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哥侃:海牙的法国大使馆人质劫持事件

0
昨天的一则新闻引起笔者注意,那就是1974年的小王子日中,荷兰前女王朱莉安娜(Juliana)不想乘坐金马车经过法国大使馆,因为当时这里发生了日本恐怖分子劫持人质事件。
这是怎么一回事?
事件发生在1974年,始于9月13日,法国驻海牙大使馆的人质被扣押了5天,包括法国驻荷大使雅克·塞纳德大使(Jacques Senard)等。
这是荷兰历史上第一宗严重的劫持外交官作为人质的事件。
这次人质劫持事件4天后在大马士革机场结束,荷兰政府保证人质劫持者及飞机机组人员的安全,而人质本身,已经在史基浦机场用一定的赎金和机组人员交换了。
事发之始
1974年9月13日星期五下午,三名武装人员闯进了法国驻海牙的使馆,劫持了人质,这些武装人员分别是日本人奥平纯三(Junzo Okudaira)、和光晴生(Haruo Wako)和西川淳(Jun Nishikawa)。
接到电话报告前往大使馆的三名荷兰警察,在进入大楼时遭到他们的枪击,其中两人受伤,而荷兰警察也击中了其中一名劫持人质者。
但是,劫持者劫持了11名法国大使馆的人质,荷兰方面马上拉响了警报,封锁法国大使馆周围的道路,严密布防。
但是,由于语言障碍,绑架者很难与荷兰政府组建的危机小组进行接触,因此,荷兰政府要求日本大使馆秘书担任翻译。
这些劫持者是日本赤军(Japanse Rode Leger)的成员。这是个企图以暴力行动推翻日本政府的极端组织,两年前,在以色列的本古里安(Ben-Gurion)机场的流血行动已经造成了26人死亡。
绑架者的诉求
在海牙,人质劫持者要求释放被监禁在法国的同伙古屋(Yutaka Furuya),以换取释放11名使馆的人质。此外,他们还想要一架加满油的法国波音707,配备机组人员,还有100万美元赎金,并要求允许他们携带武器登上飞机。
荷兰的危机应对小组认为,鉴于人质所处的实际位置可以防止大规模的进攻,因此选择了进行谈判,以节省时间。基本的原则是,不允许任何法国人质离开荷兰,而恐怖分子也不应在飞机上携带任何武器。
就这样,双方开始了谈判,绑架者要求的波音707飞机在星期日晚上降落在史基浦机场,劫持者也释放了两名使馆秘书,并为其他人质补充了食物。
在星期一深夜至星期二凌晨,危机小组并向恐怖分子提出新的条件:所有人质将被释放以换取古屋,他们可以得到一架波音飞机及机组人员,得到30万美元赎金。关于他们登机的武器,只允许携带两支手枪。
于是,双方达成初步协议。
这架波音飞机是由法国航空交付的,但没有机组人员。在荷兰,只有荷兰航空公司Transavia有波音707飞机。Transavia经理John Block要求飞行员Pim Sierks作为这趟特殊航班的机长, Pim  Sierks选择了Ruud van der Zwaal作为副驾驶员, Bernie Knight作为飞行工程师。
因为日本人不想暴露预定的降落目的地,但为了安全的飞行准备,飞行员Pim Sierks需要这些资料,所以同意他拜访使馆中的人质劫持者,他以他的诺言承诺,不向任何人告知目的地,以换取保证他和他的同伴的安全。
人质劫持者似乎想飞往也门南部的亚丁(Aden)。
周二傍晚,劫持者带着人质,从海牙前往史基浦机场。由于担心遭到毒气的袭击,他们立即摧毁了由荷兰司法部提供,国家警察Paul Meijers驾驶的汽车的所有车窗。人质于是被转移,中途没有任何的意外发生。
人质劫持者除了两把左轮手枪外,放下他们的其他武器,埃及驻荷大使作为调解人出席在现场。
在史基浦机场,飞行机组人员与人质交换。
最后,法国大使雅克·塞纳德(Jacques Senard)也与古屋(Furuya)进行了交换。按照协议,古屋也收到了一个带文件和美元的公文包。
绑架行动在大马士革结束
周三清晨,波音707从史基浦出发,目的地为亚丁。
人质劫持者原本希望可以进入这个国家,但是,事与愿违,波音707只被允许降落在那里加油,但必须尽快离开。
幕后,外交谈判也在紧张地进行,飞机最终被允许前往大马士革,但是,劫持者必须扔掉武器,才能进入该国。
这几名日本赤军仍然想到贝鲁特,但最终接受了大马士革。他们在离开飞机之前,将武器和金钱交给了飞机的荷兰机组人员,然后,机组人员又将这些钱交给了法国在大马士革的大使。
后来,荷兰女王朱莉安娜给受伤的警察颁发了王室勋章。
巴黎同时发生的袭击是否与此有关?
1974年9月15日,一个手榴弹被扔入巴黎Saint-Germain-des-Prés区附近的一家酒吧。造成两人死亡,34人受伤,其中包括两名孩子。
这项行动,后来一名叫做卡洛斯·德·贾哈斯(Carlos de Jakhals)的男子承认是他干的,
据说这次袭击,与当时仍在进行的在海牙的劫持人质行动有关。
卡洛斯是巴勒斯坦武装组织成员和国际杀手,与日本赤军建立了密切的联系,和赤军的头目重信房子(Fusako Shigenobu)交往甚密。
据说这项声明是卡洛斯1979年接受阿拉伯一份杂志采访时作出的,但后来他又予以否认。
关于日本赤军
三名日本赤军的劫持者,后来犯下了更多的罪行,和光晴生和西川纯最终被捕并被引渡到日本,在日本被判无期徒刑。奥平纯三仍然在逃。
和光晴生和西川纯被捕后说,日本赤军的最高头目重信房子是这宗海牙人质劫持事件的出谋划策者。重信房子后来在日本被捕,被判处20年监禁,其中包括劫持人质,但她对这一事件守口如瓶。
日本赤军,是一支极左的恐怖主义武装,1969年从日本共产主义者同盟分出,1972年在巴勒斯坦成立,头目之一就是当年一名年轻的日本女子重信房子(1945年出生),日本赤军制造了很多血案,现已解体。(黄锦鸿)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