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重症护士带您探秘荷兰的重症监护病房

0

扩大重症监护病房的床位,这是近期在荷兰媒体上看到的政治家和专家经常谈论的话题,这并非仅仅是腾出新的房间,或者调动一些医务人员那么简单。在重症病房中,需要相当多的专业知识,而重症病房也需要相当多的医疗设备。

今年51岁的重症监护护士Christel Schilders,在蒂尔堡伊丽莎白·特威斯泰登医院(ETZ)中工作,她解释了护理新冠肺炎患者所涉及的一切。 “一切都必须顺利进行,否则患者将无法呼吸。”

记者:重症监护护士做些什么?

Christel Schilders :作为重症监护室的护士,必须专业技术精湛,必须能够通过不断进行观察和测量,了解诸如病人心率、氧气、血压、通气设置等情况,对患者的病情随时保持关注。

和重症医生一起,必须决定是否要调整药物或通风设置,我监督着这一切。当我不在病人房间里时,我会设置报警器。如果患者濒临危险,我可以立即采取行动。

我也负责照顾病人。我要洗涤和更换衣服,如果有人在呼吸机上,正在使用麻醉药入睡,我每四个小时都要转动一次,以防止病人生褥疮(压力性溃疡)。我们也为其家人提供咨询。

记者:护理新冠肺炎患者涉及什么?

Christel Schilders :新冠肺炎患者属于重症监护病房中最重的病患,我们称其为高复杂性患者(Hoogcomplex)。他们患有缺氧症,并正在借助机器呼吸。我们还必须定期采血,以检查血液中含氧的水平。

呼吸对于新冠肺炎患者非常重要。您尝试通过调整呼吸设置来解决氧气短缺的问题。这是非常专业的工作,不是其他一般的护士所能掌握。

记者:与正常情况相比,您的工作量如何?

Christel Schilders:平均而言,重症护士照顾一到两个病人。由于新冠疫情危机,我现在最多要照顾三名病人。我在手术室的恢复室里从事这项工作,这里的护士或手术室的护士会也为此提供帮助。如调整药泵,清洁病人,改变他们的姿势,排空尿袋,清洁口腔等,通常这些工作由我自己一人完成。

有额外的帮助当然很好,但是几乎必须教会其他领域的护士,如果我们现在就这样做的话,即使患者人数进一步增加,也对我们有很大帮助。”

记者:您能够坚持吗?

Christel Schilders:如果您六个月前问我,是否可以照顾四个病人,我会说“不”。但是,如果我向所有护士都教会了有关的技能,那将是可行的。目前是危机时期,没有其他的选择,虽然这并不是您真正想要的,但是事实上就是这样。

我之所以能够继续坚持下去,是因为我得到了同事的大力支持,重症病房的所有员工之间也都团结一致。我的一个好朋友也在这里工作,我每天都和她说说话。当我轮班回家后,我打电话给她,说我们又度过了一天。我们聊聊病人家人的情况如何,或者又有谁死了等等。真让人失望了,这他妈的病毒。但是,我必须继续前进。

记者:情感关怀是什么样的?

Christel Schilders:我们必须向患者的家人提供支持,但这并不容易。家人也知道有很多人死亡,对于自己的亲人是否会出现同样的情况,他们也非常紧张。通常,您可以向家人提供情感支持,但是,现在更多的事情分散了您的注意力。

我经常要做的,是让患者入睡无法再见到家人。通常,家庭可以和某人交谈一段时间,但现在已经没有时间了。而且,您知道某些患者可能已经处于临终阶段了。

在患者使用呼吸机之前,我试图让他们放心,告诉他们,会打电话给家人,告诉他们情况如何。我会问,我能对他们的伴侣或亲人说些什么。不过,这很难启齿,我宁愿他们的亲人可以来重症病房,一起和病人说声再见,因为您不知道病人是否会幸存下来。这对我们来说,是个很艰难的时刻。

对于新冠肺炎患者来说,允许一位家庭成员每天探访半小时。但是,当伴侣第一次前来的时候,看见亲人正在熟睡,最后也只能耸耸肩膀离开。这也是我感到困难的时刻。

我们早上和晚上都给病人的家人打电话,还在房间里写日记。在其中,我们用普通的人类语言描述了我们所做的事情,如我们为一位病人剪了头发,诸如此类。对于那些无法前来的家人来说,这就是额外的支持。(资料来源:NOS)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