的建议是,由三方分别承担三分之一的费用。因此,我们则相当于向业主支付了三分之二的租金(百威英博业主各自承担三分之一),而租客则只需要向我们支付物业租金的三分之一。大多数业主都同意该建议,但是也有些不同意。”

法院文件显示,业主有各种理由不同意租客的提议。在阿姆斯特丹,业主的租金收入是除老人金AOW福利外的唯一收入。在阿森(Assen)的AB InBev案中,业主感到恼火,因为酿酒厂未经协商就将4月份的租金推迟支付。

 

 

预计会有更多个案

 

荷兰格罗宁根大学(Rijksuniversiteit Groningen)的律师兼租赁法特别教授范洛赫姆(Justine van Lochem)表示:“此外,许多业主仍然要承受大多数痛苦,由于疫情危机,他们的物业可能很快就租不出去。”因此,范洛赫姆预计,在不久的将来会有更多的类似案件, “这在荷兰各地都有发生。”

就目前而言,法官倾向于站在可能被迫关闭企业的租客一边,而不是站在业主一边。范洛赫姆说:“这将使租客减少租金的要求更加强硬。我可以想象,除了餐饮业之外,商店也会发现,开店可以不再支付原来的租金来招揽生意。”

但是,已经进行的即席诉讼的简易程序,也不能为以后的案件提供任何保证。范洛赫姆说:“用简易程序审理的法官不必互相仿效。”因此,必须采取更长的司法程序,才能明确回答谁应承担疫情危机最重的负担这一问题。首先进行法律程序,然后对结果进行上诉,最后甚至打到最高行政法院。级别越高,法官考虑的因素就越多,裁决更有普遍性。总的来说,可能需要三年的时间才能真正弄清这一点。”

 

注意新租约中的字眼

 

并非所有餐饮旅业经营者在法庭上都有很好的机会。

当然,在较新的租赁合同中,经常有这样一种说法,即“缺陷”(gebrek)并不是减少租金的理由。范洛赫姆说:“在这种情况下,业主仍然可以说新冠病毒疫情减租的理由不充分。”

只有在合同中明确说明疫情大流行的后果导致租金折扣时,租客才能减免租金。范·洛赫姆说:“我已经看到越来越多正在签订的合同,文字记录了在大流行和新的封锁情况下租金的变化。”(资料来源:NOS)

 

- 推广 -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