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哥侃选举:619加523等于几?

0
分享:

这是很简单的一道算术题,你黄哥都不会算?小学没毕业吧?洗洗睡了!

    

有人很明确地说,等于1142,足够一个华裔候选人进入海牙市议会的票数了(在政党获得两席的基础上,海牙选举优先选票的门槛是一千多一点,用实际票数除以议席数字再乘以25%)。然后痛心疾首地说,华人不团结啊!要团结,就不会有人搞破坏,分散了票数,造成这个局面,每个候选人最多只拿几百票,谁也选不上啊!于是,团结的话题,又成为一个重大话题去探讨,去饶舌,去微信,发朋友圈亮亮相,刷刷存在感。

   

323日晚上,我用了差不多两个小时时间,从鹿特丹到埃因霍温喝酒K歌,归途上又准备消磨两小时,接到曾经当选鹿特丹市分区政府议员的王盟中先生的电话,聊了聊选举,他邀请我和朋友,有机会到他餐馆,继续聊选举。当晚和他谈的一个话题,是华人团结吗?他认为,荷兰的华人还是很团结的,就算这次选举,华人也很团结,支持了华人候选人,投票率大增。

    

他的话,给了我正在思考的一篇侃选举的文章一个亮点!

    

为了把问题在保持真实性的基础上精简一点,算法上简单点。

    

这次海牙市议会选举中,有投票权的选民是40万多一点,投票19.6万张,投票率为48%多一点点。

    

如果认定,投华人候选人的主要是华裔选民(有华人不投华人候选人的,也有荷人投了华人候选人,忽略不计),那么,本次华人候选人得票总数为1405票,来自华人选民的选票数字也大概是这个范围。

    

海牙华人选民有多少?这是个荷兰官方统计机构也难以回答的问题,因为有各种各样来源的华人,土生土长的、中国大陆的、香港的、台湾的、苏里南的、印尼的、马来西亚的,还有混合婚姻结晶的,等等,不好算。2014年的选举说是9000华人选民,就以这个为基础吧。2014年的华人投票率是500除以9000(当年唯一的华人候选人拿了529票),2018年是1400除以9000(今年是5个华人候选人一共拿了1405票)。   

   

那么今年的华人投票率粗略估计是15%!这真的是一个历史性的进步和突破,因为,过去荷兰华人在各种选举中的投票率,最多大约在5%左右(见荷兰一网今年24日汪永全谈选举的文章),这已经有10个百分比的增长了。

    

荷兰华人、海牙华人,为你点赞。一声号令,起码响应了,团结吗?

    

5%增加到15%,但是,跟主流社会的投票率48%相比,还是相差很远啊!努力吧,正如黄哥在先前的文章说过,把华人投票率促上去,那么,荷兰主流社会、主流政党,就不能不对华人群体另眼相看了。

    

回过头说是这“619523等于几”的问题,这是一道政治题,并非算术题,任何数学法则在这里毫无意义!

   

这次海牙华人相对踊跃地投票参选,是因为有多名华人候选人!如果仍然一名候选人,恐怕会再次出现4年前的局面,甚至单个的候选人也可能减少一些票数,而并非如某些人打的算盘那么精准,用算术就可以计算出来。

    

4年前市议会拉票的规模也跟今年相仿,也是唐人街发单张,侨团大会演讲,不过,当年候选人竞选资金没有那么雄厚,亲善拜访和酒楼茶聚的频率没有那么高。

    

这里,政治学的原则,还有社会学、心理学、民俗学和种种杂学的原理在混合发酵着,调成一杯苦味的鸡尾酒,你懂得品尝吗?

今年,海牙唐人街的选举气氛可以说是浓浓的,随处可见两个主要候选人的头像(我走了一圈,始终找不到另外第三个候选人的海报),更有这些候选人的真人秀(我没有碰到过,但是,有微信照片为证)。于是,街坊邻里,纷纷探问。也许有“你投票吗?”、“你选谁?”的发问。一些华人有这个习惯(杂学原理在发酵了),喜欢凑热闹,习惯“吾从众”,就像改革开放当年,广州人一股脑儿都嘱咐香港的亲友从香港带进三洋牌磁带录音机一样,因为隔壁二叔用的就是这款机器。“街头的二叔婆都说投票,我也得投一票。”选举这件事,触动了他们(她们)神经中的G点,于是,不问是谁,能投票,就能证明自己在社会中的存在价值,能跟上大伙,跟上潮流,也无须问自己投的是什么党什么人。

   

一些华人有这个人情习惯(杂学原理继续发酵),你既然登门拜票,说得如此动听,我答应“投你一票”,礼物收下,也给个人情面子,但是,到时是否前去投票,红色的铅笔是否画得如你所愿,是我的事!

    

也有不问是否华人而投票,而是选政党的华人选民。

   

我有一个朋友,住在海牙,TA(用TA指代是因为避免让人看出性别,以引起猜测和联想)一向是民主六六党的支持者,因此,历来都投该党的票。TA说,我为什么要改变我的政治信念而投这些有华人的党派呢?

    

另外一位海牙华人新朋友,TA和家中的那个TA分属不同的政党,这次有华人参选,TA劝说另一个TA,投某个有华人候选人的政党一票,结果也碰了另一个TA的钉子。

    

在阿姆斯特丹的华人圈子中,我的一位华人好朋友在微信圈中这样写道:

 

明确地说,如果海牙这次不是这么多华人候选人出来参选,根本不会有15% 投票率,不仅没有那另外的523,甚至那619也未必能保得住,还是退回4年前的529吧!

    

当有了其他的候选人,那就只有公平合理地按照荷兰的法律去竞争了,不要指责谁谁谁了。

    

在荷兰玩政治,有其学问,各个成熟的荷兰政党,有其一套,值得好好研究。如果有可能的话,设立一个华人参政的常设机构,查查资料,看看历史,找些专家探讨,找些著作看看,研究研究荷兰政党的盛衰,考虑考虑华人参政的路子,甚至看看选民的结构,选民的投票意欲,投票者的背景、族裔、学历和收入的构成等等,做些资料记录,别再光靠侨团活动那几道板斧。

    

哟,忘了,这样的机构不是有过吗?只是并非真正常设的,选举来了换个名称,换一帮人马,还是挥舞一下侨团活动的板斧,宣传鼓动吆喝聚餐一番,到头来,又是像中国足球一样,屡战屡败,屡败屡战,依旧豪情满怀,继续出击,喊几句口号,相信“胜利始终是属于我们的”,然后喝下一杯壮行酒,问问这酒是西班牙的还是法国的。

    

我想,倒不如一个小圈子内,静静地聊聊华人参政的事情,从历届华人参选的过程中理出一点端倪。感谢历届支持华人参政工作的人士,一些做法有着合理性和可行性,只是时机问题,即使失败也有着成功的因素。这样,也省得搞个什么会什么会的排名,更不用连当顾问也要交费了。

    

反正有荷兰一网,消息是公开报道的,并会得到不同角度的重视的。就像这次,黄哥侃选举,已经侃出一星火药味了;我给小圈子中十几个聊得来的朋友知会了,他们微信上掩嘴而笑,笑得很有意味,有的还继续出侃选举的新题目,笑喷了。


分享: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