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的红色印记 | 马克思篇(一)

0

献礼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 | 系列一

伟大的共产主义革命家卡尔·马克思(Karl Marx,1818年5月5日-1883年3月14日)与荷兰有着密切联系,他的许多家族成员都生活在荷兰,他们的无私帮助为他的革命事业提供了动力。马克思本人也经常造访荷兰,并在这里完成《资本论》的部分写作。

《荷兰的红色印记——马克思篇》共分为两期,将带你寻访马克思与荷兰的故事。今天介绍的是“马克思的荷兰血统”和“马克思与荷兰飞利浦家族”。

- 推 广 -

图片

卡尔·马克思 | 1875年

马克思的荷兰血统

马克思的母亲亨丽埃特·普莱斯堡(Henrietta Pressburg,1788-1863)生于荷兰奈梅亨(Nijmegen)一个富裕的家族。1814年,亨丽埃特嫁给了37岁的德国律师海因里希·马克思(Heinrich Marx,1777-1838),并在婚后搬到德国特里尔。他们在那里共生了九个孩子,卡尔·马克思是第三个孩子。虽然嫁到德国,亨丽埃特仍与荷兰娘家保持密切联系,她的第四个孩子赫尔曼(Hermann)就是在1819年8月回奈梅亨探亲时出生。图片

奈梅亨犹太教堂 | 建于1756年

[马克思的父母在这里举行婚礼]

马克思本人也经常回到荷兰探亲访友。1865年3月19日,马克思曾到马斯特里赫特看望她的姐姐索菲(Sophie),停留至4月7日。但马克思的荷兰语一般,他说“我只能阅读一点点荷兰文,不过,我认为足以应付一份报纸!”图片

记载马克思这一时间住在姐姐家的碑牌

02

马克思与荷兰飞利浦家族

1820年,亨丽埃特的妹妹、马克思的姨妈索菲·普莱斯堡(Sophie Pressburg,1797–1854)嫁给了烟草商人莱恩·飞利浦(Lion Philips,1794-1866)。莱恩成了马克思的姨父,马克思因此与飞利浦家族建立了联系。

已知飞利浦家族的最早成员是飞利浦·飞利浦(Philip Philips),他是一名犹太商人,出生于1710年左右,从德国来到荷兰中部的费嫩达尔(Veenendaal),后搬到海尔德兰省(Gelderland),从事纺织品生意。他的儿子本杰明·飞利浦(Benjamin Philips)除了继续经营纺织品,还从事烟草业务,赚了大钱,一口气买了八栋房产。本杰明的儿子便是莱恩,他不但继承了父亲的事业,而且发扬光大,除了烟草贸易,还从事其他商业活动,1866年去世时,资产估计高达189,000荷兰盾。图片

莱恩·飞利浦

莱恩和索菲同样生了九个孩子,其中一个是银行家弗雷德里克·飞利浦(Frederik Philips)。1891年,弗雷德里克的儿子赫拉德·飞利浦(Gerard Philips,1858-1942)向父亲贷款,在埃因霍温创立了日后著名的飞利浦公司。1895年,比赫拉德小16岁的弟弟安东·飞利浦(Anton Philips,1874-1951)加入,后来成为合伙人。简言之,飞利浦公司创始人的祖父是马克思的姨父。

莱恩是马克思的亲戚,也是他的朋友,以及他与母亲关系的调解人。莱恩的名字广为人知的更主要原因在于,他是马克思从事革命事业的重要赞助人。很难想象,没有莱恩经济上的支持,马克思能够顺利完成《资本论》这部伟大作品。莱恩在荷兰扎特博梅尔(Zaltbommel)的家中给马克思留了一个房间。每次马克思到来,两人都会畅谈政治、科学和神学等问题。不能见面时,两人保持书信往来。现存至少七封马克思写给莱恩的信件,后者同样回了七封,内容广泛,无所不谈,涵盖了从美国内战到电力发现等不同主题。从许多信中可以看出,马克思对莱恩家人怀有很深的感情。图片

右起第四栋为莱恩·飞利浦的豪宅图片

莱恩的这栋豪宅今天仍在

1862年8月底,马克思短暂回到荷兰。1863年11月30日,马克思母亲去世,他回特里尔参加了葬礼,12月前往扎特博梅尔处理遗产。此次马克思在扎特博梅尔停留了三个月,直至1864年2月19日,原因是他得了出血性溃疡。马克思住在莱恩家,一边治病,一边写作《资本论》。莱恩的孙子埃德·飞利浦回忆说:“马克思在我祖父家里写作了部分《资本论》。据我父亲说,他每次写东西都会站起来,在桌子边走来走去,弄出很大的声音,直到脑中灵光闪现,然后再次开始写作。”1867年9月,《资本论》第一卷出版,莱恩的九个孩子之一、阿姆斯特丹律师协会律师兼会长,也就是马克思的表兄弟奥古斯特·飞利浦(August Philips)参与了出版发行工作。

莱恩的经济支持帮助马克思一次次摆脱了困境,继续革命事业。因此,当莱恩1866年12月28日去世时,马克思非常悲伤,形容他是一个“坚强不屈的人”,“非常喜欢我的写作。”随着莱恩的去世,马克思与扎特博梅尔最重要的关系断了,没有关于他再回扎特博梅尔的记载。不过,他仍与飞利浦家族其他成员保持书信往来,主要是莱恩最小的女儿、马克思的表妹纳奈特·飞利浦(Nanette Philips,1834-1885)。

纳奈特比马克思小16岁,两人可谓忘年交。1863年底,马克思生病住在扎特博梅尔期间,纳奈特照顾他。他给她朗读自己的作品,在寒冷的冬夜,两人沿着瓦尔河(Waal)散步。回到伦敦一年多后,他曾写信给纳奈特说:“有时候,我真希望回到扎特博梅尔。”在马克思给恩格斯的信中,他称纳奈特是“可爱、有趣、黑眼睛的表妹”。她是马克思许多来信的荷兰收件人,后来成为共产国际荷兰分部会员,被马克思戏称为“我们的荷兰秘书纳奈特”。

本文系中国驻荷兰使馆根据荷兰历史资料整理而成,图片来源于网络。转载请注明:中国驻荷兰使馆

- 推 广 -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