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思考党的“幽灵省议员”敛财有方,挂个头衔就花公款请客吃喝

0

北荷兰省一名思考党(Denk)的省议员范登克(Gideon Everduim van Denk)被称为“幽灵省议员”(spookstatenlid)。尽管他几乎结构性地缺席省议会的辩论,但还是慷慨地报销各种费用,一年时间里,他花了将近12000欧元,包括在邀请50人参加一个苏里南自助晚餐上,赠送小礼品。根据该省提供的资料,在兰德尔(Landal)过夜的数百欧元,也由其政党议会党团使用的资金支付。

早些时候,《电讯报》的询问显示,同时也是一位说唱歌手的范登克,几乎没有出席过省议会的会议。长期以来,同党的同志也无法联系上他。

资料显示,在20多次省政府的全员会议上,范登克缺席了不少于16次。在16次省议会的会议中,他完完整整出席的只有7次,有两次出席了会议的一部分。

- 推广 -

他从未参加过空间规划、住房和气候委员会的会议,也总是放弃了关于交通和可达性的会议,在其他会议上也经常不见人影。

北荷兰省省长亚瑟·范·迪克(Arthur van Dijk)曾经和他谈过话,其他省议员也对他每月仍然可以得到超过1200欧元的补贴不满。他几乎总是缺席,也没有指定他人代替他出席,只是聘用了一名思考党议会党团的工作人员。

 

借记卡

 

根据省议会书记处收集到的文件,在一年中(从2019年3月15日到2020年3月14日),现在已辞职的这位省议员大量地使用了一个基金会的借记卡,因为所有省政府对政党议会党团的津贴都是转入基金会借记卡的。

借记卡的账目显示,使用者经常到宜家购物,光顾Jamin糖果商店和麦当劳。此外,在Landal还预订了三晚的住宿,价格将近700欧元。账单上还记录了可供50人享用的苏里南自助餐,合共1025欧元。

目前,尚不清楚2020年3月之后是否有任何支出,要等到今年下半年才清楚。

思考党只有一个省议会议席,因此,实际上掌握资源的就是一人。

 

已于去年底辞职

 

范登克于2020年11月报告生病。自12月14日以来,苏莱曼·科云库(SüleymanKoyuncu)一直是思考党Denk在北荷兰省议会中的代表。

根据该省执行委员会的报告,范登克表示由于“时间紧缺”而辞职。他指出,每个星期一在哈勒姆举行的省议会会议,对他来说很不方便,因为他从事教育工作。但是,这个时候范登克当省议员已经有一年半了。

他的继任者苏莱曼·科云库(SüleymanKoyuncu)说,他离开后,转账非常困难:“转账进展不顺利。我一直在与书记处联系,书记处建议我成立一个新的基金会,现在已经成立了,一切行政手续已经办妥。本来应该拿银行卡的,但是我还没有收到。”目的是将该党新的预算,由省政府转入以科云库Koyuncu名义设立的新的基金会帐户。

范登克在“ 黑命贵”事件中冒出,他在示威活动中发表讲话,参加媒体的脱口秀节目以谈论种族主义,并受到首相吕特的邀请,于6月底在首相府接待了他。

这位现在已经辞职的省议员还曾经主张为荷兰黑人建立一个独立的政党。他说:“下议院有一个动物保护党,但对我们来说代表为零。”

目前,范登科克仍没有回答媒体的问题,发表评论。

 

 

 

- 推广 -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