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卢本的《中国梦》第一辑浅谈中荷父母角色差异及其他

0

荷兰一网 胡擂擂(原创)

由卢本·泰嘉儒(Ruben Terlou)参与制作和主持的关于中国社会专题系列纪录片《中国梦》(Chinese Dromen)在11月17日晚20时25分在荷兰NPO2电视台播出。卢本先前两个系列《沿着长江岸边走》和《穿越中国的心脏》播出时,在1700万人口的荷兰创下每辑上百万的收视率,跻身荷兰电视纪录片收视的前十名,引起荷兰社会对中国话题的高度关注。卢本也从一名医生、摄影师跃身成为在荷兰家喻户晓的制片人和中国通,他给自己起了一个有中国色彩的名字:泰嘉儒

摄:胡擂擂

- 推广 -

这次卢本团队希望通过《中国梦》这个系列专题片探讨中国老百姓在当今社会的中国梦。专题片的第一辑把目光聚集在中国独生子女和他们的教育问题上。

中国:不能输在起跑线上

纪录片一开始,卢本坐在凳子上饶有兴致地观看刚刚会爬行的宝宝们的爬行比赛。他说:“与其说这是一场婴儿的爬行比赛,倒不如说是家长之间的较量。生活中家长如何去引导孩子去赢得一场比赛也是挺有学问的事。”

这一幕让我想起这些年国内流行的家喻户晓的一句话: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在全民投身精英教育的中国社会,从孕期开始,准妈妈们就怕自己孩子的教育输在起跑线上。各种学习班、婴儿早教机构雨后春笋般破土而出,门庭若市。

相比国内妈妈们的紧张,荷兰因为国情、社会体制和文化传统的区别,虽然不少荷兰准妈妈也会提倡不开心的时候吃黑巧克力、听古典音乐…… 但普遍来说就轻松得多。婴儿阶段除了去检查宝宝基本的成长状况之外,基本父母对孩子的要求就是“顺其自然”那么简单。

一句“顺其自然”道出中荷的文化差别。

和中国国内聘请领着将近白领阶级工资的保姆,或由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帮忙养育孩子的习俗不同,一般荷兰家庭几乎没有请全职保姆的经济能力和习惯。基本上荷兰家庭都是由父母双方共同自力更生抚养孩子。一般有了孩子之后,夫妻二人一方不会从事全职工作。如果遇到夫妻二人同时上班的时候,宝宝白天就会被安排在托儿所,父母下班后又把孩子接回家。

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普遍都有自己的生活,安度晚年。偶尔周末友情客串一下宝宝的保姆还是让他们乐意接受的,但是一般没有成为专职保姆的习惯。

“请允许我保持和年龄相仿的稚嫩和纯真”

摄:卢本·泰嘉儒

然后,卢本来到了一所声乐学校,学校里的孩子年纪轻轻,民族、美声唱法驾轻就熟。从小他们就在专业老师的培训下,学习和老师一样的表演模式,小大人似地在舞台上主持、朗诵、表演。对一个成长在城市里的中国儿童能够弹得一手好琴,跳得一段好舞,唱得一阙好歌,我们都不会感到意外。

国内的孩子确实越来越优秀!

反过来看看荷兰普通学校里的绝大多数学生。笔者的孩子刚上中学,家长和孩子们共同出席学校的开放日,学校向大家推荐两个比较热门的课外兴趣小组,一个是体育,一个是表演。报名后的学生在每周五下午的课余时间,参加相关兴趣小组的培训活动。

我问孩子自己比较喜欢那个兴趣小组,孩子选择了表演。于是在之后的两年时间里,每周五下午老师带领着他们排练舞台剧、学唱歌、练舞蹈、作肢体表演,也时常去看电影和话剧。两年后,我和恰好在荷兰度假的孩子外婆一起去看孩子的总结汇报演出。外婆看完表演不禁概叹:荷兰这些孩子的表演太稚嫩了,我们小区的艺术表演水平都比这高。

我非常同意外婆的意见,相信国内城市里小学生表演得都比这批荷兰的中学生“专业”。然后我向外婆转述翻译了学校老师在整场表演后的发言。老师说,孩子们的这台汇报演出,从剧本创作、策划、主持、道具制作、角色确定、歌曲选择、舞蹈动作设计等等都是他们自己独立完成的。老师们唯一参与的就是学生们在“加班”排练和创作阶段给他们订比萨饼和其它好吃的犒劳他们。他们保持着和年纪相仿的未脱的稚气,不需要模仿老师或其他任何人,只要把两年来学到的,觉得能用的知识和技巧拿出来就可以了。所以老师们为孩子们感到十分满意和骄傲!

