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细微处见精神 — 关于荷兰“新的宗教”

0
27
分享:

(荷兰一网不定期开辟“荷笔当针”的专栏,可能是一些旧稿——在题目后面有在博客上发表的日期——也可能是些新稿。回忆往事,捕捉趣事,褒扬好事,更重要的,针,针砭时事;可能某些观点微具或颇具争议,但是,在一个言论自由的国度,何必当真?——黄锦鸿)

又来一篇调侃同行的文章,那就是近日很多华文媒体同行纷纷报道的:“飞面神教”获荷兰政府认可成为合法宗教。注意啊,“荷兰政府认可”的“合法宗教”啊!

当天,“荷兰一网”也报道了这条新闻,并且在后面附上了某华文媒体网站的报道,但是,注明:

以上是荷兰媒体的报道;以下,摘录关于这个宗教的介绍,读者自行判断其言论。

那么,“荷兰一网”是怎样介绍荷兰媒体的论述的呢?

荷文和中文媒体报道有所差别的是,荷兰媒体说,这个宗教是在商会注册的,商会同意其以“教会组织”(Kerkgenootschap)的名义注册,并不是政府承认其为新的宗教。

 

“荷兰一网”并且附上了该组织在商会登记的照片。

好了,两天之后,“荷兰一网”得到了另一知名荷兰华文媒体“荷兰在线”的声援,而且“荷兰在线”做得比“荷兰一网”要深,要细!

“荷兰在线”发表了一篇题为《“飞天面条神教”在荷兰合法化到底是什么鬼?》的文章,除了在“荷兰在线”的网站外,还见之于知名的凤凰网的“凤凰博客”。文章中说:

去年五月,为了使该教在荷兰能成为合法的宗教组织,荷兰的信徒向工商局提交了一份登记教会的申请表。然而,这一申请却在同年十月被拒,理由是他们不是一个教派,应该注册为一个协会。信徒们对此不赞同,于是通过律师于今年1月13日向工商局提交了一封申诉信,拒绝接受工商局此前的决定,要求工商局改判。1月26日,工商局最终通过了他们的登记申请,使得“飞天面条神教”在荷兰成为了一个合法的教派。至于这是不是意味着“飞天面条神教”受到荷兰国家的承认呢?其实并不是这么回事。因为自从1848年荷兰《民法》实施以来,宗教和国家间就有一条明确的界线。荷兰国家对荷兰境内所有宗教的信仰和宗教活动没有发言权,判定一个组织(例如撒旦教或者科学教)是否是种宗教也并不是国家说了算。荷兰国家不希望干涉教会和宗教事务(除非和国家利益有冲突),因此也不愿意来决定哪个组织是或者不是一个宗教。而宗教组织也可以根据自己的规章来管理,只要不与法律相冲突。

既然不是国家不管,那是谁说了算呢?答案是工商局!

荷兰《民法》第二卷第二条规定:“教派及其独立结成的组成部分和团体”拥有法人资格。而2007年颁布的《工商注册法》也规定:自2008年7月1日起,所有的公司机构和法人必须在工商局进行注册登记,教派也不例外。因此,一个教派希望能在荷兰成为一个合法机构,进行宗教活动,那大可以依法在工商局进行申请,只要不与法律相冲突,最终还是可能被批准的。所以无论“飞天面条神教”听起来多荒谬,但还是被作为一个新的宗教被依法登记在册,接下来就可以合理合法地开立银行户头和税号了。

读到这里你也许会认为在荷兰什么“牛鬼蛇神”都能成立教派吧!是不是你也想成立一个“夫妻肺片牛肉神龙教”呢?这也是完全有可能的。除了在工商局填写一张相应的申请表以外,需要额外提供的文件也不多,无外乎一份宗教章程、申请表签名者的任命或授权书以及一纸身份证件。而宗教章程也不是一定要有,只要有多名信徒出具的书面声明证明这是一个教派、宗教联盟组织或独立的组成部分就行。看来真是很简单呢!

好了,文抄公就当到这里,这文章也差不多完了。

不过,这样对不起读者网友,于是,还借题发挥几句。

首先,觉得“荷兰在线”的设想很有趣,将来也的确考虑成立一个“夫妻肺片牛肉神龙教”,或者根据我的老家广东来个地方色彩浓一点的,“和味牛杂街边教”。再把该教的成立上升到“弘扬中华饮食文化”,进而“弘扬中华文化”(去掉“饮食”二字)的高度。根据荷兰方面的规定,制作和提供章程文件,注册成功,将商会登记作为证物,微信天下。再行接受采访,可以继续拔高,因为那些小报记者只会跟着你的口风转,说不定“一带一路”、“中国梦”也就出来了。然后自命教主,大概可以列入“海外侨领”之列吧!

其次,讲点正经的,我赞同这样的一句话:细节,是决定成功关键的因素。(省略名著中关于论述细节重要性的若干文字,因为那都是抄来的。)成功,不全赖细节;但是,不注意细节,肯定不会成功!

这里说的是重要的细节,不是无关重要的细微末节,两者的区别,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有这么严重吗?有!拿这段新闻来说,如果说荷兰商会同意“面条教”只要不违法法律,同意其以“教会组织”名义登记,就说成是“荷兰政府认可的合法宗教”,这固然跟政教分离的荷兰国情不符,而且,中国政府取缔的XX功,在荷兰也成了“荷兰政府认可的合法宗教”?这正是该功乐于看到的结论,同志们哪,问题严重了!

有人不讲细节,因为他们需要的正是这一点。比如说,数年前一位荷兰华人作家,说她的诗歌翻译成荷文,获得了“荷兰国家文学奖”,中国国内的报刊也作了报道。我对她是极其尊敬的,但是,做新闻这事情来不得半点不认真。我说,别美了,那只是个业余奖项,别把荷兰人的乐子作一回事了。她说,是国家级奖项。我说,组织这个活动的,只是一个群众文化的团体,他们的经费的确是政府文化拨款而来的,从这个角度,的确是政府的钱,但是,你知道荷兰的文学奖有几种吗?知道奖金多少吗?你拿到奖金吗?她说,奖金倒是没有,邀请去参加颁奖礼了。算了,让她一辈子回味获得“荷兰国家文学奖”的甜蜜吧!

这种不辨细节的毛病,于今为烈啊!原因嘛,你懂的。中国某些媒体啊,你们审慎精细一点好不好?

那种微信群里起哄式的吆喝,那种自以为“高屋建瓴”的才子才女宏论,那种空占内存的拍掌、玫瑰花、礼炮,等等,很多时候我不以为然,不加理睬,不予作答。很多言论只是囫囵吞了个枣,不了解荷兰的历史和现实,而努力探究细节的我,一看文字,就知道这些言论在我的论辩系统中不堪一击。

哎呀呀,黄哥,你话里有话吧?要说的话的确很多,喝口小酒,慢慢说。

“荷兰一网”的尽力求精,求细,求准,求实,你已经不能对之熟视无睹了。每天登上google,简体版,在新闻网页上,只是打上“荷兰”两个搜索字眼,都有“荷兰一网”的名字!

你能品味出这其中的内涵吗?

于细微处见精神啊!


分享: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