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语故事:别把Coffieshop翻译成“咖啡馆”了

0

在荷兰,也很多荷兰人不明白,为什么容许在特定条件下售卖大麻的店铺有一个专用的名词,叫做coffeeshop而不是更加确切的名称呢?对于荷兰以外的人士来说,更加容易造成混淆。比如说,2008年荷兰实行在公共场所包括餐馆的禁烟政策之后,连coffeeshop也禁烟了。于是,一些荷兰以外的华文媒体就奇怪了:为什么“咖啡馆”里面不可以吸烟,却可以抽大麻!

这些媒体就是把coffeeshop直接翻译为“咖啡馆”了,的确,coffeeshop内不可以吸烟,但是,却是得到宽容待遇的吸食大麻的所在。

那么,为什么荷兰把大麻专卖店叫做coffeeshop呢,这不就是英语的coffeeshop的直接翻译吗?小编花了一番工夫,发现很多荷兰人也不明底细,只说是习惯所以然,但是,所幸终于在一些多年前的资料中找到答案。

喝咖啡的习惯是15世纪从非洲和中东地区传入欧洲的,17世纪欧洲才普及起来,有了喝咖啡的专门场所。在荷兰,最初的时候,喝咖啡的店铺用荷文或者法文,叫Koffiehuis或者café,售卖咖啡,以及一些含酒精的饮料,当时,这些喝咖啡的地方有很多叫法,也包括使用英国人的叫法coffeeshop。因此,coffeeshop的确先前也曾经指代一般的咖啡馆,这可以说上世纪60年代之前都是如此。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相当于中国茶楼的以饮料消费为主的社交场所越来越多变种,产生了主要以喝酒为主的场所,称为kroegknijp 或者更加通俗一点的 bar ,于是,荷兰当局就将这些餐饮场所细分,对其中销售酒精饮品的场所提出了营业要求,持牌人必须有特定的资格证书。

众所周知,荷兰的政策除了中央政府的,也有各地政府根据具体情况执行的地方政策。60年代末到70年代初,荷兰正是嬉皮士文化盛行的年代,一些经营者希望设立一些店铺,在供顾客喝咖啡的同时,也可以吸食软性毒品大麻,但是,不出售酒精饮品,因为经营酒精饮品的营业执照要求过多过高。

现在比较公认的说法,是1972年在阿姆斯特丹建立的Mellow Yellow,是荷兰阿姆斯特丹第一家大麻店(也有说法,是乌特勒支1968年建立的Sarasani是第一家),东主回忆说,当时在进行商业登记的时候,考虑给这类商店一个什么样的名称好,以销售咖啡为副业,但又不卖酒,以区别于其他酒吧之类,就想出了“coffeeshop”这么一个名称,领取了营业执照,在店中偷偷售卖大麻。

结果,这一消息在大麻客的圈子中不胫而走,到阿姆斯特丹的coffeeshop买大麻,就让coffeeshop成了大麻店的专有名词。

但是,售卖大麻当时还是违法的,不过,店主能够很好地避过执法当局的检查。

当时一家在阿姆斯特丹也是1972年开业的名字叫做The Bulldogcoffeeshop经理Raymond van der Sloos对记者回忆说,当时,阿姆斯特丹开业的大麻店就有两家,The BulldogMellow Yellow,当时的大麻客,都把两家咖啡店称为coffeeshop,实际上是大麻店。买大麻,就找coffeeshop。

一位荷兰语源学者Rutger Kiezebrink认可了这种说法。Mellow Yellow,是以苏格兰歌手Donovan一首关于毒品的同名歌曲命名,当时这首歌曲在荷兰也很流行。

荷兰是1992年在“毒品法”中给软性毒品以宽容地位的,但是,在法律中尚没有明文规定。不过,由于大麻店80年代的大量涌现,coffeeshop就成了大麻店的专用名词。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