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有一位曾被边缘化的天才学生——思考荷兰教育制度

0

昨天,荷兰公布了中学生毕业考试的成绩,一位曾经被边缘化的学生的情况引起记者的关注,荷兰《电讯报》(Telegraaf)为此进行了报道。

这位学生,多年前在小学毕业的时候曾经被认为如果他能完成学前中专VMBO的学习,已经是很了不起的,甚至可以称为奇迹,他在最后一刻才得到了小学升中的建议。但是,本星期四这位年轻人以 10 分满分的成绩,完成了 VWO 数学期末考试,而他只在VWO的五年级就读。事实证明,他是一个数学天才,或者是理科尖子。

他的名字叫做杰拉米·高普(Jeramy Kop),住在北荷兰省的Heerhugowaard。

- 推 广 -

“中央期末毕业考试为9.9分,学校考试平均分为9.8,最终的评分四舍五入,得到了10 分。”来自当地Huygens College中学的数学老师罗斯勒(Hilke Rösler )表示。

18 岁的杰拉米能够提前一年完成中学数学课程,但他不想。因为去年没有中央考试,所以他决定等待, “我想看看我自己的能力。”

杰拉米以10分完成了中学数学课程,而且,他将代表荷兰参加国际奥林匹克化学竞赛,这是一项天才学生的比赛,他在荷兰全国比赛中获得第四名。 “我为自己感到骄傲,”他轻声说。

杰拉米已经是中学的教学助理,他不再需要完成老师日常的数学作业,在中学里他学习大学代数,他说: “这很好,我可以做我想做的事。”

距离当年小学的升学建议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升上中学的第二年,他在内心深处发现了自己对数学的热爱,成绩直线上升。他被允许转校,转到HAVO,然后转到VWO大学预科教育。

业余时间,数学占据了他的一席之地。 “我在YouTube 上查了一下,看大学水平的数学讲座视频。”

很快,他将中学教学的材料降级为儿童游戏。

“那是什么意思?我觉得高中太容易了。其他国家,如俄罗斯、中国、韩国,水平很高,他们在奥林匹克竞赛中表现出色,荷兰有点落后了,压力很大。我认为压力应该更大;虽然,可能并不是所有人都感到有好处,但平均水平会上升。”

当年升中的感受

当初只能读VMBO的建议,是小学的责任吗?

回想起来,杰拉米不太清楚他升中时候对于学校建议他升入VMBO的感受。“我小学成绩的确不好,我并不觉得这个建议令人惊讶,因为那时候上学没那么忙。”

他试图解释升中建议和最终结果之间的区别。“我想我父母后来起了很好的作用,我小学成绩不好他们不高兴,但他们没有施加任何压力,只是希望我做得更好。”

根据他的数学教师罗斯勒(Rösler)的说法,她的学生在语言等科目也很蹩脚。

Huygens College中学的卡努克(Maud Knook)知道发生了什么。卡努克是 HAVO 和 VWO 部门的负责人,她认为当年小学给的建议是“错误的建议”,她大声说。杰拉米的个性让他被边缘化:“他很冷静,很小心,内向、礼貌、胆小。”

杰拉米承认:“胆小?是的,我承认这一点。”

对荷兰小学升中和教育制度的反思

如果你没有一张大嘴,就会输。卡努克说,沉默无法识别人才, “如果你是另类,你就会被淘汰。”

她在阿姆斯特丹和她自己的孩子一起经历过这样的处境,卡努克的孩子因为阅读障碍而没有受到重视,她曾经在阿姆斯特丹市议会中为此展开质询。

她想,“这只是表明,我们目前的教育需要改进,太局限了。”

她看到了光明。自 2020 年 8 月以来,荷兰教育立法已经到位,这使得让每个学生继续前进变得更加容易。

在这所中学里,杰拉米并不是唯一的一个,劳拉(Lara Supardi)也得了数学10分,而她也是一个转学生。

卡努克强调,教育部长斯洛布( Arie Slob )年轻时候也是一名转学生。

下一学年,来自 Heerhugowaard 的这位数学天才将完成其余的中学课程。剩下的时间,他继续上大学的数学课。

之后,他将进入大学学习,希望是在阿姆斯特丹。 “专业方向或者是数学或者是物理。我真的很喜欢化学,但我不想学那个,我想我可以通过数学和物理为科学做出更多贡献。”

他的抱负

他最终的目标是解开宇宙之谜,他想解释宇宙,弄清楚大爆炸及其膨胀,将理论写在纸上。“描述宇宙的一般理论,目前还没有人成功。”

物理学中最大的问题之一是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与量子力学之间的冲突,重力似乎是问题所在,但没有人能摆脱困境,知道如何调和。 “我可以做到,”他坚定地说。

他也希望,能够在25年之内,治好一些严重的疾病。 “有错误的蛋白质进入了大脑。你睡不好了,大脑死了,变得健忘。这是致命的。”

他没有把门槛设得太低,“我不想在没有贡献的情况下就死去,我想充分利用生活给我的机会,探索生命的奥秘,通过参与科学来做到这一点。”

- 推 广 -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