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得5万签名,彼获百万点击,反种族主义的我们是否更聪明一点?

1

荷兰一网 黄锦鸿

因为荷兰Radio10电台的一首辱华歌曲,引起了荷兰华人的愤怒,短短几天内,在只有十多万华人人口和1700万人的荷兰,征集到5万个签名,达到可以提交第二议院讨论的民间请愿的数字,这无疑是荷兰华人反歧视反种族主义又一次战役的可观记录。

去年以来,荷兰媒体关于荷兰亚洲面孔人士受到各种方式的歧视的新闻屡有报道,很多媒体访问了在荷兰的华裔,让他们谈谈在荷兰的这个社会环境中从小感受到的各种事实。有迹象显示,很多华人的新一代,已经不满足父辈的沉默态度,他们要发出向歧视和种族主义说不的声音。荷兰一网已经作过很多的报道。

随着新的冠状病毒在中国的爆发,这种歧视现象变本加厉。上周,一首被荷兰一网定义为“辱华”的歌曲对华人的侮辱达到了高峰。

短短数天内,请愿信获得了5万个签名:但是,记者发现,与此同时,这首歌曲更加广为传播。尽管该台主持人两次道歉,并声称已经撤回了所有网站上的这首歌曲,也有不少华人主动在you tube等视频网站上投诉,据说撤回了一些。

但是,直到今天为止,据不完全统计,起码还有50万次的点击。加上先前已经撤回的,以及还未能通过大数据统计的至少100万次。

在荷兰最知名的视频网站dumpert.nl(这也是当年发布向华人头上泼奶粉视频的网站)上,今天下午记录的点击数字是30.8万,昨晚还是30万。在you tube上,今天有大约20万,这段歌曲的视频有些并非原来的图片,甚至换上了华人活动照片。

还没有计算,在很多关于华人抗议反应的所谓“正面的新闻”中,都附上了歌曲的视频。

这是怎么啦?我着急,怎么我们竟然造就了一个荷兰的网红?尽管看起来他认错了,但是,他的确红了。

我们难道不好好自我反省一下,不要沉浸在“历史性的胜利”的沾沾自喜中吗?

其中部分,是我们华人造成的!

当新闻在华人微信上传播的时候,我知道,包括荷兰一网在内的自媒体,马上会抓住这个机会。但是,这些自媒体,毫不例外地把歌曲原封不动上线,因此,起到了传播的作用。

实话说,当天出现这一视频的时候,我作为总编辑,没有想到马上报道,而是考虑如何定位该事件。到了上线的时候,才匆匆撤下一条新闻,换上了有关新闻,放在我们的公众号的第七条,定义为“辱华歌曲”。至于是否放上视频,也考虑了一下,后来,想到报道负面的消息,如丹麦和比利时出现丑化中国国旗的新闻时候,都没有放出原图,只是向读者报告了事件,以及中国的态度等。于是,想到了用截图的形式,并付之应用。

我看到很多荷兰大小媒体,全国的、地方的、全媒体、自媒体,基本上的趋势是,较严肃的媒体,都使用了图片的形式,有些开始把视频放上了,后来取下了;只有那些急于哗众取宠的媒体,追求点击量的,如Fok!的网站等,至今仍使用附上视频的形式。

这情况,也适合于评点荷兰的华文“媒体”吗?

或曰,我们毕竟胜利了,其点击的增加,与我何干?

说胜利?太早了吧,反歧视反种族主义的斗争,是长期的持久战。

2月2日,也就是事件发生前的荷兰一网的报道中,一名华裔艺术家Sioejeng Tsao说得好,这种歧视华人的小笑话已有很长时间,并且已经日常化了,对此。“我非常生气和非常难过,但这又是暴露出日常的种族主义的一个很好的例子,就像荷兰社会对黑彼得(Zwarte Piet)的讨论一样。所以,我暗中又感到高兴,同时又每天必须进行着身心疲累的讨论。”

好个“身心疲累的讨论”,好个关于荷兰社会黑彼得的讨论的引述;还有民粹主义者Wilders关于对摩洛哥人的歧视;还有“ 40%中国人”的电影制片人San Fu Maltha称事件是荷兰根深蒂固的种族主义的“典范”,等等。

对骨子里的歧视的斗争,是长期的,艰巨的,并非如某些华人朋友所说的,只要将其打到“趴下”,起码让其雇主把他辞退了,就胜利了。你能够把某人打垮吗?即使肉体消灭了精神犹存啊。至于人肉本人及其家人,曝光其亲属的资料等,已经出格了;小词大说,动辄把问题上升到国家民族高度,说着粗话还认为“话粗理不粗”,俨然一个“共和国卫士”或“民族英雄或英雌”的姿势,也是一种。

当我们反歧视反种族主义的行动反得违反了荷兰社会的公共道德准则,将得不到大多数善良的荷兰人民的支持,你将成为罪人。“卫士们”还是节制一下吧,穷追猛打还是见好就收,需要好好参详呢。

当前,首先需要将dumpert.nl的有关视频下线,将所有荷兰新闻网站社交平台附带在新闻中视频下线,呼吁人们不要在各种社交媒体上开设新的账户播送这首歌曲。这需要荷兰朋友的支持和配合,再跟这个电台就此交涉已经毫无意义,因为他们对此无能为力。

多说一句,我强烈感觉,从大陆来的华人,甚至来荷日久的,和在本土成长接受教育的华人,在思考和处理问题的方式上毕竟有所不同,后者更加清楚荷兰的规则规矩,与主流社会处于同温层,说话更加吻合这个社会的容许度。这似乎是题外话了。

我们将进行有理有利有节的抗争,同时克服我们内部的弱点,克服一哄而上的山寨军队的打法,克服要成为什么什么人物的虚荣心,让我们在抗争中变得更加聪明起来。

再说,这场战疫中,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如关于疫情进展的多个话题,如寄送物资口罩,寻找航空公司和运输单位等;战后,也有更多的事情值得思考和探讨,结果又是如此地不确定。毕竟,这是本世纪的一件大事!

网络时代,言论更加多元化。我不期待我的话有多少人认同,但是我必须说自己的话。今天,说了几句心里话,也许有人觉得不中听。等疫情受到控制后,再切磋一下吧,还有很多话题呢,比如说,聊聊Gordon,聊聊请愿信,还有那次反对向华人头上泼奶粉的不良少年的行动,还有很多发生过的事情,比如说华人参政等。不过,点赞、吐槽和谩骂,我一如既往,都是不回应的,除非触及了法律底线。(黄锦鸿)

1条评论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