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荷兰的“紫禁城”,豪斯登堡宫比故宫差远了

0

 

历时四年、耗资至少6310万(超过预算的3500万)欧元的荷兰国王的新王宫Huis ten Bosch,翻新和改建基本竣工,日前接待了第一批访客,就是荷兰的新闻记者。记者们用挑剔的眼光审视着一切。

这里重新成为了荷兰国王的住宅,也是国王接待重要贵宾的地方,可以说,这就是荷兰的“紫禁城”。

王宫Huis ten Bosch的历史

荷兰的Huis ten Bosch,中译为豪斯登堡宫,是一座具有历史的古老宫殿,始建于1645年,这是荷兰王室的先人Frederik Hendrik倡议下建造的夏宫。几经历史的沧桑,角色的更迭,在荷兰的威廉一世(Willem I ,也是当今荷兰王室的先人)正式宣告成为荷兰国王后,便将豪斯登堡宫作为官邸之一,之后这个地方便成为荷兰王室几位成员喜爱的住所。

1899年,海牙和平会议在此召开。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荷兰女王威廉明娜(Wilhelmina )便居住在豪斯登堡宫。1940年5月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德国入侵荷兰,威廉明娜和其他王室成员纷纷逃往英国加拿大。尽管纳粹德国政府一度计划拆除宫殿,但是在多人反对之下并没有真正施行,不过受到战乱的影响,当时豪斯登堡宫亦已经严重损毁而无法居住。

一直到1950年至1956年,荷兰政府才展开复原恢复工作,之后,荷兰王室的君主也重新居住其中。另外,1981年时荷兰首相也一度将此处当作主要住所,但是缺乏系统的保养维修。

2013年,威廉·亚历山大加冕登基后,决定对这座古老的宫殿进行大规模的系统翻新,将其作为永久的王宫。不过,国王一家,一度曾居住在Wassennaar,今年1月份才搬迁。

维修前的状态

荷兰记者们这样描述:当时,霉菌从天花板上长出来,墙壁开裂,屋顶脆弱。经过四年的翻新,Huis ten Bosch终于完成了维修的翻新的工程。费用?至少6310万欧元,大大超过了预算,但是,国王仍然没有能在屋顶安装太阳能电池板。

2015年,工程开始施工了。 当时计划以3500万欧元进行翻新,但是由于长期失修,木梁的湿气导致了霉菌的生长,金箔剥落,墙壁开裂。屋顶和外墙不是部分而是必须全部重建恢复,楼梯也必须完全更新。

这座古老宫殿的状态比想象的还要糟糕,维护成本迅速上升,费用估计高达6000万。

2017年荷兰国会的一封信件表明,翻新工程将耗资6310万欧元。荷兰政府新闻处的Renée Wesdorp还无法说明,这些费用在过去的两年是否还会有所上升,将在今年晚些时候进行财务结算。

国王的节能愿望也落空

国王威廉·亚历山大本人表示,希望在Huis ten Bosch使用太阳能发电板,但法律禁止这样做,因为不得在国家文物建筑的外观进行任何的改变。

据说, 2011年4月时任女王贝娅特丽克丝(Beatrix)访问位于Dresden的太阳能电池板工厂Solarwatt时,曾抱怨说,在Huis ten Bosch的温室中安装太阳能发电板,也遭遇很多官僚主义的障碍。

不过,荷兰内政部发言人Simone Klein Haneveld说: “在装修期间肯定会考虑可持续性的问题,有节能装置,有完整的双层玻璃。”对于屋顶上没有太阳能发电板,发言人说: “目前仍在调查是否有可能。”

一睹“荷兰紫禁城”的风貌

在过去三年中,平均每天有120名建筑工人参与宫殿的翻新工作。尽管国王一家子自今年1月以来已经迁入宫殿居住,但翻新工作现在才刚刚完成。

记者日前第一次入内参观。花园作了重新的设计,整个屋顶已经更新,增加了隔热设备。宫中有图书馆、国王和王后的工作间、餐厅、美发沙龙、健身房,据说还有一个水疗中心。

新创意:从绿色沙龙(Groene Salon)到DNA沙龙

当贝娅特丽克丝女王住在宫殿里时,绿色沙龙(Groene Salon)主要用作接待室。 Groene沙龙现在改为DNA沙龙,那是因为墙上的6万块砖块都有抽象的符号,据说,这体现了国王威廉·亚历山大王和王后马克西玛的DNA。不过,遗传学家Fleur Vansenne说,不包括国王和王后的全部DNA图谱。

Reportage juni 2019 van de gerenoveerde stijlkamers in Paleis Huis ten Bosch.

国王的“DNA肖像”王后的“DNA肖像”相对,如几个世纪以来一直在宫殿中悬挂大幅肖像的习惯一样。在大幅的后墙上可以看到“世界公民”的抽象肖像,这应该代表“我们所有人”的肖像。这也是DNA肖像,描绘了某些基因的形状,这包括语言使用的基因和大脑发育过程中的基因图像。

这些“DNA肖像”构成了艺术的整体。

看来,荷兰国王和王后希望能够将他们的基因遗传下去。

蓝色沙龙Blauwe Salon

宫中有一个蓝色沙龙Blauwe Salon,重新装修蓝色沙龙的艺术家们,希望这个空间讲述有关荷兰、宫殿和王室的故事。他们通过制作对王室很重要的物体的墙壁来做到这一点,因此特别访问了国王和王后,了解王室故事。

因此,在这个空间中可以看到很多对于王室成员来说也是很有意义的纪念品,如贝娅特丽克丝公主的摇铃,克劳斯亲王掉落地面的领带,在奥地利Lech拍下的一支燃烧着的蜡烛的照片,以纪念约翰·弗里索王子的不幸等,还有花瓶、婴儿床和儿童椅,等等,这都是跟荷兰王室成员有关的物品。

奥兰治大厅Oranjezaal

在宫殿的顶部,可以看到Oranjezaal的圆顶。

Oranjezaal是宫中的主体建筑。

由于Oranjezaal有很多荷兰黄金世纪的历史性油画、镶板和拱形的画作,因此。对这个大厅的保护和维护一直以来是重要的一环,以保护这些珍贵的艺术品不至于被损坏。

Oranjezaal的水分问题直到上个世纪中叶才出现。在此之前,木制圆顶幸存了几个世纪而没有受到损坏。

圆顶以特殊方式绝缘,使用了“加厚”达4厘米的绝缘材料,而这些绝缘材料在外部看不见。在冬季,Oranjezaal内的温度保持在到14度摄氏度的温度,可以说终年温暖如春。

中国宫和日本宫

在宫殿中,特别有中国宫Chinese zaal 和日本宫Japanse zaal ,这是当年的荷兰东印度公司VOC远洋贸易最主要的两个国家,已有250年的历史,因此,这里分别按照两个国家的风格布置,因而也有一些文物古董之类,如宣纸壁画和丝质墙纸、彩绘护墙板、家具和瓷器等等。

但是,这里的气派和规模根本不可以跟中国的故宫同日而语。

在荷兰,其他王宫是可以自由参观的,但是,这个王宫不对外开放,因此,新闻记者可以说有眼福了。(黄锦鸿编译)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