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短平快(11月起荷兰规定戴口罩等)——10月16日

0

从11月开始,在公共场所室内规定必须戴口罩。荷兰卫生部长德·容格今天下午说,该计划将被纳入第一议院将于10月26日讨论的紧急疫情法中。

 


荷兰医疗保险公司Zilveren Kruis对1500名荷兰人的研究表明,自疫情危机以来,三分之一的荷兰人更加有意识地关心自己的健康状况;40%的人还表示,他们更清楚地了解了自己的身体健康情况。

疫情大流行对我们的健康有重大影响。如,有36%的荷兰人表示,由于新冠病毒,他们会感到更加疲倦和情绪低落;在18至24岁的人群中,这一比例甚至达到了57%。

- 推广 -

 


荷兰第二议院说,在明年3月举行的国会选举中,选举人不应受到疫情措施的阻碍或限制,例如,即使选民未完全通过“健康检查”,也不应拒绝他们进入投票站。

荷兰内政部长奥尔隆格伦(Ollongren)提出了一项法案,规定了疫情时期的临时选举规则。规定称,如果选民不遵守健康检查的要求,则不允许进入投票站;人们在进入投票站之前,应该回答一些问题。

但是,执政联盟伙伴基督徒党CU认为,这样的禁令对投票权的限制太大了,因此,提出了修正案。

第二议院绝大多数议员对修正案表示支持。

奥尔隆仁格伦说,她接受修正案,因为阐明了选民的责任,包括在疫情中必须对自己和他人负责。


在荷兰,在10月5日至11日的一周内,估计有2950人死亡。据荷兰中央统计局CBS报道,死亡数字比这一时期的预期高出约150人。

据该机构称,高死亡数字与荷兰出现第二波疫情相符合。


荷兰年轻人受到疫情危机的沉重打击,例如,因为他们找不到实习或工作。荷兰工会CNV 青年部新主席贾斯汀·菲茨玛(Justine Feitsma)担心,如果对此不做工作,他们将成为“失去的一代”。在未来的几年中,她希望为这一“新冠一代”加油。

根据菲茨玛的说法,公司中的年轻人通常首先被辞退,因为他们一般具有非固定合同。对于许多年轻人来说,拥有房屋似乎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遥远。

这位28岁的工运女性强调说,学生贷款制度也使这些20来岁的年轻人背负了沉重的债务。“尤其是现在,由于餐饮和活动组织行业领域的萎靡,他们经常失去兼职工作。”

她说,本周宣布的新疫情措施并未使情况有所改善, “任何在劳动力市场上遇到挫折的人,都像上世纪三十四十年代的劳工一样遭受痛苦。”

 


根据梵蒂冈内部严格的规定,必须保护83岁的教宗方济各免受病毒的感染。考虑到教宗的年龄和健康状况不佳,病毒可能会对他有致命的作用。

上周,负责梵蒂冈保安的瑞士卫队的4名成员中发现感染了病毒。据报纸《 Corriere della Sera》报道,现已上升到11人。

一名受感染的警卫在年老的教宗的公寓里守望。梵蒂冈称,这位年轻人只有轻微的症状,但已经被隔离。

为了降低风险,现在要求教宗卫队的所有成员都必须在军营内戴上口罩。

 


苏里南土地与森林管理部部长戴安娜·波基(Diana Pokie)上周末在病毒检测中呈阳性,随后在她旁边的两位部长也被证实为阳性。苏里南新闻社CDS周四晚间报道,苏里南政府的其他11名部长尚未受到感染。

两位受感染的部长是自然资源部的阿比亚莫佛(David Abiamofo),和劳工就业与青年事务部的库尔迪辛格(Reshma Kuldipsingh)。

 


德国明斯特大学诊所的协调中心报告说,德国医院可以在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的医院重症监护室安排为71名荷兰新冠患者提供护理,未来数天可能会增加可用的病床。

在第二波疫情中,第一位荷兰患者将于今天或明天转移到德国,荷兰国家患者分配协调中心的库珀斯说, “我们已经要求德国同事开始接受第一批患者。”

根据库珀斯的说法,每天最多可以有10名患者转移到德国,这是依靠配有重症监护设备的特殊救护车和直升机中完成的。

 


 

欧洲领导人都有这样的意愿,看看是否有可能实行统一对检测结果的认可和规范隔离政策。

荷兰首相吕特认为,欧盟27个国家之间应该加强协调, “在荷兰,我们拥有高质量的PCR测试,但并非所有国家都拥有。”

在不久的将来,专家们将研究如何更好地协调检测,因此从现在开始,在布拉格进行的检测在荷兰也将有效。

吕特还希望就隔离问题达成协议, “现在,您必须在一个国家隔离14天,在另一个国家隔离10天,在其他国家隔离7天。这必须统一。”

但据荷兰首相称,这也不是政治决定,由政治领导人说了算,要让欧盟各国的疫情智库达成共识。


在过去的24小时内,俄罗斯已报告了超过15000例新感染,其中有5000多例发生在首都莫斯科。

现在,共有超过130万人被感染。

该国在全球排名第四,仅次于巴西(510万)、印度(740万)和美国(790万)。

在过去的24小时内,俄罗斯新冠病毒的死亡人数新增232人,目前已报告死亡23723人。

 


迄今为止,德国是在过去24小时内登记的感染数量最多的第二天,联邦德国一天24小时内又发现了7334例感染。

与周四报告的6638例新感染相比,增幅颇大。自周五RKI公布后,德国已确认的感染总数为348557例。

在过去24小时内有24名新冠患者死亡,官方死亡人数为9734人。

德国《世界报》先前根据其自身的调查进行了报道,过去7天的感染数量比前一周增加了69%。该报称,德国的新冠感染数量14天内翻了一番。

 


从比利时健康机构Sciensano的临时数据中看出,比利时医院目前有1949名新冠患者,其中327名处于重症监护中;昨天,医院里有1777名患者。

在10月6日至12日之间,比利时平均每天确诊5976例新感染;与前7天相比,增加了96%。

自大流行开始以来,比利时已有191959人被感染。目前,检测后呈阳性的比例,已上升至12.7%。

迄今为止,比利时共有10327人死于新冠肺炎。

- 推广 -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