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荷兰拍纪录片的帅哥Ruben侃大山:侃中国,侃自己,侃中医,侃文化

0
320

一网编者按:西方人、荷兰人对中国是怎样的一种印象?一方面是西方主流媒体延续着对中国的不全面不真实的过气报道——尽管这种状况近年来已经有所改观——另一方面,是国人在中国个别官媒的外宣气氛下,认为中国已经强大了,强大到足以令西方人臣服脚下,如朝圣般奔赴大天朝顶礼膜拜。所幸,中国的确已有不少智者,能用很朴素的语言为这种虚热解困:中国是怎么一个国家,让西方人来看看吧!是好是坏,给你设立一个历史的坐标,你自己看看,你自己评评。

    

于是,有了荷兰人Ruben的两部震动荷兰社会的关于中国的纪录片,也有了荷兰一网记者对Ruben的闲聊式的采访。

   

荷兰一网的记者职业是中医师,因此,和学西医的Ruben有共同语言,自然,聊到医学的话题。

继两年前一部反映当代中国的纪录片《沿着长江岸边走》之后,今年年初系列记录片《穿越中国的心脏》在荷兰又一次创下高收视率。两部纪录片中的主持人Ruben Terlou——那个能说流利中文、在电视里给荷兰民众讲中国故事的荷兰小伙子,不仅被荷兰电视观众高度关注,也深受许多荷兰华人观众的宠爱。  

     

最近,在荷兰Hilversum博物馆内展出了题为《穿越中国》的Ruben Terlou摄影展。借着参观这个摄影展的机会,笔者和RubenHilversm博物馆面对面地进行一场关于他的成长历程和中国的历史、文化、医疗现状等方面的探讨。

生也有涯,知也无涯。 ——庄子

   

见到Ruben,寒暄过后Ruben的第一句话竟然是:“你的相机不错啊!”我回答道:“你的也不错啊!佳能5D2!”摄影爱好者们都有打量其他同好者们装备的习惯。那是一种摄影爱好者之间无言的交流。Ruben在摄影方面的造诣已经比较高了。他曾获得过“银相机奖”的多个奖项,并在2016年获得了该奖的“新闻摄影创新奖”奖项。在他的生平介绍写着:纪录片制片人、摄影师、医生。

    一个三十二岁的小伙子,是怎样成长为一个出色的跨行业佼佼者?Ruben语言天赋从哪里来?在看完《沿着长江岸边走》和《穿越中国的心脏》两辑纪录片后,许多观众和笔者一样对Ruben个人的成长过程产生了兴趣。

关于自己

     记者:我来之前,翻看了今天的报纸《Trouw》,其中有一篇关于家长对家中青春期的孩子整天在电脑前玩游戏而对周围一切都不感兴趣的文章引起了我的共鸣。你的青春期是怎样度过的?

      Ruben:我小时候天天都在外面观鸟,每天都是,不想呆在家,不想玩电脑!而且现在也还会在外面观鸟!我爱观察它们。

   记者:你能听懂鸟语吗?

   Ruben:我能!

   ——笔者曾多年从事海外华文教育,深深感受到,把一门新的语言说得标准的先决条件一定是先会听,且善于听。Ruben爱观鸟、好研究鸟的习性这一爱好,绝对铺垫了他的语言天赋。)

   记者:你高中毕业后去外国闯世界,那是你从小的理想吗?

   Ruben 是的,我五岁的时候就开始想去外面的大世界看看。中国对19岁的我来说非常神秘有吸引力,那时候在中国的外国人还比较少,我也想看看有什么发展机会,所以高中毕业后,我曾在邮局工作过半年,挣钱、存钱,研究了中国的不同地区的物价,最后选择云南。2004年的时候,云南的物价还比较便宜。

   (——有目标、有计划,并一一付诸行动!)

关于中国

    记者:除了云南还去过什么地方?

    Ruben:还去过贵州、四川等的很多小地方。到了中国后,才发现中国人根本不是西方人眼中那样的人人都一样、比较保守的样子。其实中国人很开放、很热情,而且中国有那么多不同的民族,各地有各地的风土人情,中国有那么多不同的风景地貌,还有,中国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所以,在两部纪录片开拍前的一个月,我都要自己去中国再踩一次点,否则就可能完全和想象中的不一样了。

    记者:你在《穿越中国的心脏》的第一集是在内蒙拍的,之前,你有没有看过《狼图腾》这本关于内蒙古草原上狼和人类的精彩的小说?

   Ruben 看过,我用中文看的!

   记者:镜头里的草原完全已经没有了当初野狼出没时候的样子了,令人心痛!

   Ruben:我也很心痛,那里大部分已经沙漠化了。全球环境恶化的结果,保护环境人人有责。所以,我们要少买衣服、少开私家车等等。我特别关注环保,关注中国新能源的开发。

关于中医和针灸

    记者:在《穿越中国心脏》系列里,你觉得荷兰的观众最喜欢那一集?

    Ruben:(略思考后)我觉得比较遗憾的,如果比较符合他们偏见的话,可能他们最爱议论第5集《De K-straat》。

    记者:据我的调查是第3集,关于葬礼的那一集。第5集的话题太沉重了。

    Ruben:但是那个主题也很重要。因为在中国很多人都没有医疗保险,他们都是倾家荡产地去治病。

    记者:对了,你也是个学医,你的专业方向是哪个?

