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荷兰妇女解放运动想到的

0
71
分享:

常常看见一些以偏概全的文章,动辄把话往大处说,荷兰怎么好,怎么美,怎么先进,怎么幸福云云。于是,利用诸如微信一类现代化通讯工具的发达,为了刷刷认同感、存在感和恩赐感,享受一番“我也知道”的自豪和“与你分享”的喜悦,顷刻之间,微信上也不断重复着荷兰怎么好,怎么美,怎么先进,怎么幸福之类的文章。自然,一些文章还是实话实说,或者部分地实话实说,但是,也有些出于某种功利甚至生意的目的,只挑好的说,不好的,就统统不说了。

不久前,有留学生问我,在荷兰生活好还是中国生活好?我说,这怎么说。对方进一步追逼:你愿意回到中国还是留在荷兰?我还是说,这怎么说。

作为新闻工作者,最忌的就是打大通铺,说些“XX人民是勤劳勇敢,刻苦耐劳的”大话,因为,事实上“XX人民”也有不勤劳勇敢,不刻苦耐劳的。最讲究的,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比如说,说荷兰最前卫,就举出安乐死、同性恋、毒品、娼妓等例子;但是,也许不知道,荷兰也有最为保守的一面,从东北至西南,从Overijssel至Zeeland省,有一段叫做“圣经带”(Bijbelgordel)的地区,这里集中居住的传统新教徒较多,因此,严格奉行着圣经的信条。比如说,小孩子打麻疹预防针,这在很多国家很普通,可是,这个地区的教徒就是不让孩子打,因为圣经上没有记载!

据说美国也有这样的圣经带,英语叫做Biblebelt。

今天是三八,是国际妇女节。人们说,荷兰是妇女解放的先驱,看,不是有过女王吗?女人当皇帝,不简单。荷兰不是有很多女部长女议员吗?女人当部长当议员,也不简单,现在的国防部长还是女的呢!

但是,你要问下去,女将军呢?荷兰人就哑火了,因为到2005年,才出现第一个女将军Leanne van den Hoek;2007年,又任命一个Madeleine Spit;2012年任命的一位Hillie Beentjes有争议,因为她没有正式接受过军事的培训,于2014年脱下军装离开国防部。

至今,扮演公正独立的荷兰媒体,还不时把男女同工同酬,把高管中女性的比例等,作为一个新闻话题不断进行调查,报道。

其实,就拿西方国家已经很普遍的选举权来说,荷兰也是用了许多年时间,才逐步争取得到的。

荷兰妇女解放运动的先驱,历来公认的是Aletta Jacobs,这位生活在十九至二十世纪之交的女性,是荷兰第一位进入大学学习并完成课程的学生。当时那种气氛啊,她去信给开明的首相Thorbecke要求入学,可是首相却不愿意直接回信给她,而是回给她的父亲!到了她完成学业,需要考试,还得再向首相申请一次。

Jacobs 在从医的生涯中,始终为女性的选举权与被选举权呼吁。从1883年她第一次争取参选开始,到1917年和1919年,荷兰女性才先后获得被选举权和选举权。

荷兰妇女的选举权问题就此解决了?

在荷兰,有一个国会中有席位的政党,荷兰文叫做Staatkundig Gereformeerde Partij,简称SGP,中文不妨翻译作“新教党”。这是个老党派,历史长,1918年成立,没有分裂和合并,直到今天还保留着原来的名字,罕有,属于“骨董”级别了,并且,从成立之日参加荷兰国会选举,没有停过,一直都拥有席位,能够成功进入国会。在省市地方,都用有一定的政治势力范围。

但是,这个党很保守,上述的圣经带,其带上的一路,基本是该党的地盘。

该党引起争议最大一点,是其关于妇女在政治中的地位的立场。从成立伊始,该党就基于其理解的圣经,反对让妇女获得选举权;1922年,荷兰女性正式获得普选权之后的首次大选,该党就呼吁女性不要参加投票。

随着时代的演进,该党这一立场才在各种压力下发生了改变。从1984年可以允许女性加入该党,到今天女性党员允许担任领导职位。2014年3月份的地方选举,才在Vlissingen市,出现了该党历史上第一位的地方议会议员Lilian Janse。据说,是因为当地没有人愿意当候选人参选,才成就了这位属于SGP的女议员的“零的突破”。

看,历史进程多么漫长,也许需要契机去推动的呢!

对于荷兰曾经是女王担任国家元首这一点,谁都知道,那是因为王室某个阶段没有男丁。比如说,现国王之后,又是女王了,假如荷兰王室制度还能继续维持的话。SGP因此认为,是“上帝的一次特赦”。

没有男丁?这也是个偶然的契机呢!

人类历史,或快或缓,往往在这些契机中前行。

所以说,荷兰好,荷兰美,荷兰先进,荷兰幸福,对;但是,不要忘记,荷兰也还有不好、不美、不先进和不幸福的一面!

读新闻,在某些特定的领域,有时,觉得荷兰比中国先进,有时,又觉得荷兰比中国落后。月亮,不总是外国的圆。


分享: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