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正腔圆说荷兰语被嘲笑像机器人?!教你一招让你秒变本地人!

0

各位同学,周一好!

我是你们的Lingling Yang老师。

准备好今天和我一起开启新一周的荷兰语学习了吗~

2019一开始,好玩的搞笑的都让其他老师给写了,嚼劲脑汁都没什么好说的。所以准备在这儿将不会说中文的小K说中文的故事摆上台。

小K是谁?是我们家中最小的弟弟,oma (奶奶)口中的“麻之烦”。哦,对了, 小K的“K”,请念“噶/嘎/Gā”的音,也就是”尴尬“的”尬“ 的第一声。

大家过年过节最期待的是什么?(抢红包!)

小K最期待的是可以和所有的亲戚一起玩游戏,所以他总是很期待家族中的verjaardagfeest(生日趴体), kerstfeest(圣诞趴体), 总之所有的feestjes啦。

好,事发经过是这样的:每年我们圣诞的其中一天是一定和全家的亲戚一起过的,但一般这个聚会只有家里的年轻人(联合国决定的凡是45岁以下都是青年人哦;)),但今年有两位长辈也参与。

长辈中小K平时只认识自己的opa (爷爷)和oma (奶奶),所以两天前我对他说: “Overmorgen zijn papa en mama van tante Christel er ook bij. Papa van tante Christel noem je 叔公,en mama van tante Christel noem je 叔婆。Dus:叔公en叔婆。”(后天Christel姑姑的爸爸妈妈也会在,姑姑的爸爸要叫叔公,姑姑的妈妈要叫叔婆。叔公和叔婆)

因为叔公和叔婆是说广东话的,所以我特地教小K用正确的广东话发音。小K静静地听着,忽然问:“Komt Soeplepel ook?“ (汤勺也来吗?)”

汤勺?什么汤勺?“🐂头不搭🐎嘴的,这孩子。

他认真地回答:“Soepkom en soeppot komen, komt de soeplepel ook?” (汤碗和汤锅会来,汤勺也来吗?) 我还没明白过来,他已经在那边坏坏的笑着了。

我终于会过意来: 叔公→soepkom, 叔婆→soeppot ! 哈哈哈😄😄我也笑坏了。

好,同学们,是不是一下子就记住了三个单词得意思和其中两个单词的发音了:

(de) soepkom 汤碗,

(de) soep-pot汤锅,

(de) soeplepel汤勺.

对了,聚会那天,小K毫无难度就向soepkom 和soep-pot 问了好;)

说起发音,今天的重点是就要和大家聊聊荷兰语的“说“,给大家一些小贴士

有些同学看着文章的时候回答问题反应很快,但是,一旦听别人说, 没有字幕的时候就茫然了。

为什么?因为人家说话不是一个词一个词地说,而是一个句子一个句子的说。

因为我们母语的关系我们习惯了字正腔圆,其实“说”荷兰语(“听”也是的)是有点小窍门的,一个句子中的单词是有 verbinding(连接)的

路上遇到个(说荷兰语的)熟人,大家都知道我们要说:“ Hoe gaat het?”(过的怎么样?)

这个句子你是这么说的呢?

你是这样说的吗:[hoe. Gaat. Het. ]

假如你说的时候是一个个单词分开停顿着说的, 那么人家听起来会觉得比较像机器人哦。

其实有一点点小改变就行了,单词连在一起说:[Hoe gaat et]就是流利的荷兰语了。

再给大家举几个例子:

Ik vind het heel leuk. 这我很喜欢→ [ik fint et heeleuk]

荷兰语中的浊音在词尾念成清音,像这里的d(浊音)在单词尾读成t (清音发音“次cì”),如: wind(风)[wint], bloed(血)[bloet]。 而het一般会都会读成[et] 。

再举一个浊音在词尾念清音的例子:

Ik heb griep. → [k ep griep]。

Ik heb het koud. → [k ep et kout]

是不是有点像是密码?另外dt 读成t, 比如:wordt→ Hij wordt tien jaar. [hei wort tien jaar]。

看起来很简单,有时只是少念几个字母而已, 但是说出来的效果可能会很不同哦。

下次听荷兰人讲荷兰语的时候注意一下对方的单词与单词之间的连接是怎样的吧。

没人跟你讲荷兰语?好,那听荷兰语歌吧,听歌是个很好的方式练听力,而自己跟着唱可以练习单词发音和增加单词量哦。

今天的分享到现在为止啦,下次有机会再聊!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