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哥侃:明天是个好日子,我们的环欧网一周岁了!

0

今天和明天都是个好日子,今天,是对我的小家而言;明天,是对大家、对中国人来说,是中国的国庆日,也是中华传统节日中秋佳节。而且,也是环欧网,一个网上电台开播刚好一周年的日子,可喜可贺。

 

 

我参与了环欧网的筹备和建设工作,并一直乐此不疲。

挣钱吗?没有。辛苦吗?乐在其中。这不但是我的感受,相信也是和我一同努力的同伴的感受。

- 推广 -

去年的明天,刚好是中国国庆70周年的日子。在北京举行了盛大阅兵和联欢活动的同时,在时差为6个小时的荷兰,也有40多名华人自发走上鹿特丹的街头,举行快闪活动,载歌载舞;因为事前没有申请,匆匆地完成了一趟爱国之旅。

当天,我们就马上进行了现场报道,用最简易的方式,采访了参加快闪活动的华人朋友,在环欧网诞生的第一个节目中播出。

我们相信,环欧网会受到关注的,因为越来越多的华人精英加入了环欧网的队伍中,没有报酬地忙乎了一年。

说精英,这一点也不为过,都是先前的中国大陆电台的职业播音员,那是绝对的字正腔圆,用语速、节奏衡量播音质量的主,更不用说感情、格调风格等因素了。他们的声音,曾经出现在中国的电台电视台节目中;他们的名字,也已经见于环欧网的每天播报中。我为有这样的好同道而高兴,让我们一起携手同行。

 

环欧网?广播电台?这是先前的荷华传真的复活吗?

某种意义是,某种意义又不是。

说“是”的成分很小,也仅仅是因为我这个当年荷华传真的老人的存在而已。说“不是”的意义更大,因为两者的确有很多的不同。

 

网友们——听众们会发现,看,我用了“网友”一词,这已经是很大的不同了。

 

当年的荷华传真,属于荷兰公共广播组织NPS Radio的一部分,是Radio 5,中波波段,747千赫。一座现代化大楼,有不同的播音间,设备先进,可以搬得上桌面。曾经好几次接待过来自中国大陆的广播代表团,也毫不羞涩,在艺术化的餐厅中请他们吃上几片面包,喝上一杯咖啡,因为我们有颇为优厚的薪金收入,是荷兰政府支付的。当年电台每年的经费,在荷兰盾时代是20多万。

 

 

上世纪90年代后期的某一天,我走进这座电台,做梦也没有想到,我能够在这里占一席之地,并且在这里,经历了十多个春秋。

我来的时候这个电台已经存在有一段时间了,在那个时代,是荷兰华人获得资讯的难得的渠道。每天晚上8时30分,荷兰中餐馆厨房的空气中,就响起开场音乐,和“荷华传真,晚晚和你亲上加亲”、还有“荷华传真,公正独立锐意求真”的声音。

 

 

从无到有,到星期一至星期五晚上半小时的广播,再从每晚半小时到星期六的45分钟,再从有到无,烟飞灰灭。

从1990年开台,到2008年8月30日星期六,荷华传真最后一次现场播音后,坚持到最后一一刻的我哭了。

 

 

定居荷兰三十年,我流下眼泪的哭,有两次,这是其中的一次。

因为从中国到荷兰,这是我迄今为止待的时间最长的一个机构,从事的一项工作。这给了我买面包的钱,医疗的钱,买房的钱,退休的钱,帮助我认识了荷兰,学到了技能,长进了本事,在人生旅途中写下有色彩的一章。带着着多样的色彩,行走江湖,辐射着同样光怪陆离的世界。纵有鸡立鹤群的时刻,但是职业已经使我养成了处事不惊、心如止水般的淡定,卓尔不群、自甘寂寞的孤傲,当然,也有虚怀若谷、理解他人的宽容。

我曾经在一篇文章中写道:命运让我成为新闻从业员,二十多年了,也逐渐爱上了这行职业,那种操守要求的不偏不倚,那种寻根究底的细致入微,那种执着事实的刚正不阿;有时,虽有小小的妥协,也大抵以退为进,在舆论的漩涡中,保持新闻作为新闻的尽可能的纯洁,保持个人的独立思考和判断,也维持着内心的清明与淡定。

我也想起荷华传真时代的很多趣事,比如说,某声线不错的主持硬是把一段顺口溜读得像佶屈聱牙的绕口令,连续广播剧《空中唐人街》发叔发婶的打情骂俏,还有每年几次的公司聚会,同事之间的交锋恶作调侃与互助,赶突发新闻的紧张,收到听众感谢信和礼物的快慰,各种的乐与悲,喜和忧。

 

烟飞灰灭,但火种犹存,也终于陶冶了一个新的环欧网。

 

今天的环欧网,虽然目前没有设备,没有资金,没有收入,没有报酬,这也是很大的不同。但是,我们自信,质量必然而且肯定胜过当年;当然,希望有收入而且会有收入的,而这种自信是建立在可行性的现实基础上的,也必定成为事实!

