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的中华女侠,谁是掌门人?(下)

0
分享:

这辑系列文章的下集,在国际三八妇女节已经过去之际出台,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从2016年11月22日“欧华妇联”换届大会开始,迄今4月有余,本人文章出笼,举荷(华)皆知,未听到有大不满声音——有的,只是无伤大雅的挑刺,蓬间雀的几声凋瞅——反而等候着我的下篇出台,而我却等着三八节的热闹。果然,今年的三八节的确很令人芳心跃动,火红火绿。不过,我事先已经向有心人打底,下集不会有高潮迭起的结局,恐怕是平淡无奇的卖关子。

三八节,女人的节日。在荷兰,先是有 “反熊派”张女侠的换届就职,后是熊女侠和“挺熊派”的“欧华妇联”庆祝三八大联欢。前者我无缘出席,后者被邀作嘉宾,还被请上台合照。生平给别人照相多了,心想,尝尝被人拍照的滋味,也好。后来,照片一出,端是个不懂正襟危坐的货,拍不出侨领的气派,罢了,我只是来工作的。

两派的掌门人都有些本事,长袖善舞,懂得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道理,耐心地积聚人气,具体的会议情形见诸好心肠媒体的详细报道——这些报道顺着主家的意思,好话说尽,批评的话不说,美其名“传播正能量”——在正式的演讲之后,衣香鬓影,巧施粉黛,燕瘦环肥, 载歌载舞,甚至用现代的语言说“很High”,于是,好心肠媒体出现了“完满成功”的赞语,而各种相关的文字、照片和视频,在微信圈子中突然占着手机的内存。双方均如是,这是另一种较劲。

但是,我很快发现中国驻荷大使馆的表现,禁不住为大使馆点赞!

大使馆这次没有派出一名官员,出席这荷兰华人妇女们庆祝三八的盛会,特别是一个团体换届的庆典,这很罕有。我问其中一方,你们有邀请大使馆来吗?答曰:有;但是,负责官员说,目前环境,恐怕另一方不高兴,因此就不来了,请理解,但是,你们的工作我们还是支持的。

我相信,大使馆官员接到另一方的邀请时候,也会说着同样的话。

不久前在国务院侨办的荷兰华人座谈会上,有意见提出,建立侨社的大数据库、减少同样性质的侨团,我认为都是些很好的意见。

十多年前好端端的一个会,分裂成两大派,谁之过?以后的多次碰面,两派掌门,往往一左一右,誓不同处。且不要追究谁错谁对,相逢一笑泯恩仇,江湖规矩,没本事把人告倒,为什么还要死死揪住不放?又为什么不主动释放善意?

不来,我想是对了。希望在没有解决问题之前,对这样的会,作为侨界很珍视很看重的大使馆官员,还是不来的好!什么时候解决了,什么时候来,可以么?

这也足以证明,双方的问题,已经引起大家长的关注,从中国高层到荷兰。

此外,据说一派得到祝贺,另一派呢?但是,在会上却没有读出贺信,只是听转述。这其中奥妙之处,你懂吗?吾王仁爱,泽披四方,至于国王王后如何如何之说,其实每一个在荷兰合法注册的团体,给国王办公室去信,都会获得回信,回信的的格式基本固定了。不信,你们试试看。

我也为一些荷兰侨领点赞!

我先后访问了张光木、程洪妹和林清池三位大众耳熟能详、侨界有一席之地的人物,其中两位,是双方会议都出席,都表示支持的,程洪妹则因为去了东欧,否则也会应邀出席,无论哪一方。

程洪妹曾经参加了“欧华妇联”的对立面“欧妇总会”的奥地利会议,可是,也参加了“欧华妇联”的活动。于是,有人问她,你为什么怎么怎么啦;她说,怎么怎么啦?你们的分歧不是我跟谁的分歧,跟我都无关;只要是对侨界有利的事,我都参与。

林清池说,是的,对于正常的活动,双方我都支持,因此我都会出席。

张光木——这是我尊敬的一位大哥——我曾经写过一篇《点赞与吐槽》,对其担任主席的海牙全荷华人春节庆祝活动(2015年)进行过点评,当然先点赞一番,但是内中不乏不客气的批评话,即所谓的“吐槽”。这跟侨界某些货色一撩就火不同,他事后仍跟我很要好,说,批评得对,只会让自己进步。关于女侠双方的分歧,张光木知道得很清楚,但是,他对双方的工作都以很实际的行动从物质上、具体说是金钱上表示支持,并不是带个屁股去坐坐,蹭顿饭蹭个合照见报那回事。

“那么你有跟双方谈过他们的问题么?“

“有啊!但是,看来一方说来说去,都是老一套,没办法。”他摇摇头。

事实上,在侨界中,也有人士跟两个女侠关系同时都很好的,她们心中都有数。

经历过比八年抗战更加长的争斗,试验过各种武器和战略、战术,登过报纸,派过传单,看来,谁也打不倒谁,为什么不偃旗息鼓,鸣金收兵呢?

我翻开我多年作为记者的新闻记录,以及照片等等,得出结论说,想打倒某某,唱衰某某,办不到。因为许多活动,都有记录,都有照片为证。至于以“卖国贼”污名之,只会令人认为想出这个词来的人的冲动、无文化和无教养。

本土女侠两大派的较量是内核,是导火线,欧洲女侠两大派的争斗是外延。

荷兰大选之际,我想起荷兰自由党党魁维尔德斯的话:假如我的党派胜出,你们不跟我合作组阁,这不是对我个人的问题,而是不尊重选民的问题。不恰当地套用一下:假如我工作已经得到这么多人的支持,你们还在说三道四,就不是对我个人的意见,而是不尊重大伙的选择了。

吕特虽然和维尔德斯互掐,但是,看到他们在一起的照片,感觉他们真是哥俩好!

忽然,我又想起林徽因和谢冰心由一篇散文《我们太太的客厅》引起的一段恩怨,有人撰文称这是女人之间的恩怨,逝者如斯,是友是敌已不重要,留下些话题让林粉和谢粉争个不休吧。不过,荷兰的两派女侠之争,还达不到这种才情的高度,我也实在提不起精神再写下去了!说这话的意思,是名女人都有为人所诟病的地方,何况,你们——不,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呢!

因为我的孤独和倨傲,两派都有不喜欢我的人,特别是文章一出,有人更怒目相向,几近眦睚必报。但同时,两派也都有我的好友。所以,一派的传单中引用我的文章,另一派邀我出席活动,请我合照。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其中一派的一位长者,过去与我甚至有过龃龉,据说还是声讨“熊”书的起草人。可是,风波之后忽然与我友善起来,还商谈某种合作,言谈之间,觉得她真是个明白人,说了许多中听的话。大概只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罢了。我对她不得不表示深深的诚挚的敬意。

两派还可以继续以这种现状玩下去,江湖乱不了,只是,玩着玩着,自己玩玩过家家,兴致没有那么盎然罢了,不信,等着瞧。

末了,据说有一派很不满意我以女侠名之,所以我的文章不会在她们的群内转。我哑然失笑,我把这么高的荣誉赠送给我的姐妹,怎么不领情呢?有个著名的博客叫做“侠客岛“的,听说了吗?中国两会发言人傅莹,中新社的报道称其是“侠女”,“每次出场,江湖必有回响”,看到了吗?

如果不是侠女,该怎样称呼呢?

谨此结束本文,谢谢费神阅读。


分享: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