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关注新冠肺炎患者和常规疾病患者,专家如是说:荷兰出现第二波疫情该怎么办?

0

如果荷兰出现第二波疫情,解决的方法将不得不改变。荷兰伊拉斯谟大学医院(Erasmus MC)的董事长库柏斯(Ernst Kuipers)告诉新闻节目Nieuwsuur说。 “这种病毒暂时不会消失,必须为再次出现疫情高峰做好准备,而做法与我们迄今为止所做的应该有所不同。”

库柏斯也是荷兰国家患者分配协调中心的主席,负责所有新冠肺炎患者护理的分配,特别是重症护理,名字每天都出现在荷兰媒体每日播报的新闻中。他认为,不应再以其他护理为代价。他主张扩大重症监护的容量,如通过在每个地区指定一家医院,进行新冠肺炎患者的护理。

 

 

“我们别无选择,只能承受打击”

 

今年3月,许多医院不得不腾出空间,容纳迅速增长的新冠肺炎患者,常规护理被排挤了,非新冠患者可能要减少了健康活着的年份。

库柏斯说:“我们必须以飞行速度工作,并通过技巧来应对新冠患者人数增加的顶峰。不得不停止了常规手术,停止了癌症的筛查。我们事先知道这一切吗?不,这发生在我们身上,新冠肺炎是一种全新的疾病。我们看到了中国和意大利北部的图像,除了承受打击,别无他法。”

但是现在,荷兰的医疗保健可以为可能出现的第二波感染高峰做准备。 “三月份,似乎一切都准备就绪,在较小的地区医院中,很多外科手术设备和房间,都被用于对新冠肺炎患者进行治疗,但是,这意味着很多常规护理,如乳腺癌手术押后了。”

“很快,我们可以说:新冠肺炎的患者来到了一些指定的医院,这些医院可以在不增加其他医院负担的情况下,扩大和缩小重症监护的容量。只有在紧急的情况下,才能再次需要其他的医院。”

根据库柏斯的说法,这意味着必须在根本上扩大那些指定的医院的重症监护的容量。虽然大多数护士不喜欢这样,但是,他认为“只要我们没有疫苗,那是必须的。”

 

 

失去数十万生命

 

目前,尚不清楚近几个月来失去了常规护理导致多少人死亡。调查机构古普塔(Gupta)在本周的一份报告中写道,这大约损失了10万至40万个“健康年”的生命。由于必须照顾新冠肺炎患者,拯救的生命相当于超过1.3万至2.1万个“健康年”。

这些数字是通过模型计算得出的,“并且必须在不久的将来证明这些数字是否也会在实践中实现,”

库柏斯强调,模型中存在一些主要不确定性。 “例如,对于某些癌症,延迟3个月的诊断并不直接有害,而报告的计算中,已经包括了这样的数字。”

此外,对于许多治疗方法,不列入计算几乎没有甚至完全没有影响,而这些治疗方法已包含在古普塔的计算中。

库珀斯说:“有些人认为,有些症状,我会等一会儿,因此在这场危机中避免了不必要的治疗。”

 

确诊的癌症患者减半

 

但是库珀斯同意报告的核心。 “我赞成这样一个事实,即失去的健康年数至少与所挽救的健康年数具有相同的数量级,但是,对于失去的健康生命年数,可能更加明显一些。”

他引述了来自癌症登记处的数据,该数据表明,诊断出的癌症患者人数通常每周约为3500人。在过去两个月中,每周只有1700人。 “因此减少了一半,据我所知,新冠病毒并不能治愈癌症。”

这表明,在准备下一个新冠疫情高峰时,保持定期的常规护理是“真正有意义的”。 “现在必须把常规护理的工作补回来。如果再次出现疫情高峰,而又在11月或10月再次降低常规护理的水平,将再也无法对此进行弥补。我们确实不希望如此。”他说。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