“不需要模仿老师或其他任何人”,我觉得这是荷兰的关键词。

中国学生:“我希望我的未来可以少一些作业。”

在《中国梦》第一辑中,卢本问其中一个大约11岁12岁在学习声乐的中国女孩,她想要的未来是怎样的?女孩回答:“我每天做作业到晚上23点,作业太多了,未来我想要少一点作业。”

中国国内应试教育体制很难让孩子和荷兰在校学生一样:小学几乎没有作业,中学开始每天平均有一两个小时作业。荷兰学校很多作业在学校就完成了。中学开始,荷兰的孩子开始在荷兰语、英语之外选修德语和法语。高年级的学生根据他们今后想要选择的大学课程还会加拉丁语和希腊文。

因为德语和荷兰语相近的地方很多,笔者的孩子对学习德语抱怨不多,但法语是世界上最难学的语言之一,孩子们学起来普遍比德语吃力。学校每年都组织学生前往所学语言国家锻炼实践。我家孩子刚刚和同学老师们一起前往法国里昂进行全程法语采访。几个学生被分成一组站在城市中心对过往的行人用法语询问一些问题,简单请对方自我介绍和自己居住的城市…… 诸如此类。

当然,不是国内学英语的孩子在上学期间都有机会去英语语系国家旅行,但如何学以致用和激发孩子们的学习兴趣或许就有值得借鉴和思考的地方。与其让孩子背法语到晚上23点,或许还不如学校组织到法语国家用法语采访一天,事半功倍。

“请接受我最真实的样子!”

卢本和摄制小组接着来到一所寄宿学校,在这个学校里他采访了4个学生。4个学生可以归类为“问题少年”,因为不爱上学、抽烟、和家里关系不好、打架才来到寄宿学校。这个学校的校长认为来到这个学校的学生,首先要学习的是收敛个性,学会和集体相处。其中一个微胖的小男孩说父母嫌他胖,长得胖就丑,长大了娶不到老婆。当然过于肥胖不利于健康,过于张扬个性显得太自我,都是孩子们确实需要学习的。

而在荷兰,感受最深的还是他们的鼓励教育。学校、社会都会告诉你,不管你长得美丑、成绩优劣,你都是独一无二的;衡量一个学生是否优秀,分数绝对不会是唯一的标准。

我还十分清晰地记得我的孩子的小学毕业典礼。班主任给每位同学写了一首诗,赞美有的学生的体育专长、有的学生做得一手好菜、有的同学对电脑游戏非常在行、有的孩子有一副美妙的歌喉。他爱每一个学生的可爱和优秀,他鼓励学生们看到自己的闪光点,在各自擅长的领域里再接再厉。学校几次活动中作为家长的我出席的时候都听见他们合唱的一首歌,歌词大意是:请接受我最真实的样子,我原来的样子,我独有的样子,我就是我,那个不完美,那个独一无二的我……

孩子的问题和问题的孩子

荷兰的义务教育针对的是一般的5至16岁学龄的学生,但如果因为特殊情况孩子必须被送到寄宿学校学习和生活,父母则要承担孩子在学校生活起居部分的开销。这种情况比较适用于比如孩子是残疾儿童,或者父母双方都是海员,常年在外工作。而问题青少年则会被推荐到比如说荷兰Jeugd GGD机构。

人的身体会生病,情绪也会。而Jeugd GGD就是荷兰青少年保健机构,提供有关青少年的成长、发育以及身体心理健康的信息和帮助,会定期来校对学生体检。如果学生在日常生活、和父母的相处或者在社会上遇到问题,可以通过校方或者家庭医生和他们取得联系。机构里从事青少年成长研究工作的专业人士会和学校、家庭一起,对出现问题的青少年对症下药。

卢本采访的对象之一,寄宿学校里的一个女孩长期受到父亲的家庭暴力,这对荷兰观众而言是难以接受的。

中国人的传统观念是慈母多败儿、打是亲骂是爱。荷兰社会则非常重视孩子安全的成长环境。对父母虐待儿童没有具体的标准,只要是怀疑儿童受到身体或者精神上的虐待、体罚,都可以向儿童保护机构实名或匿名报案。接到报案后,儿童保护机构将会委派专人对这个家庭进行调查,情况严重的父母将会失去孩子的抚养权,孩子将会被送到经过政府调查家庭环境安全的其他家庭生活。

笔者的孩子在小学阶段,从学校和媒体上对报案热线电话号码、网站都耳熟能详。刚进中学就要填校方和GGD联合针对孩子成长的调查表格,表格里的问题包括:在家会不会挨打,身边有没有人对孩子们有过觉得不舒适的肢体接触等等。学校、社会非常注意培养孩子的自我保护意识,甚至是对自己的父母。

父母们有没有权利拥有自己的生活和梦想?

《中国梦》第一辑的最后一个故事,为荷兰观众展现的是一群失独母亲千里迢迢共聚一堂、抱团取暖一起包饺子过母亲节的故事。其中一位母亲说:“我们中国人特别传统,我们一辈子为的就是孩子,没有了孩子,我们的心就空了。”这个故事让电视机前很多荷兰观众泪眼婆娑。为人父母,我们觉得自己对孩子而言做得永远不够多,不够好。

个人认为,荷兰的父母和中国父母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对国内父母而言,孩子是父母的天,孩子是父母的地,孩子是一个家庭幸福的源泉,为了孩子父母们倾其所有!而荷兰父母们则认为:在未成年前,我们尽可能给他们一个美好、幸福、快乐、安全的童年。如果孩子18岁成人了,那么孩子们就可以展翅高飞、独立生活,可以对自己的人生负责任了。

孩子的生活和幸福固然很重要,作为父母的我们,自己的幸福和生活同样也很重要。人生海海,毕竟我们每个人都只活一次。(图/文 胡擂擂)

- 推广 -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