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荷兰华人参政,我愿做一片绿叶!” ——访阿姆斯特丹市议会选举候选人黄一伟

0
分享:

荷兰的市议会选举,地方党派的崛起继续成为潮流。

2018年的阿姆斯特丹就出现一个叫做正式名称叫做SAMÉSAMEN All Mensen Éen Nederland)的党派,注册参选,中文名字译作“合作党”。该党目前活跃在荷兰的首都,是有各族裔人士参加的地方党派,而该党主席,是曾经有过参选和从政经历的华人吴远强。我拿到该党推出有42名参选候选人名单,逐一看下去:吴远强……陈国文……黄一伟——12号,黄一伟?他也重拾政治?

黄一伟,在我荷兰当记者的生涯中,是很熟悉的一位朋友。我知道,他和我一样,是改革开放之后第一批进入中国大学的学生,我77级,他78级。7778,入学时间只差半年,拨乱反正,是个有历史意义的响亮名字。他考入的是浙江大学,读的是物理。但是,他毕业后却步入仕途。同学少年,风华正茂,可以说,他有过在中国大陆从政的经历,官也做到当时一个新秀也不多见的位置,甚至,1985年已经跟随一个政府代表团,出访德国,考察三个月,这在当时是很多年轻人梦寐以求的呢。

但是,那个时代,下海经商,出国留学,也成为中国的一种时尚。黄一伟也出国了,来到荷兰留学,选读的是自己熟悉的专业,这样,花在学习专业的时间不多,同时可以兼职打工,可以开设公司,有时间做点别的什么事情。

从体制内来到体制外的世界,少了束缚,却也多了挑战。生活自然有其轨迹,舒心一点的,就顺着走。就像很多人问过我一样:假如你不出国,现在在国内是什么样子?相信也有人同样问过黄一伟这个问题。

不过,有一点肯定, 黄一伟已经离开了政治,他在荷兰经商、赚钱、营造温謦小家庭。他有两位千金,在教育女儿成长他花了很多精力,曾把大女儿送到2008年北京奥运到义工。当然,像很多荷兰华人一样,扎堆!于是,也参加华人社团活动,从荷兰温州同乡会、荷兰温州商会,到作为荷兰中国总商会的创办人之一和首任会长,也支持后来者继续开拓会务。这个会,已成为荷兰的骨干侨团之一,近日将举办庆祝诞生的10周年。

这又重新和政治有一点儿交集了,于是,也和我这个记者有了交集。我是从多年前很轰动的荷兰Beverwijk大街市筹建“中国城”那个时候认识黄一伟的。后来,荷兰中国总商会的聚会上,我看到过不少荷兰政治家,也知道在支持华人参加欧洲议会选举、荷兰大选和市议会选举中,这个总商会成为荷兰侨团的表率。

不过,他说,只想做个生活过得好一点的“小市民”,也的确过了很多年,日子颇为滋润,女儿也很优秀。

可是,2018年,他在荷兰又参加政党了,参加竞选,除了市议会,同时也在所在街区的区议会参选。这回,玩的是西方政治。

该党提出针对该市经济发展、民生和环保的五点政纲,是能够让华人进入市议会最为接近的一次。因为,只要该党的得票数一上门槛的线,就肯定有一位华人当选。

该党主席吴远强,有丰富的参选经验,先后分别以自民党和长者党候选人的身份,参加过国会大选、省议会选举、市议会和区议会的选举,当过区议员和市议会候补议员。

但是,黄一伟扮演什么角色?

我用微信提出若干问题,请黄一伟作答。

首先,这次市议会选举,在阿姆斯特丹一个政党能够进入市议会,一个席位需要多少票?

“根据估计,在阿姆斯特丹,一个政党需要大约7200票至7500票,才能拥有一个席位。党内作了严格分工,40多个候选人从各方面拉票,现在,初步统计,估计一个席位不成问题,两个席位难说,争取吧。”

我一喜,这意味着荷京市议会,将有了第一位会说中文的华人议员;为了从政奋斗多年的吴远强,将以该党领袖的身份,进入市议会。在只有一个席位的情况下,排名后面的候选人,优先票数超越选举领袖而当选的情况,历史上没有发生过;只有在获得多个席位的情况下,才有排名较后的候选人,超越排名较前的候选人当选的情况。

那么在区议会呢?

“我们这个区,人口只有3万人,有4个议席,每个议席大约需要800票,但是,却有大约30个政党竞选,而这个区华人居民很少,希望当选不容易,我的工作,主要是为合作党拉些选票。”

那么,这次主要就是为实现华人参政做些工作?

“是的。吴远强已经为之奋斗多年,过去的选举,无论他代表自民党还是长者党,我都支持他,投他的票,可惜因为他在党内排名较后,都未能当选,你是知道的。不过,我虽然也认识吴远强,但是,这次参加该党,是这个新党的第二号人物、荷兰朋友Frits Koppers的游说,我跟他是好朋友,认识多年,他介绍了该党的情况和竞选策略,我觉得有门,就加入了,为把华人推进市议会尽一份力量。你知道,我做事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好,我算是一片深度的绿叶吧!”

“我们这个团队,共40多人,其中有多名广东人,他们有很多票源,已经拉了不少票;我这里也有很多浙江人的票源,加上荷兰朋友和其他族裔朋友的,相信取得一个席位不成问题。我已经对吴远强表态,即使在不可能发生的情况下发生了,就是我排名第12位却以优先选票当选,我都不会进入市议会。我年轻时候在中国已经是个副局级干部,干嘛到这个年纪在荷兰当个没有收入只有补贴的‘人民代表’呢?你懂的,哈哈。你那些关于选举的文章写得很好,我每篇都在群里转发了,特别那篇是关于市议员的性质和待遇的。”

但是,假如合作党获得两席或以上,他又有足够的优先选票,如何?

他含笑不语。

话不在多,点到即止。

不过,他那句做“一片深度的绿叶”给我深刻印象。    

树叶,“是植物进行光合作用、制造养分的主要器官。通过吸收二氧化碳,为人类释放氧气(释放场所:气孔),提供食物,遮风挡雨。树叶光合作用是通过叶绿体来完成的。树叶,也是植物进行呼吸作用的主要场所。”百度百科如是说。    

至于合作党,将马不停蹄。据记者获悉,已经向荷兰选举委员会登记,申请参加下一届的全国大选!


分享: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