    Ruben 我的专业是内科白血病,但是那是个非常沉重的专业。

    记者:我完全能理解!你在中国的时候,有没有去过中医院,去看病或者做针灸?

   Ruben:去过,还接受过针灸。

   记者:那么,你了解中医吗?

   Ruben:我不了解,但是我对中医很有兴趣。西医在治疗方面太细太细,只是针对很局部的病变开展治疗,而中医是把人体看作一个整体。我已经买了几本中医基础理论的书,准备好好学习一下。

    记者:太棒了!你知道吗,现在在中国的医疗界有很多很优秀的医生,他们都是精通中西医的。在你的第一集讲到武汉的时候,你一直都在说毛泽东,在你的印象中,毛泽东是不是只是那样的搞运动的政治家?

    Ruben: 是的。

    记者:其实,他也作过很英明的决策,可以说对中西医做出了伟大贡献。你知道吗?还是我告诉你?

    Ruben 他作过什么决策?“妇女能顶半边天” ?哈哈!

    记者:哈哈,这也是个很英明决策。是在医学方面的,你想自己查还是听我讲?

    Ruben:你讲我听。

    记者:1954年的时候,毛泽东号召西医学习中医。他说:中国医药学是一个伟大的宝库, 应当努力发掘,加以提高。那个时候,医学院学西医的学生都要选修中医课,所以有的学生很不喜欢而有的学生很有兴趣,非常爱钻研针灸。其中有个叫焦顺发的学生,他是神经内科医生,后来,他把西医的基础理论和针灸结合起来,发明了“焦顺发头皮针”。有没有看过《9000 Needles》这部美国人拍的关于在天津头皮针治疗脑干出血后遗症的纪录片?Youtube 上有。

    Ruben:没有。(马上掏出手机查了起来)哦,找到了。

    记者:里面那个主任医生叫石学敏,是中国的国医大师。他的《脑卒中与醒脑开窍》启发了很多临床医生。

    Ruben真的吗?很有意思。

    记者:现在中国政府也大力推广中医。

    Ruben:这个我知道。

    记者:是的,因为中医不仅能治病,但更讲究防病。中国政府希望百姓身体健康,不得病最好,我想这也是努力推广中医的原因之一。

    Ruben:我对中医很感兴趣,因为西医对慢性病没什么特别好的办法。

    记者:最近20年,中医特别是针灸有很大的发展。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浮针?

    Ruben:这个我知道,我还被扎过浮针,确实止痛效果非常好。

    记者:这是一个从事针灸很多年的医生,在临床上探索很多年后发明的。为了找到理论依据,他又去学了西医的基础理论,差不多经过20年的研究,总结出来了这个被成为“现代针灸”的方法。他叫符仲华,在南京。

    Ruben:是吗?我很有兴趣,因为这个没有副作用。

    记者:没想到我会和你聊这些吧?

    Ruben:是的,不过我很有兴趣。

关于第三辑

   记者:你什么时候再去中国拍第三辑吗?

   Ruben:这个我还没想好,也可能不拍,想先休息一下。如果有可能的话,能去中国生活几年才好!

   记者:哦,如果现在停下不觉得可惜吗?

    Ruben:嗯,我喜欢努力工作,尽量把事情做得更好点,如果只是为了名气和金钱,那都成不了让我工作的动力。

    记者:还会再去云南吗?

    Ruben:这个绝对不会了。我想去上海或者重庆。我最喜欢重庆。

    记者:重庆确实是个充满活力的,又有相对好的自然环境的城市。去年我也曾在重庆参加世界华文媒体的活动,江津的“爱情天梯”你去过吗?

    Ruben:江津我去过,但是没到过“爱情天梯”。那是什么?(Ruben又掏出手机查了起来)哦,找到了。哇,6000多级,好不容易!你看了以后是什么感想?

    记者:那是个非常美丽感人的爱情故事。就像你摄影作品里那张男人为寄托死去的亲人而建塔那样,令人难以忘怀。

关于“道”

    Ruben:那是我最喜欢的照片呢。你呢?喜欢哪张?

    记者:我喜欢这张,他仰脸望天的那张。哦,对了,你在《穿越中国的心脏》的第4集讲到你在寻找“道”,你找到了吗?

    Ruben:我还没有,或者“道”就是一种生活方式?!

   记者:道教的阴阳五行理论你知道吗?

   Ruben:我知道,我在研究。

   记者:其实中医有相当一部分就是运用了道教的理论。

   Ruben:这个我知道。

   记者:它理论核心在我认为就是追求平衡,动态中的平衡。你在最后一集的最后几句话就是体现了道家的思想。你在现实的生活工作中追求你的平衡。或者,我也可以把你看作是个“道士”?!

    Ruben 这时露出了很惊讶的表情!

    

我喜欢所有的Ruben Terlou在阿富汗拍的照片。我个人认为每张都非常有视觉冲击力,创作者的思想也表达得淋漓尽致。或许,是因为我对中国太了解了,Ruben在这次摄影展上的照片我总能挑剔一下,找出我不满意的地方。不过,在场的荷兰观众都很喜欢,到过中国的和还没去过的都一样喜欢。

分享: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