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达人秀事件”谈到扔蜡烛台的和泼奶粉的

0

写一篇可能引起很多华人不满和愤怒的文章,也再给不良竞争对手一个黑我的机会。但是,“很多华人”不表示“全部华人”,而不要企图黑我却先弄污了自己,伸向我的黑手却成就了我光辉的老帅哥形象。

我信心满满地认为,也会有“很多华人”认同我的观点。

昨天的一则荷兰恶少以泼“婴儿奶粉”的方式恶搞华人的视频,让荷兰华人微信圈子刷了屏,随之而来的华人社会的反应,大家都懂的。

- 推广 -

昨晚,荷兰文成会的春节联欢会之后,有部分热心的华人聚会,商讨成立新的华人组织,就这次恶少泼奶粉事件各抒己见。我喝醉了,没有过去参加,但是,我举手赞成成立这样的组织,为了维护华人整体的利益而抗争。

这样性质的团体组织,在华人圈子太少了!

虽然在荷兰注册的华人组织,Stichting 或者 Vereniging,据说有300多个(包括中文学校,可能还不止),但是,目前争取切身利益而抗争的团体只有一个,就是去年成立的而不久前我们荷兰一网报道过的荷兰中国商人维权委员会。因此,这次“泼奶粉”事件又催生了一个新的华人维权团体,是大好事!

记得上世纪末我还在荷兰NPS电台中文部工作的时候,听说有一个为越南船民申请居留的组织,负责人是个越南华人。他们的工作很出息,为一些越南船民打官司,有很多船民以难民的名义最终获得了居留。荷兰媒体报道了,于是我们的记者前去采访,回来说,这是一个普通的家庭妇女,来荷多年,掌握了荷语,在家中成立的这个社会团体,只有她一个人,丈夫偶尔帮帮忙,但是,的确工作很有成绩。那是还没有“点赞”这个词,我们都十分佩服,当时也叹息,为什么没有华人成立这样的团体帮助华人呢?

但是,荷兰华人也有过多次的维权行动,组织规模颇大的示威活动,向荷兰政府说不,向荷兰媒体说不。详情在此略过。

这类维权团体,组织者不必问谁,委员会无须排座次。现在通讯这么发达,有了情况,一呼百应,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组织很容易。

但是,群情激昂之余,我们要细心的体察一下,维权的名义、维权的理据、维权的程序、维权成功的可能性,等等,否则,只是一次失败的维权。

很多华人把这次“泼奶粉事件”定性为“种族歧视”。但是,我要说,这只是华人朋友的“定性”,而不是荷兰法律的“定性”。“种族歧视”,racisme,在荷兰是个很严重的罪名。

最近出现的一宗被定义为 “种族歧视” 事件,就是ADO Den Haag对Ajax的一场球赛中,仅仅有球迷在Ajax黑人球员Riechedly Bazoer控球的时候发出oer、oer的喊声,媒体上称之为oerwoudgeluid。Ajax向警方提出报案了,足总表示要调查了,而最后ADO确定有22名球迷呼喊过这样的口号,被禁止进入球场看球了。

怎么这么严重?一位荷兰专栏作家解释说,其实就是发出oe、oe的声音,模仿猴子叫,是对不喜欢的球员的一种表示:看,你多像原始森林的猴子!

大家也许还记得Gordon事件,那是在荷兰电视台的一个达人秀节目中的一名荷兰评委、也是歌星的Gordon,在发言中,时时将这位博士生跟做餐馆的联系起来,比如问这位中国选手是不是唱39号歌,菜加白米饭。这是部分华人餐馆客人点菜的方式。

华人生气了,那声势比这次的要大,不同方向都传出要跟Gordon算帐,跟电视台算账的声音。当时华人团体还召开了会议,商议统一行动,我也参加了。但是,在起草决议书的时候,我反对将“种族歧视”一语写进抗议书中,因为我认为,这至多是一种歧视性的调侃,于是,我独一无二地退出了抗议委员会。但是,我后来写了三篇文章,抨击了Gordon的行为,在报纸上刊登,至今仍然在我的新浪博客上找得到。

