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部长否认对疫情民间智库团体施压

0

荷兰的部长们否认内阁曾经对荷兰民间智库Herstel NL施加压力,要求他们暂停活动直到选举之后。

看守财政部长霍克斯特拉(Hoekstra)和经济部长范特沃特(Van ‘t Wout)说,无论如何他们对此一无所知,部长的发言人称该指控为“废话”,并表示该组织只是由于其他原因而解散。

 

 

昨天,三名主要经济学家先后已退出这个团体,这个团体的目的之一,是使荷兰在3月1日摆脱封锁。退出的,其中包括教授和中央计划局CPB前负责人科恩·图灵斯(Coen Teulings),和阿姆斯特丹荷兰合作银行的董事芭芭拉·巴尔斯玛(Barbara Baarsma)等。他们没有给出离开的理由。

- 推广 -

先前,经济学家雅各斯(Bas Jacobs)已经离开,他认为,这个团体更像一个行动组织,而不是理论探讨团体。

在该团体的网站上,三位经济学家的名字仍然位列前茅。

该组织的主席罗宾·弗兰斯曼(Robin Fransman)谈到政治压力,他今天上午在Twitter上的声明中写道:“过去24小时内,该团体的发起人一直受到来自海牙政治的沉重压力,他们不得不停止这一运动。我们收到的信息是,我们正走在搞政治的道路上“

他说,内阁周围的圈子已经与我们取得联系,要求暂时中止Herstel-NL的活动,直到选举结束。今晚我们将考虑这一点。

弗兰斯曼将继续他的活动,不过不想回答有关声明的问题,并说他会在自己选择适当的时机作出解释,其他创始人也不可置评。

离开的经济学家芭芭拉·巴尔斯玛(Barbara Baarsma)和科恩·图灵斯(Coen Teulings)尚未解释他们的离开原因。

 

资讯性的对话

 

在今天晚上新闻发布会前参加今天内阁对话的部长们说,对此一无所知。

财政部长霍克斯特拉说,他星期五早上的确通过视频与该组织的一些人进行了交谈,但强调这主要是一次资讯性的对话。

他说,完全没有要求他们暂时停止这些活动的意思, “我只是想更好地理解他们的意思,但是,我不相信我施加了任何压力,至少不是我施加的压力,我也不认为内阁的其他成员也施加了压力。”

经济部长范特沃特则说:“这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我与该组织没有任何联系,我真的不知道现在发生了什么。”

 

民间智库的计划

 

HerstelNL上周启动了一项计划,认为荷兰可以通过该计划“逐步开放”,应该为“弱势群体”提供一个“安全区”,例如,如果“弱势群体”都生活在“安全区”,那么商店、餐饮业、教育和文化部门都可以重新开放。

该活动团体在多个城市购买了广告的空间,以传播信息。

但是,特别是该计划的主要部分,即将社会分为两组,受到了很多批评。

 

- 推广 -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