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 “荷华传真” 到《星岛日报》:为什么有“荷兰一网”?

0
分享:

黄锦鸿:(曾用笔名:程石、河边叟、申依、老记伏NET、洪戈、尚君、路人丁⋯⋯)

开办一个每天都更新的即时的荷兰新闻网站,是我积存了很久的一个心愿,今年终于实现了,“荷兰一网”今年4月份诞生了。

我移民荷兰之后,1994年加入荷兰中文广播电台 “荷华传真”,其实,那是荷兰政府资助的一个正式电台,不是现在那些自媒体什么的。“荷华传真”的正式名字叫做NPS(Nederlandse Programma Stichting)中文部,在电台第五台播放节目。

当时这样的节目组还有摩洛哥、土耳其和苏里南,同属NPS的外侨部,都用自己的母语广播。

NPS,就是现在的NTR。

长达十多年了,每天晚上半个小时的中文(粤语)广播时间(后来是星期六45分钟),都在播音室内播放荷兰的新闻。荷兰的华人公众,有听广播的,很多人知道我的名字,熟悉我的声音,但是,不一定认得出我的模样。

这个电台开办了20多年,几经折腾,甚至削减的方案曾引发了华人的签名请愿和游行示威,但在2008年8月最后一次播音之后彻底结束了,我和同事周耀辉(知名词人),还有个实习生,战斗到最后一刻。原因?政府外侨政策的改变,有人不喜欢外侨母语电台,要讲,讲荷兰语吧。

在电台工作期间,大约是2003年吧,在侨领杨华根先生的推荐下,我为《星岛日报》(欧洲版)开设了荷比卢专版,每天供应全版的荷比卢新闻,有段时间甚至是两版,我以唯一的《星岛日报》驻荷兰记者名义工作。

但是,这段高收入的日子维持到2009年的6月份,也结束了。原因?纸媒发行量下降,广告收入下降,入不敷支,取消了荷比卢版。

2009年之后,我仍然作为特约记者,不定期撰写专题,在有需要的时候为《星岛日报》采访。

我在2009年还试图通过游说一些高层人物,找一个阵地,能够发放每天的荷兰新闻,但是一年过去了,一些人士也为之付出了努力,却没有成功。

以后,纸媒每况愈下。

办报纸,做新闻记者,太难了?

我一直梦想着,怎样让每天的荷兰新闻能够让不懂荷兰语的人士知道呢?来自不同方向和层面的消息,我知道有这个需求。

其实,我在这之前已经加入了荷兰一份地方民营报纸,在我还有其他职务的同时,几位有名有姓的朋友劝我,为这份当时难以生存、要低价出售也找不到买家报纸出谋划策,领军出征。我就怀着当一回农民伯伯的心理加进去了,但是,加入之初,我已经提出了自己的条件。

在这份报纸2014年创刊十周年的时候,我作为总编辑在其纪念刊物中写道:

命运让我成为新闻从业员,二十多年了,也逐渐爱上了这行职业,那种操守要求的不偏不倚,那种寻根究底的细致入微,那种执着事实的刚正不阿;有时,虽有小小的妥协,也大抵以退为进,在舆论的漩涡中,保持新闻作为新闻的尽可能的纯洁,保持个人的独立思考和判断,也维持着内心的清明与淡定。

我同时也写道:

我不是创始人,1996年初才临危授命,兼职担任总编辑,至现在,我见证了中荷X报在危机中的挣扎,以及后来的成长、发展。

把这份报纸扶上了轨道之后,我恢复做日报的想法可以说是“死心不息”,也曾试过办网站的方式打开局面,一直寻找着合伙人。终于,今年有了这个机会,因为技术的发展,使到我们能够摆脱成本的牵制,让荷兰的新闻每天迅速地抵达公众。

我很兴奋,比在《星岛日报》时期还兴奋,因为,新闻见报比当年的《星岛日报》还要快。同时,我有一种使命感,责任感,就是在网路平台上除了传播新闻,还抵制那些不良的东西,抵制弄虚作假的伪媒体。有人说,现在的微信太乱了,但是,我说,微信是个好东西,有人捣乱,你坚持传播正确的东西,慢慢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就没有市场了,乱发帖子转帖子的人也不敢放肆了,我们都要为传播正能量——一个很时髦的词——而努力啊。

关于荷兰一网,就上网看看我们的发刊词,成为我们的用户吧;我相信,你会喜欢的。

以前在 “荷华传真” 的时候,我们每天都有一句不同开场白,其中一句是:荷华传真,晚晚和你亲上加亲;套用过来,是:荷兰一网,天天把你放在心上!

(原载《联合时报》荷兰一网专版,略有增补)


分享: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