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哥侃选举:选举中的优先选票从哪里来兼答读者问

0
247

本来,这篇文章早就构思并完成了,可是,先前的侃选举的文章要让人家好好消化消化,不要囫囵让人吞下,以致没看清楚就吐槽什么的。何况,昨天是41日愚人节,很多这天发布的消息是玩笑性质的,而这“侃选举”可不是开玩笑的啊。

    

黄哥对网上的留言一般态度是,指出错误并经过证实的,就承认错误。而一般不作答,因为一些人连文章也没有看懂就喷,而调侃、讽刺的语言无论是机智或刻薄,是无需作答的,更不会去评点一些正在学习写作但没有入门、尚停留在大批判风格阶段的文章,因为有智商的读者自然都觉得那是浪费时间,不如把时间省下来,或者读几页《历史的教训》,或者《柳如是别传》,或者毛姆的小说。

    

不过,一位在网上称为“GreenSoter袁勇忠”的一网荷兰微信公众号的读者,两次很认真地留言,很认真地提出问题。为简化起见,不妨称为“袁先生”,希望这位读者原谅这一简化。他提出的问题,本来也正是侃选举系列要谈的一个问题,那么,这篇文章就命名为《选举中的优先选票从哪里来兼答读者问》了。

    

现在,先把袁先生的留言要点逐一截屏如下,略加点评。

    

323日,选举结果已出,侃选举第一篇文章问世,是谈这次选举华人又是全军尽墨的。

    

袁先生留言说:

    

对袁先生的论述黄哥基本首肯,只是对于批评小编“为海牙的三位候选人不停打 Call”有点微词。不过,这无关重要。为三名华人候选人打Call总比不打Call或者只为其中一人打Call来得公正得体吧。

    

当侃选举的文章再度出炉,327日,袁先生也两次留言:

  

    

这里,黄哥就根据袁先生的提议,对以优先选票获胜的概率有多高作个分析,反正都有文章为证。

    

首先是329日一网荷兰的新闻报道:

    

    

其次,是4年前市议会选举中发表在某报上的报道,其中一段:

    

    

在这次市议会选举中,全国有几十个议员,就是通过优先选票当选的。公共媒体NOS的数字就显示,至少有74 名外裔候选人,是通过优先选票当选的,其中有59名男性、15名女性,以土耳其裔居多,其次为摩洛哥裔、苏里南裔、安德列斯裔,甚至有索马里裔。

    

另外,根据资料,2017年的国会大选,有4名国会议员是通过优先选票制度,从不可当选的位置直接进入国会的。

   

好了,关于优先选票制度,补充谈一下。

   

一个荷兰政党,往往推出超过其可能获得议席的候选人数目,目的是通过广泛的阶层,尽量多地搜集支持本党的选票。那些作为助选的候选人,有些可能是政坛上名不见经传之辈,也有的是资深的政坛大哥大大姐大。

    

无论如何,优先选票制度为一些新人进入政界提供了机会。至于这些新人进入政界之后是龙是凤,是昙花一现,还是笑话一场,则看其努力与造化了,这里且略。

    

目前,荷兰华人参政基础薄弱,虽然本次海牙有几个政党把华人列入候选人名单中,都只是助选位置,甚至不是可当选边缘的位置,因此,无论第7、第18还是第39,意义都是一样的,争论排名先后,毫无意义,他们必须争取足够的优先选票当选。这是毋容置疑的。

    

除非日后你参加的政党认为你有足够的政治才华,把你推上可当选的,或者可当选边缘的位置。

    

这是荷兰华人参政的基础决定的,目前,只能沉迷于优先选票。

    

接下来的问题是,优先选票从何而来?

    

请看看黄哥四年前和今年曾经说过的话(见一网荷兰):

    

这已经很明确了,黄哥从来没有把优先选票局限在华人社会。

    

因此,黄哥这里根据自己的想法归纳一下优先选票的来源:

    本族裔的选民(中国的大陆人、中国香港人、中国澳门人,中国台湾人);

    本族裔选民的亲友(亲属、同学、朋友、关系户);

    和华人有某些联系的外族选民(如苏里南人、印尼人、马来西亚人、越南人等);

    对华人友好的荷兰人,不友好的也就省点工夫了。

   这需要候选人及其助选团队努力工作,踏踏实实工作。

   

  

很高兴有袁先生这样的华人,能够认真地思考关于政治、关于选举的问题。    

  

应该为这样热心的华人读者点赞,此处应该有掌声。

   

黄哥也再次抛出狠话:华人选民靠不住!(引用者不用再加粗线或着重号,以暗示什么了,我会重复多次的)这已经为多次实战经验证明了,也为本次选举多个团队(并非全部)的事实证明了,这不容否认,不用黄哥拿截屏作证了吧。

    

只是希望“靠不住”的华人选民今后用“靠得住”打我的脸!

  

 我相信,何天送(Roy Ho Ten Soeng)先生会讲真话的。

    

他是比吴远强在参政道路上走得更远的华裔,曾经参加过荷兰第一议院和第二议院的大选,还有2004年的欧洲议会的选举。当年他作为基民党欧洲议会选举候选人,并且已经在华人社会活跃多年,是荷兰华人义工网的主席,全荷华人社团联合会的副主席,华人社会在阿姆斯特丹的海上皇宫为他举行了一个盛大的拉票晚会,所有入席者凭购买了的餐劵入席。

    

当年,何天送被列入荷兰基民党候选人名单第20位,也是个助选的位置。根据对当时欧洲议会选举形势的分析,何天送起码需要14000张优先选票,才可能顺利当选。全荷兰10万以上的华人啊,十分之一也有一万票,有戏!

    

海上皇宫的盛宴上,侨团大佬纷纷拍胸膛,表忠心。

    

可是,他最后失望了,落选了。因当时我是荷兰电台中文部的记者,他出示了一张得票数据的表单给我看,他得票最多的,来自北荷兰省的Den Helder地区,那里有很多苏里南裔侨民;而在他认为是华人大本营的鹿特丹,他只拿到区区数十票。

    

海上皇宫的盛宴,参加者也不止此数!

    

我只是希望,你可以欺骗我,伪装很崇拜我很爱我;但在选举的问题上,请从客套话改为说真话,省得竞选团队花钱订错了酒席买错了香槟!

    

看来,还是找找鹿特丹王盟中先生,看看他当年在参加鹿特丹市议会选举中,如何能够拿到一千多票的。

    

这个记录,在同级选举中,至今没有华人候选人可破。

分享: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