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武汉返回荷兰的家庭解除隔离,一家三口开开心心外出

0

在疫情之初,一户中荷通婚家庭成了荷兰媒体关注的热点,这就是在荷兰泽兰省布洛克(Henry Blok)的一家三口,特别因为中国籍的妻子Sisi最初在最后一刻没有接受撤离,继续留在武汉。

最终,这户人家回来了,现在隔离也结束,一家三口高高兴兴走在大街上,并接受了媒体的采访。

布洛克和他的家人在一月初前往中国武汉,与Sisi的父母庆祝农历新年。但是,在新冠病毒爆发后,庆祝活动几乎没有了。街上没有鞭炮和派对,没有任何声音,布洛克和他的家人,与他的岳父岳母一起被关在了公寓里。

两周前,这家人乘飞机经英格兰和德国飞回荷兰,降落在埃因霍温后,被一辆小巴士带回泽兰省Oost-Souburg的家中,接受隔离。

他们每天都与健康服务处GGD的医生联系,报告体温,并告知他们是否生病。

现在,隔离解除了,走在East Souburg的街道上,布洛克回顾道:“住在里面我没问题。我可以做我的事情,玩我的业余爱好,逗儿子玩。”实际上,布洛克将这两周视为“精心安排的假期”,不同的是,他不被允许外出。

他不能外出购物,为此,他需要邻居、朋友和家人的帮助。他们为他买了杂货,放在前门,然后,戴着口罩的布洛克打开了门,将杂货搬回屋子内,在窗户后向邻居和朋友挥手致意。

布洛克说:“我清醒地经历着这一切。这是事实,是必须发生的。如果我出门在外可能传染给其他人,那就更糟了。”

布洛克最近几周与不同的媒体多次交谈,讨论了发生的一切。这导致了不同的反应。他说:“大多数人的评价是积极的,但也有消极的反应,有人只是出于无知发表了很多评论。”

尽管布洛克和他的家人尚未感染冠状病毒,但担忧仍未消除。布洛克说:“很多人现在认为,我们的冒险之旅已经结束,但是事实并非如此。我们的冒险之旅其实在抗击疫情之前就已经结束,现在再次证明,在武汉是安全的。”

在这里,布洛克主要指他的岳父岳母,他们住在武汉,还被关在公寓里,觉得对病毒感染已经有一种疲倦的感觉,但两位老人家至今健康,都没有感染病毒的症状。

布洛克一家的行程表

1月7日,亨利·布洛克(Henry Blok)、他的中国籍妻子Sisi和儿子昆蒂乌斯(Quintius),前往中国武汉市探亲。原计划布洛克呆到2月7日,其妻儿呆到2月28日。但是,其间疫情爆发。 

1月24日起,该家庭不再被允许出外,被困在武汉Sisi父母的公寓里。 

2月1日,经过中荷政府协商,解决了中国籍妻子回荷的问题,这家庭有机会撤离武汉,返回荷兰。 但是,最后一刻,妻子决定留在武汉,Sisi特别担心她的父母。布洛克支持妻子的决定,和她一起留下来。

2月8日,这家人乘坐另外的航班离开,最终回到埃因霍温,然后乘坐小巴士回到家中接受隔离14天。 

2月23日,今天,隔离结束。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