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哥侃选举:华人全军尽墨,首当其冲合作党,怎么回事?

0
555

黄哥是轻轻地跌了一回眼镜。原先黄哥预料:“2018年的市议会选举,可能荷兰华人有历史性的突破,有华人作为市议员进入大城市的市议会。”(见日前黄哥侃选举的《公器和媒体,在选举中该扮演什么角色?》一文),指的就是在阿姆斯特丹的华人吴远强担任领袖的合作党,一个多民族的党派,可望获得一个以上的议席,以正式议员的身份坐在市议会的会议厅中了。

不过,黄哥文章一般说来谨慎小心,加上“可能”两个字,也就减轻了被打脸的痛楚。所以,我对一些想在传媒界混口饭吃的人说,尚没有结论的事情,你加上“据说”、“可能”就有回旋的余地了。

其实,黄哥的信息来自多个方面,因为通过微信或微信电话,我从不止一个(!)信源得知,从选前拉票的结果,合作党已经获得超过一个议席(大约7000多票)的票数,因为,光是该团队40多个候选人中,就有6个华人,还有荷兰人和其他族裔的人士,在开会的时候,都声称已经拉到多少多少票。无需用到奥数,小学学历的也能计算得出,起码拉到多少票。

事前,有人已经陶醉在凯旋的喜悦中,等着开香槟庆祝了。

虽然阿姆斯特丹的投票率逆全国潮流而动,比4年前有所上升,也虽然点票速度,几乎是全国最慢的,但是,21日深夜已经传来令人沮丧的消息:即使只是点了部分的票,但是,按照统计学的原理,合作党得票数根本远远达不到要求的一个议席数字!我上网查了一下,心中一惊!

3月23日,最终结果出来了,合作党只拿到1158票。其中6位华人候选人,包括党领袖,一共才拿到500多票。

当然,根据荷兰媒体的说法,这次在阿姆斯特丹有全国性大党首次进入该市参选,加入了竞争,如民主论坛啊,长者党啊,等等。当然,阿姆斯特丹作为首都,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选民关注热点不同,无暇顾及一个新组的地方政党啊。

但是,说好了能够拿到足够的票数的啊!

这里,只想引用4年前我任某报总编辑时候在报刊上发表的一段文章,当年,也是基民党CDA的华人候选人(周蔚宗)参选,我当时写道:

 

有人听说只需要1200张优先选票就可以当选,就觉得这次很有机会,实现华人参政的零的突破,很兴奋,问我有没有机会。我回答说,这次是荷兰华人历史上参政机会最大的一次,但是,能否当选,很难说。别看海牙有选举权的华人有5千,但是,市议会的选举投票率本身就低,而华人投票率不足10%,最多拿到500张票。

这次还是要在荷兰人选民当中做多些工作,“华人靠不住”,许多人都听我讲过这句狠话。因为我知道,有些华人很热情地承诺要投你一票,事实上转过身去没有了一回事,甚至嘴巴上挂些不好听的话。所以,在大好机会面前,我还是持审慎的态度,希望通过拉票,把华人投票率拉上去。

 

白纸黑字!事实证明,我的判断是很对很对的,甚至连当年预测周获得的票数也基本是对的(529票)。

因此,这回合作党的失败,不过是引证了我4年前的那一句狠话:华人靠不住!请注意,这话的语境是荷兰的华人选民;请注意,4年前我也说了,“还是要在荷兰人选民当中多做些工作”。2018年的市议会选举,我也同时对一些朋友甚至候选人说过这段话。

这里,我再引用一名成功当选担任过市政府分区议员的王盟中先生当年接受我的采访说过的话,也是从当年的报纸上一字不改地引用下来的。

先介绍一下属于自民党VVD的王盟中参政经历:2006年参加鹿特丹市议会选举,落选;2010年参加了鹿特丹地方分区议会Hillegersberg-Schiebroek的选举,成功当选。

2010 年的文章(一字不改,只是加上一些时间的说明)写道:

 

王盟中是没有着意争取华人社会选票中的一位,他甚至没有主动跟有关华人机构联系,知会自己要参选的消息。4年前(指2006年)已经有过参选经验幷几乎获得成功。他3月3日(2010年)深夜对本报记者表示,其实,依靠优先选票当选的做法不是解决少数族裔参政的根本做法,少数族裔要参政,首先要关心政治,参加政党。 此外,党内的游说很重要,如果要参选和当选,必须争取本党将自己排在候选名单上较前的位置,而这,需要积累,需要依靠在公众和本党同志中长期建立的形象。

“华人选票对我来说固然重要,但是最重要的所有选民的选票。4年前 我参加鹿特丹市议会竞选,得了一千多票,其中只有大约200张来自华人社会。这次,我所在的选区甚至没有什么华裔选民,我得到的,主要也是荷兰人的选票。”

 

这是王盟中的话,今年春节庆祝活动,我在海牙见到他,他仍然持这样的观点。我们也聊了一下本次的选举。

我们的团队啊,要邀请的是真正的专家,不是希望弄个什么头衔混混,然后按照排名不分先后的原则,在印刷品上露露脸,甚至为了有没有照片和照片的大小就跟编辑粗脖子红脸的人。

当然,请了专家,还是要尊重专家的意见;摆起一副侨界老大的谱,会把专家吓跑的。

好了,海牙的结果今天早上也出来了。在海牙各个政党的华人候选人中,罗仁杰619票;袁欣欣 523票;苏楠,资源最少,甚至连印制海报的资源也没有,却拿到206票,因而得到本党负责人的公开赞扬;郭清,32票;张怡娟,25票。

对于这次海牙选举,不止一人事前也问我,你觉得结果如何。我说,你要我说实话吗?他们说当然。我一句话:没戏!我还具体说,罗候选人和袁候选人旗鼓相当,苏候选人排行第三。

今天,微信上又出现很多黄哥认为的奇谈怪论。

想继续听听黄哥怎样侃侃海牙的选举吗?请关注荷兰一网。

最后,感谢投票那天晚上在某侨团聚会上为我擦眼镜的美女。那晚我心血来潮,带了一副平光眼镜,为了某个不可告人的目的,也为了减轻一下某些一向对我睚訾相向的人对我的非好感。同桌的美女希望看看我的眼镜,我交给她,她第一句话,你这眼镜太脏了,说完,很耐心地用软软的布料把我的平光镜反复擦拭,擦个干净,自己戴上,试一下,对我嫣然一笑,然后摘下眼镜,还给我。

我觉得眼前一亮,看人看物,清晰多了。

分享: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