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付救济金瞒骗,荷兰社会福利处的武器受质疑

0

在荷兰这么一个福利国家,瞒骗救济金是常有的事,当局也想尽一切法子对付造假瞒骗,荷兰人民报根据查看10宗怀疑瞒骗救济金的档案作出报道,政府的社会福利处(Sociale diensten)使用了一切可能使用的方法,侦查瞒骗者,包括偷拍、导航跟踪、跟踪汽车和甚至卧底等,甚至方式方法比警方侦查罪案还要多,而且不需要申请批准。

但是,这10宗可疑个案,已经有5宗被法庭裁决社会福利处败诉,当事人瞒骗罪名不成立,还有一宗大部分罪名不成立。

最常见的瞒骗救济金的方式是做黑工,同居却报分居,这样,可以各自领取的救济金被同居伴侣领取的要多,以及隐瞒亲人死讯等等。

据报道,一名住在代尔夫特的44岁女子,被指谎报分居,社会福利处已经用各种方式跟踪侦查了她97次,比如跟踪她的汽车,用隐藏的摄影机偷拍她的行为,甚至询问其9岁的儿子等。但是,法庭后来却裁定,免于起诉,因为社会福利处严重侵犯了个人生活的隐私。

乌特勒支大学的社会法律教授Frans Pennings在该报发表言论认为,荷兰的社会福利处走得太远了,救济金瞒骗不是什么刑事罪行,只是违反行政法规,不能采取这些侦缉手段。只有在市政府认定其造假,计划对其处以罚款的时候,这才上升到刑事问题;社会福利处还有义务,指示这些疑犯行使他们的权利,例如沉默权等等。

像代尔夫特这样的个案不是绝无仅有。在Druten,社会福利处也使用带摄影机的汽车对一名49岁的女子进行侦查,但是,摄影机的镜头对着的却是她邻居的住宅。

在乌特勒支,社会福利处对一名男子使用定位仪进行跟踪,在其小巴士下面放置了定位仪,目的是证明他从荷兰运货到摩洛哥。

一名居住在的宗教气氛浓厚的Bunschoten的男同性恋者,定期到居住在Huizen的男友家过夜。但是,社会福利处怀疑他谎报分居瞒骗,从偷录的谈话中,社会福利处建议他搬到Huizen,最好在Bunschoten消失。

一名在居住Alphen aan den Rijn的女子,照顾了楼上的一位邻居,并且不时给他带去一些吃的和喝的。当她向社会福利处报告,是实行无报酬的家居护理的时候。社会福利处却认为他们有“共同分担家庭开支”的关系,要求该女子退还5000欧元。

一名居住在Noordwijk的女性,患有风湿、乳腺癌和心脏病,对社会福利处的种种刁难表示受够了。她停掉了所有的政府福利,卖掉了她的房子,宁可居住在一辆度假车中。但是,她还是被指事实上的同居。社会福利处在社交媒体WhatsApp上拉起了一个群,如果有人进入度假车,就马上点击,以示报告,已经有数十人加入了这个群。

各地的社会福利处在报纸上不对具体个案作出回应。代尔夫特社会福利处建议记者参考法庭的裁决。Bunschoten表示对于对话的录音还没有认真去听。而Noordwijk则称跟设立WhatsApp上通风报信的群组的事情无关。

国家监察员Reinier van Zutphen表示,社会福利处必须以“适当的方式”行使其权力。政府社会部则表示,要看看使用定位仪和照相机进行侦查社会福利造假的法律依据。

被发现瞒骗之后,社会福利处会追回救济金。目前,荷兰有45.9万人士要依靠救济金生活。根据社会福利联合机构Divosa的数字,2017年确定瞒骗的有3万宗个案。在海牙,有27000人领取救济金,去年已经追回540万欧元。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姓名