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荷兰,外籍移民受疫情影响比其他西方国家小

0

新冠病毒疫情对荷兰外侨的影响小于其他西方国家。

与其他西方国家一样,在荷兰,由于疫情危机造成的死亡以外侨为多,本地人较少,但是,荷兰的这种差异小于美国和英国。荷兰中央统计局(CBS)对超额死亡率的分析表明了这一点。

这是荷兰首次公布的数字,表明疫情对少数族裔的影响更大。

在其他国家,已经显示出某些族群死于该病毒的人口过多,研究人员在丹麦、瑞典、挪威、英国和美国等国家对此进行了调查和报告,不过,荷兰统计局的Tanja Traag指出,荷兰的差异存在,但并不明显。

在疫情爆发的头六周,西方移民背景的人口死亡的比例比以前多了,占总人数的49%,他们大多来自其他欧洲国家。

在非西方移民背景的居民中,例如土耳其和摩洛哥,死亡率为47%。

以荷兰裔和非荷兰裔背景来看,具有荷兰背景的居民死亡的比例为38%。

生病的医生和护士

在英国,这种疾病很快影响了具有非洲背景的护士和医生。这种情况开始引起人们的注意,医院决定查看哪些族裔人更多在重症监护中,以及他们的种族背景如何。

例如,有64.8%的患者是白人,13.8%的患者是亚洲人,13.6%的患者是黑人,而7.8%的患者来自其他种族或混合种族。

分析挪威数据的研究人员,很快确定了一个特定的人群:他们看到索马里人更多被新冠病毒感染。

在美国,这种疾病在非洲裔美国人社区中传播最厉害,在某些城市,甚至死者中有70%是非洲裔居民。

在荷兰,RIVM、医院和GGD未按种族进行注册,因此,不清楚住院的人是否更多是来自某个特定的人群。荷兰重症监护病房协会(NVIC)主席Diederik Gommers,也没有在重症监护病房中某个种族的病人特别多的印象。

医疗保健中更多的口译服务

根据流行病学家和难民专业护理人员西蒙妮·古森(Simone Goosen)的说法,对患者来源的研究非常重要。目前,尚不清楚是否每个人都适当地了解减轻风险的措施。此外,某些疾病(例如糖尿病和肥胖症)在某些人群中更常见,如土耳其人和摩洛哥人,已经发现这些疾病使人们特别容易受到新冠病毒的伤害。

古森坚决主张在医疗保健领域提供更多的口译服务。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口译员的工作量大大减少,家庭医生和医院几乎从未与他们联系,要求前来为患者提供帮助,这也可能表明,没有更多具有移民背景的病人进入医院。

但是古森担心,这也可能意味着不讲荷语或者英语的人,无法找到通往医疗保健服务提供者的路。她还从助产士那里收到一些信号,看到越来越少的厄立特里亚孕妇前来检查,因为她们担心这种病毒。

遍布全国

在荷兰的索马里人中,没有感觉他们的社区有大量的人死亡,索马里人的联合组织代表Ali Ware对此有两种解释。

他说,荷兰的分散居住的政策,意味着各个社区之间生活不会靠得很近,索马里人在荷兰全国范围的分散居住,比在丹麦和英国的程度要大得多。

此外,从疫情爆发之初,索马里社区的主要负责人就举行了电话会议,以通知人们。“我们与荷兰各地的索马里社区一起组织了大约29次会议,主要涉及社会、经济和生活问题,对这些问题进行了分析。”

对“福利国家”的重新评价

鹿特丹伊拉斯谟大学(Erasmus University)社会学教授戈弗里德·恩格伯森(Godfried Engbersen)赞同以下事实:获得居留的难民的居住分配政策,阻止了弱势群体过于集中在较小的空间中。

恩格伯森认为,无论如何,由于荷兰是个“福利国家”的原因,移民所面临的健康风险不会比其他人高。“每个人都有受到照料的权利,这与美国不同。”但是,他们将更多地担心其社会经济后果,例如失去工作和收入。

恩格伯森认为,当前的危机应该导致对荷兰这个“福利国家”的重新评价。“小心翼翼地消除这个印象,从这次事件中得出教训,以新的形式提供保护,比如说,让更多的人参加工作,更多地从事弹性工作。”(资料来源:NOS)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