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布雷达市长接受尖锐提问,谈与扬州缔结友好城市十周年

0

据荷兰地方媒体BN DeStem的署名报道,在荷兰布拉邦特省布雷达(Breda)和中国江苏扬州建立姐妹城市关系十周年之际,两城市互赠厚礼,而市长保罗·德普拉(Paul Depla)也接受了记者维尔·保罗·弗林登(Verl Paul Verlinden)的采访。

  

布雷达将很快有一个中国馆,这是来自扬州的礼物,因为与布雷达建立了十年的友好城市关系。市长保罗·德普拉(Paul Depla)和副市长保罗·德·比尔(Paul de Beer)上星期前往扬州,参加了周年庆典。今年早些时候以及2018年底,一个布雷达代表团已经前往扬州访问。

自2007年以来,荷兰布雷达代表团一直定期前往扬州。但是这些对中国城市的访问能给荷兰城市带来一些收益吗? 记者尖锐地发问。

市长保罗·德普拉回答说,最近的两次旅行花费了市政当局41900欧元,尚不知道上周的旅行有多贵,但是包括随行的市政府官员在内,将很快就达到了12000欧元。

今年早些时候,德普拉(Depla)和副市长博阿兹·阿丹(Boaz Adank)也接受了该报有关中国的采访,一般性地谈及对中国的发现和一些访问的成果。

这次该报新的采访,旨在澄清缔结城市友好关系多年来取得的实际成果。德普拉并不乐意这样做,问记者: “我们要重复六个月前所做的事情吗?”

第一个问题就引起了记者的不满。

以下是记者和市长的答问。

记者:您庆祝两城市缔结姐妹城市关系十周年,但在2007年,您的前任彼得·范德费尔登(Peter van der Velden)已经去扬州结交了友谊,不是十二年了吗?

市长:这似乎是学校报纸记者提出的问题。很显然,这是第一次两城市建立联系,两年后才正式达成了建立友好城市的协议。

(然后,市长分别列出了从布雷达到中国的访问,几次涉及到以荷兰布拉班特省出访的贸易代表团,因为该省与江苏省已有25年的友好关系,而另一个布拉邦特省城市埃因霍温与南京市的友好关系历史则更长。此外,布雷达主要在扬州签署了有关知识和经验交流的协议,总共有十次正式访问。)

 

记者:与具有历史背景的波兰城市弗罗茨瓦夫(Wroclaw)的联系不同,布雷达与扬州的联系涉及的是经济增值⋯⋯

市长:(打断了记者的发问)这是一个非常狭窄的观点。布雷达处在布拉邦省和地区背景下,还涉及水利技术领域的知识交流。作为政府,您必须打开通往荷兰布拉班特三角洲的大门,水利部门可以在这里学到很多东西。扬州有475万人居住,但是那里的下水道只和布雷达的一样多。

 

记者:这可能意味着两个方面:他们往空旷的地方排水?或者效率很高?

市长(提高声音):这是西方的傲慢!好像他们在中国的大街上大小便一样!他们在那里有一个非常好的系统,我们可以从中也可以学到很多东西。

 

记者:回到经济增值。自2007年以来,人们一直认为与扬州的关系有利于吸引来自中国的投资者。此后,有多少家中国公司来到了布雷达?

市长:不是很多,也许是三个。

 

记者:这只是些小型贸易公司。不是已经承诺有大笔的投资?

市长:在埃因霍温地区,至少有30家来自中国的公司投资。但是埃因霍温从事这项工作做了多久了? 西部布拉邦对扬州很感有趣,因为他们也非常专注于农业、食品和物流,而我们在这方面很擅长。您必须继续投资于这种关系。扬州现在到我们这里的访问,比我们去那里的次数更多。”

(市政府的国际事务顾问Marcella Hooglander也参加了采访。她谈到:“直到2015年,我们专注于将中国公司带到这里,但是实际效果落后于预期。从那以后,我们将更多的精力放在荷兰在中国开设公司方面。”)

市长:到2021年,中国将有一个大型的花卉博览会Floriade。我们为Zundert的Treeport等组织机构和公司打开了大门,他们可以在那里展示自己,从而导致订单的接获。

 

记者:但是,自2007年以来,布雷达市在中国为布拉班特省的公司和组织做出了什么努力呢?

市长:在布雷达三角洲(Brabant Delta)进行了大量的知识交流。例如,我们的布雷达应用科技大学可以在中国进行研究;这也可能导致中国游客的到来。这些投资现在正在兑现,但我们暂时不会收获好处。

 

记者:通过这种城市的友好关系,布雷达本身有哪些具体的成功?

市长:上周一个布雷达摄影展在扬州开幕。在一个拥有475万人的城市,布雷达可以进行自我介绍,提高中国人对访问布雷达的兴趣。

记者:在巴黎或伦敦举办这样的展览会更有效吗?也是大城市,离我们更近。

市长(有点生气):这话好像布雷达影展仅在中国活跃。顺便说一句,这个问题无关主题,现在是关于扬州,与巴黎无关。

 

记者:在上次的采访新闻稿中,您说过布雷达和扬州可以共享知识,因为都是历史名城。您在这方面分享了什么?

市长:例如,我们擅长将新旧结合起来,例如拿骚酒店(Nassauhotel)。在中国,他们更有可能把旧建筑物完全拆除。他们可以向我们学习,有这个可能。

 

记者:最后一趟旅行还带回来了什么?

市长(不耐烦):什么都没有,除了我患了感冒。

(黄锦鸿编译)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