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打了20多年的官司,比利时邪教头子被判刑,荷兰也有?

0

今天,荷兰媒体NOS报道了一则比利时以藏传佛教为幌子进行邪教活动的案件,这宗官司打了20多年,最终比利时法庭日前作出了裁决。

这名邪教领袖让年幼的孩子与父母分离,强迫人们为他工作,并以藏传佛教为幌子,虐待儿童。经过20多年的法律诉讼,比利时邪教领袖罗伯特·斯帕兹(Robert Spatz)在列日(Liege)的上诉程序中被判处5年徒刑,并必须向受害者支付赔偿金。

在比利时的葡萄牙人里卡多·门德斯(RicardoMendes)现年40岁,他称这是一项“法律的胜利”。他出生在Ogyen KunzangChöling(OKC)教派,并与另外20名“教派的孩子”一起进入法律诉讼,坚持不懈。 “我们是反对强大巨人的小战士,他现在是被定罪的罪犯和恋童癖者。” 他说。

- 推广 -

 

 

斯帕兹于1972年成立了OKC,并在比利时、法国、西班牙和葡萄牙设有中心。在布鲁塞尔,他有商店和饭店,信徒在那儿工作时得不到适当的报酬。

门德斯估计这些年来这个教派有200至300名成员,目前剩下数十名追随者。这位邪教头目居住在西班牙,刚刚过去的周三他没有出席裁决。自从1997年以来,他没有参加过任何法庭聆讯,也不想回答任何问题。

不过,被告的代表律师说:“不予评论,” 斯帕兹仍然可以上诉,但他尚未决定。律师说:“这将在未来几天发生。”

法官在判决中考虑了“事实的特殊性和多重性”。法官认为,儿童的身心健康的确已受到威胁,追随者也遭到系统性的剥削。但是,这是多年以前犯下的犯罪事实,而自称为“昆藏喇嘛”(Lama Kunzang)的斯巴兹的年龄也很重要,他已经76岁了。

 

 

门德斯的母亲于1985年前往斯帕兹的一家商店,而在门德斯5岁的时候,母亲必须离开他,把他送到法国南部的“太阳城堡”(Château de Soleils)。

门德斯说:“乌托邦成了一场噩梦。在我13岁之前,我一年只能两次见到我的母亲。父亲不在,我们从小就相信斯帕兹是我们的父亲。”

孩子们每天两次去寺庙中两个小时,学习瑜伽、空手道,并从信徒那里接受学校的课程。门德斯的臀部、背部和肩膀上都有被木棍击打的痕迹。 “但这并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整个宗教背景。我们必须学会接受苦难,这是我们形成因果的业力(karma)。但是,佛教被完全滥用了。”

他23岁那年去了布鲁塞尔,在OKC的一家餐厅工作。他说,在那里与其他国家相比,将会员与外界隔离更加困难。 “尽管我仍然有局限性,但我变得更加自由,并且第一次成为了自己。”这标志着他在邪教中的日子结束了。

 

 

现年51岁的克劳迪娅(Claudia)是遭到性虐待的儿童之一。她说,那是从14岁在法国开始的。 “他(斯巴兹)说有神奇的能量在我的身体中移动,他将毕生帮助我减轻。后来,我有一次说下辈子才减轻吧,他感到非常生气。”

两年半后,克劳迪娅(Claudia)设法与她的兄弟一起离开了该教派,来到美国找到他们的父亲。她没有告诉母亲有关受到虐待的事, “她相信他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这简直太荒谬的。”

尽管法官认为当时未成年的克劳迪娅(Claudia)称受到了性虐待,但指控太过陈旧,无法惩罚斯帕兹(Spatz)。

克劳迪娅对判决有不同的看法。她在美国说:“我很高兴他被判有罪。现在,关于他是什么人,以及他如何对待其他人的真相是毫无疑问的。但我希望他能受到长期监禁,真正受到惩罚,或者被剥夺他的经济保障。如果他再也不做违法的事情了,那么他的余生可能安静一些。”

 

 

OKC( Ogyen KunzangChöling)不是唯一记录追随者受到(性)虐待的藏传佛教组织。香巴拉(Shambhala)和里格帕(Rigpa)都是这样的例子,而且都活跃在荷兰。

2018年,几位受害者在荷兰鹿特丹与西藏达赖喇嘛首次就各种佛教徒的虐待问题进行了交谈,门德斯就是其中之一。 “通过将达赖的名字和声誉附加到OKC上面,达赖喇嘛使OKC合法化了。他得到了这些教派的金钱,所以很难做到客观公正和批判。”两年多过去了,这次会面的收效甚微。达赖当时曾表示,他将在一次与佛教徒的大型会议上讨论虐待问题。”(资料和照片来源:NOS)

 

 

- 推广 -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