 

网上电台比起实体电台,优势越来越多,几近完胜。实体电台有固定的频段,一按时打开收音机就可以收听,有实时的清谈节目,可以通过电话即时互动,点歌等等,但是,局限性也在于此,不能跟今天的网络无远弗届相比。互联网沟通着人类,网上电台可以在世界各地收听,可以多次重复地收听,而随着科技的发展,质量也越来越高,传播越来越广,各种免费的剪辑软件,应有尽有。实体广播能够做到的,网上电台也完全能够做得到;实体电台做不到,网上电台也可以做到。

今天环欧网的团队,有很好的专业素质,人强马壮,这也是当年的荷华传真所不能比的。

值得一提的是,新的团队有新的人才,可以统计分析海量的数据,掌握舆情,计算得失,明确不足,确定方向。

更值得一提的是,荷华传真用的是粤语,而环欧网用标准普通话。当年曾经为荷华传真播音语言引起的纷争,尚记得否?还记得观众对荷华传真的批评吗?新闻取向,立场观点,专业素质,节目编排,无一不在听众堪称滤波器的耳洞过滤着。

 

不过,我不知道能够维持多久,或者不知道我还能工作多久,也许昙花一现,偃旗息鼓,也许步步为营,越战越强。但是,内心的声音告诉我,这是我的爱好,我的兴趣,我的生命之泉,我的养生灵药。我活在各种新闻中,去伪存真,去芜存菁,在纷纭复杂的时代起码做个明白人。

一个理性的社会,一个客观中立,真实透明的媒体是不可缺少的。在现代科技的条件下,相信有更多人为之奋斗。

先稍息一下,然后,立正,向左向右看齐,向前看,齐步——走!(黄锦鸿)

 

 

附2016年的《写在荷兰一网诞生一周年前夕》一文

 

“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的探讨

——写在荷兰一网诞生一周年前夕

 

在荷兰一网诞生一周年的前夕,我的心情是很轻快很满足的,因为,3月中旬,我们正式进驻了中国最大的移动互联网专业信息发布平台“今日头条”。关于“今日头条”,大家百度一下也就知道了,这是一个具有4亿多用户的平台!

这是荷兰一网继在Google新闻搜索引擎中成为关键词“荷兰”最多显示的条目,以及成为腾讯公司微信的广告承载户之后,取得的又一个成绩,一个可观的成绩。

我想象中,“今日头条”的管理非常严格,不过,几天以来,未有不让发布我们的消息的情况。

这些机会,固然是各种移动互联网平台提供的,但是也是我们自身成绩的一个体现,因为我们努力了,达到一定的目标了。

这些机会,同时也是对我们更大的挑战,互联网平台厮杀惨烈,僵持也许是持久的,也有可能某一天,我们不得不重新趴下,一蹶不振。

这些机会,并不设想带来多少商机,如果仅仅是为了商机,那不如做点别的生意,从一开始办网,就决定以一种近乎宗教的献身精神,致力打造一个真实的新闻平台,澄清玉宇,向着一切虚伪和貌似真实的虚伪宣战;但,我们也不会唱高调,因为,钱,毕竟是好东西,不过,那是次要的东西。

互联网是个好东西啊,比如海洋,比如天空,无限广阔。不由得让我们想起了“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耳熟能详的一语。网上发布新闻,犹如下海,犹如上天,好像很舒爽,很自由,但是,仔细推敲,却又并不是那么一回事。起码,茫茫大海,渺渺天空,何处觅得你的芳踪?何况,下海,会淹死;上天,会摔死!

先说海,海阔凭鱼跃,那只是中国年画鲤鱼跃龙门的神话式一跃,是海中飞鱼那偶然一瞥重又跌落海中的腾跃,更多的,是常年沉埋于深海中的传奇,更有搁浅沙滩上的庞然大物,不仅无法跳跃,生存也受到威胁。

这时候,你欣赏在山间小溪中那快活的小鱼么?“明亮的小河里面,有一条小鳟鱼,快活的游来游去像箭儿一样。我站在小河岸上,静静地朝它望。在清清的河水里面,它游得多欢畅。”虽然,舒伯特的鳟鱼受骗了,但是,更多的鳟鱼,没有海阔,却悠然地在小河里快活地终其一生。

所以,一个伟人写道;鱼翔浅底。

再说天,天高任鸟飞。不过,那只是鹰击长空的世界,是鲲鹏展翅九万里的天下,绝不是蓬间雀的乐园。所以,要飞得高,必要有强有力的翅膀,坚韧的毅力。否则,也只能作“六月鹏尽化,鸿飞独冥冥”的萧瑟之叹了。

在此一周年之际,尽管我们取得了很大的成绩,然而,我们不作也不能作豪言壮语式的乐观,但是,路走开了,走下去那是肯定的,坚信不疑的,而且,深度相信,只要有一双有力量的翅膀,起码可以滑翔在不太高的高空,和我们有共同理想的同道,缔造出一个百鸟争鸣的局面,演绎“万类霜天竞自由”。

路走过了,也就今生无悔了。

而且,我们还未满一周岁,还年轻!(黄锦鸿)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