事发后,尽管华人社会一波又一波地冲击荷兰媒体,但是,不仅Gordon本人强烈否认是种族歧视,电视台也没有道歉。此事不了了之。Gordon 后来还挺风光的,跟荷兰首相甚至有过深度交流,仍是荷兰媒体的一位红人,只是去年在希腊遭遇了点个人小意外。

事后也有华人朋友向我出示,她在Gordon家中做客的照片,说他不是一个种族主义者,只是很爱说笑。

不过,也许华人说,这个事件,“凝聚了华人的团结”,只是事后一些华文报纸自我感觉良好的新闻套话,因为荷兰华人,至今更不团结了。

那个博士生后来被荷兰方面请进了习近平主席访荷的王宫盛宴,也被微妙地看作与此事有关。

那么,“泼奶粉”事件,黄哥你怎么看?有人肯定会问。

很简单,不要定义这种是什么行为,诉诸法律解决就是了。

中国人太爱定义了,在没有对实质性问题进行分析之前,就先入为主,带上一顶大帽子,然后打棍子。

但是,我可以肯定,以“种族歧视”为名起诉他们,没戏!那怕你可以说他“有预谋,有计划,有目的,有准备,有步骤地针对某一特定群体”,我还是说一句,没戏!

这两名恶少,其实有很多可以起诉他们的理由。须知在荷兰,2010年,一个叫做Erwin Lensink人,仅仅因为向国王的金马车扔了一个小小的盛蜡烛的器皿waxinelichthouder,除了当时被拘留,被罚款,还一直被盯住,禁止他进入某些地区;国王日时候,还要将其收监。此事查查新闻档案,也就不细表了,此人的确是个反王室分子。

所以,两恶少光是光天化日向他人扔奶粉也好,面粉也好,弄污他人身体,扰乱社会秩序,非法以进行商业盈利为目的的拍摄,侵犯他人隐私,侵犯他人肖像权,也就构成了几宗罪状了。这让律师和法官们起诉和宣判吧,黄哥你就别冒充内行了。

但是,要起诉,只有当事人出面,不像王室,是没有公诉人为我们出头的。只有当事人认识到事件的严重性,感到有必要,去警察局报案,警方这才受理。这是荷兰司法制度的ABC而已,黄哥你累了,歇歇吧。

但是,一种以集体的力量,搞个什么协会,希望引起荷兰政府,还有大使馆方面的注意云云,那可就玄乎了。起码在荷兰政府方面,他们会觉得奇怪,不就两个臭毛孩弄的小事吗?值得你中国人兴师动众吗?怎么,黄哥,这不是小事,是大事,你住嘴!

比这更大的事情,例如海牙足球俱乐部的收购问题,中国老板、海牙球队董事会和经理部的“文化冲突”话题,就累坏了全荷兰的媒体记者了,这方面的消息几乎天天都有,可是华文媒体呢?那份自称跟海牙俱乐部合作、三天两头把老板和海牙俱乐部的头目上报的华文小报呢?屁也不放一个,这屁,只有我敢放。

好了,犯众怒了,打住吧。在跟Gordon玩的时候,有很好的一招,那就是利用他调侃的39号做文章,也许,我又得把我当时的文章亮出来了。

看看,我用很多人玩微信、当群主、晒照片、送玫瑰花,熬灵心心灵鸡汤、写写分行的不押韵文字的功夫,又写了一篇挨骂的文章,何苦呢!

不过,我同意,对这两家伙,不能仅凭其在电视台的一两句轻描淡写的道歉就了事,我们需要的,是诉之于法律手段。不过,荷兰社会那么幸福,也天天有事情成为值得报道的新闻,怎么可能“让他们不再敢欺负中国人”呢?在这个角度上,的确需要这样的协会的存在,专门负责各种针对华人的大小事件,来一宗,处理一宗。因此,我为昨晚成立的华人维权组织点赞。

末了,今天就选两段新闻,看看围绕着“种族歧视”和“歧视”,荷兰又发生了些什么。

分享: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